八喜电子书 > 穿越未来电子书 > 荒岛上的妃子 >

第6部分

荒岛上的妃子-第6部分

小说: 荒岛上的妃子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那怎么办啊,石洞里现在越来越热,快要呆不下去了。”许萌萌急得快要哭了,心里直咒那帮挨千万的。
  “你们先出来,等会见机行事。”
  这是一场人为主导的火灾,火光冲天,整个荒岛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靠近者死,无数动物涌向海里,顾晋灵机一动,吩咐她们两个:“走,我们混到那些动物里,就不容易被发现了。”
  沈心起先不明白他说什么,反正跟着他跑就是了,直到跑到海水里才明白过来要干嘛,她是怕水的,又有两次很不好的回忆,下意识就想往岸上跑,一抬眼看见岛上下来一行人,急忙矮身蹲下。
  顾晋知道她怕什么,伸出长臂将她圈进怀里,搂着她尽量朝着动物多的地方游过去。可是有些动物并不容易让人靠近,或游走,或张牙舞爪的狂叫,立刻引来了岸上一行人的注意。
  “岛主,那里不对劲,我去看看。”阿满眼神好,几乎立刻就瞧出了一丝端倪,在得到迪翼的准许后,立刻带着两个人走了过去。
  顾晋看见有三个人朝这边方向走过来,转首朝许萌萌交待几句,便搂着沈心小心藏好。他原以为那三人瞧不出端倪便会走开,不想为首的年轻小伙特他妈的精,带着同伴入水游了过来。
  顾晋转首朝许萌萌用手比划两下,后者会意点点头,等到那三人快到近前时,立刻闭气沉到了水下。
  顾晋在水下闭气的辉煌记录长达20分16秒,许萌萌也是个中高手,对这两人来说藏在水下没有任何的难度,可难就难在沈心,她不会游泳,更不用说闭气,在水下还没憋到一分钟就不行了,挣扎着要往上冒,突然感到腰间一紧,后脑勺也被人捧住,接下来嘴唇就被重重压住了。
  沈心根本就不懂顾晋是在给她度气,满脑子都是这个不要脸的男人乘机轻薄自己,气得炸毛,手脚并用使劲往他脸上身上招呼,最后连牙齿都用上了,终于挣脱,双脚胡乱一蹬,身体猛地浮出了水面。
  顾晋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下想要揍人的冲动,伸手扯过沈心的身体,迅速朝动物聚集最多的地方游去,阿满等人像疯狗一样紧紧跟在后面死咬不放。
  有沈心这个拖后腿的,他们很快就被三条疯狗包围住了,接着就是一场硬战。顾晋以一对三,既要应战,又要分神护着沈心不被拳脚伤着,渐渐就落了下风,情急时,他看见迅速游过来的许萌萌,用力把沈心推至战斗圈外,叫道:“快带她走。”
  许萌萌伸手抓住沈心,十分费力地朝着浅水区游了过去,等到了浅水区后,还未来得及喘上一口气,却发现沈心闭着眼睛像似晕过去了,心里一急,也顾不上别的,忙将她拖到岸上俯卧,随后蹲下屈起右腿,将她腹部放到自己腿上,按压其后背,使胃及肺内的水倒出。
  过了一分钟,沈心醒了,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被许萌萌一把拉起,火速狂奔起来。沈心刚醒来,身体还很虚,跑了一小段路就跑不动了,再说,她不明白为什么要跑。
  许萌萌没空跟她解释,硬拖着她跑,又跑了一小段路后,她是真的跑不动了,半步也跑不动了,甩开许萌萌的手,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许萌萌不比她好多少,累的够呛不说,连脚也崴了。
  眨眼间,后面的追兵就到眼前了,沈心急忙站起,不想小腿抽筋又坐回原地。见此,许萌萌再也顾不上她,丢下她独自逃了。
  对不起,请原谅我的自私,我真的不想再被土着人抓去了,对不起,对不起,有机会我一定会去救你!许萌萌边跑边流泪,最后没忍住回过头看了一眼,沈心已经被土着人包围住了。
  沈心真的不怪许萌萌丢下自己跑路,这种情况可以理解,若换成是她,也会这么做。不等迪翼动手,她倏的站起来,踩着小步迈开,一上船,被推进了船舱里,还没站稳,迪翼就甩过来一套男人的衣服要她换上,态度不容拒绝。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歹冒个泡吧,让我知道你们还在不在


☆、第10章

    沈心晕船,中间吐过两次,整个人浑浑噩噩地坐在船舱里,只盼快些到地方,大约又过了半柱香的时间,船停住不动了,迪翼走进来将她带出了船舱。
  岸边站了十几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们看见迪翼走出船舱显得尤为高兴,有一个一身红衣女子直接奔到船上,距离迪翼两三步距离停下,含情脉脉地望着他,一脸的无限相思。
  迪翼直接撇开脸假装没看见,那红衣女子顿时变得幽怨起来。
  沈心头痛腿软,勉强跟在迪翼后面,下了船后抬头看见眼前的景致,被惊艳到了。她的反应也就一闪而过,垂下脑袋木然地走着,前面的路比较好走,后面有段路特别难走,困为要不停地爬石阶,她累的呼呼喘气,双腿快要抬不动了,与迪翼的距离越拉越远。
  迪翼站住等她跟上,还有一步距离时,把手伸过去示意她拉上,后者迟疑了五秒钟,在他充满警告威胁的瞪视下,被迫把手交上,他用力一握包在掌心里,带她爬完了最后十几个石阶。
  火岛的景致不是一般的好看,可惜沈心没心情欣赏,再漂亮的风景现在在她眼里成了狗粪不如的东西,还不如荒岛上的一花一草可爱。
  越往岛内景致就变得越漂亮,路也好走多了,沈心不喜被迪翼拉着,用力甩开他的手,把脸一扭,假装欣赏沿途风景。迪翼也没有不高兴,随她去了。
  沿途不断可见用红木搭建的木屋,或高或矮,或大或小,单层双层,或普通或气派,每家每户都有一个小院子,院子里面有花有草,堆放的农具,乘凉坐的小凳子及吃饭用的小桌子等等。现在还不到晌午,就有人家端着碗吃饭了,也有人家坐在门口织鱼网、干木活什么的,甚至还有女人大咧咧地坐在院子门口光着上半身给孩子喂奶,也不怕被人瞧见,自然的不能再自然了。
  沈心看的目瞪口呆,心想这女人怎么这样啊,无半点贞德,应该拖去打死才对,她把眼珠子错开,垂下脑袋不敢再四处乱看,免得又看见了不该看见的。
  最后,迪翼带她停到一栋三层气派别致的木屋前,从屋里奔出一个绿衣女子,一头扎进迪翼怀里,恨不能不要从他身上下来才好。沈心觉得女人矜持些好,哪有这样投怀送抱的,真心看不惯绿衣女子,索性把头垂的很低很低,不看他们。
  迪翼皱眉将绿衣女子从身上扯下去,推开一臂距离,厉声道:“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思过半个月么,谁允许你出来的!”闻言,绿衣女子嘴巴一瘪,委屈地抹起了泪豆子。
  沈心飞快地抬头朝绿衣女子看了一眼,真心觉得她还是不瘪嘴巴的好,一点也不好看,正这么想着,那女子突然扭头看过来,表情先是怔愣,随后变得十分复杂。
  沈心知道自己的容貌好,是京城里的第一美人,没有这张容貌也进不了宫当不了宠妃,招来一片羡慕嫉妒恨,所以从绿衣女子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的这张容颜又给自己带来麻烦了。
  绿衣女子沉不住气,不顾自己还在禁足期间,立刻跳到迪翼面前指着沈心质问:“她是谁?为什么会和你一起回来?”
  顾晋懒得搭理她,嫌她挡道,不耐烦地一脚把她踹开,冷酷道:“你再多说一句试试,看我让不让人拔掉你的舌头。”话音一落,绿衣女子狠狠地打了一个寒颤,迪翼更加不想看到她:“还不快滚!”女子吓得夺门而出。
  沈心羡慕地看着越跑越远的女子,好希望被赶出去的是自己。迪翼撇下沈心独自上楼,过了会来了两个大汗抬了几大桶水上去,片刻后下楼离开,沈心就被一个不知哪里冒出来的老妇推到楼上的一间房里,三五下就被扒掉衣服按进木制浴桶里。沈心气不过,抬手就朝老妇面门拍水,不想老妇就像被施了定身咒似的,动也不动任其出气。
  沈心觉得这样欺负一个老妇也没意思,匆匆洗完澡跨出浴桶,接过老妇递来的一套淡紫色裙子套上,对着镜子一看发现露出整片裸背出来,心想这样的破烂裙子怎么能穿呢,正要脱掉,不想老妇一步迈过来替她拉上拉链,她再对着镜子一照,心里满意了。
  沈心被老妇领下楼,看见饭桌上摆上了许久不曾吃过的饭菜,眼睛一亮,双脚一转走过去坐下,拉过一碗饭就开吃。就在前晚她还梦到了米饭,不想今天就吃到嘴了,真的好怀念啊。
  老妇很想提醒她,岛主没有先吃饭菜是不能动的,可沈心全部心思都在吃饭上,并未注意到老妇使过来的眼色,等她扒完一碗饭放下碗,一抬头看见坐在对面的迪翼,愣了一下。他是什么时候来的啊,她怎么不知道。
  不管他了,她还没吃饱,左看右看也没瞧见装米饭的器具在哪,心想该不会没有了吧!
  “再去给她乘碗饭!”迪翼转首交待老妇。
  原来还有饭啊,沈心接过老妇乘来的饭,夹了些菜放进碗里,也不管坐在对面的人,开始吃了起来,因为肚子里有货,这会就吃的慢多了。她不傻,这男人又给穿的又给吃的,肯定是想从她这里得到什么。
  除了一具身体外,她没有什么东西好给的,也许他就看中了她这具身体。
  吃饱喝足,沈心打算开门见山,就一直盯着对面的男人看,等他吃完放下碗,立刻屈指敲了一下桌子,待他目光如水的望过来,便伸手比划几下,不知对方没看懂还是不想理会,转脸朝老妇叽里咕噜几句,后者立刻过来撤走了桌上碗盘。
  沈心无语了,起身走到屋外,无心欣赏满院子景色,在一张木桌旁坐下,静静望着风姿摇曳的黄*色小花出神。
  岛主出门几天带回一个比天仙还要美的女人,消息像风一样吹遍了岛上每一个角落,引来不少土着人围观。沈心烦躁的起身快步走进木屋里躲起来,等到那些人离去才出来。
  她想去茅房,从屋前找到屋后也没找到,正要往别处去寻,不想老妇突然从屋里奔出来挡在前头,显然不准她离开。
  沈心无奈,只好指着肚子比划几下,老妇慢慢会意,神色顿时松懈下来,带她找到茅房伸手一指,便退到一旁守着了。
  这里搭建的茅房跟月朝的截然不同,所以沈心才认不出来。
  沈心跟着老妇回到木屋,意外地看见红衣女子在,老妇对待红衣女子的态度亲亲热热,拉着她坐到一旁说笑去了。沈心实在无聊,看着这么多房间,干脆一间一间看过去。
  “姨婆,我想今天晚上留下来,你帮帮我好不好!”红衣女子拉着老妇的胳膊央求道。
  “你叫我怎么帮你,你又不是不知道岛主的脾气,被他发现是我在帮你,肯定会赶我走的。我孤家寡人一个能去哪,离开这里死路一条。”老妇很不赞同道。
  红衣女子见老妇不肯帮忙,就没再提此事,陪着老妇说了会话就走了。老妇进厨房端了一篮菜出来不见沈心,急忙把菜篮子放下挨个房间找,终于在自己的床上找到她。
  这两天沈心又累又担惊受怕没有合过眼睛,看见床就想一睡不起。她这一觉直接睡到天黑,要不是被老妇推醒,会一直睡下去。她揉揉眼睛,通过窗户看见外面天黑了,再看老妇的神色就知那个男人回来了。
  沈心跟着老妇走出房间,看见不光那个男人在,红衣绿衣两个女人也在,另外还多出个紫衣女人,那自己的紫色裙子跟她的衣服颜色不就撞到一块了。
  沈心别扭地别开眼睛,恨不能想上去脱掉这身裙子。迪翼没有看她,叽里咕噜对着面前三个女人说教,绿衣女子不服,噘嘴生闷气,另外两个就显得比她听话多了。
  老妇将饭菜摆上桌,迪翼走过去坐下,其次是红绿紫,沈心准备悄悄遛到院子里,双脚才迈开一步路,就被老妇拉过去坐下。她的位置正对迪翼,见对方眯眼盯着自己,忙把眼珠子错开,视线从红黄紫身上一一划过时,听见紫衣女子轻哼一声,扭头对着自己一个大大的后脑勺。红衣女子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而紫衣女子朝她笑了一下表示友好。
  沈心粗略地将三个女人分析一遍,撇开红衣女子不表,那绿衣女子一看就是一个嚣张跋扈的,也喜欢什么事都放在脸上,这样的人倒好对付。再说那紫衣女子,表面看着柔柔弱弱,听话懂事,最会装好人,其实内里最坏,杀人不用刀,也不容易对付。
  “吃饭!”
  迪翼发完话,红绿紫赶紧端起碗,待他先夹起菜,才敢小心翼翼碰面前的菜。沈心听不懂迪翼说什么,但跟着红绿紫一样做准没错了。
  沈心吃的较少,习惯性的把碗一放起身走人,没走两步就听见身后叽里咕噜说开了。
  “你们看看她,一点礼貌没有,把这当成自己家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开口说话的是绿衣女子。
  红衣女子没理她,紫衣女子温婉一笑,尽挑迪翼想听的话说道:“她不是这里人,听不懂我们的语言,自然不知这里的规矩,算不上没礼貌,你也别较真,吃你的饭吧!”
  绿衣女子气死了,想拍桌子但碍于迪翼在场没敢轻举妄动,但嘴上却不依不饶:“你装什么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阴暗小心思,夜路走多了总会撞见鬼……”
  不等绿衣女子说完,紫衣女子轻飘飘打断她:“你是说,你就是那只鬼吗?”绿衣女子被噎的连话也说不上来,红衣女子轻笑出声。
  “好了,不想吃饭就给我滚走!”迪翼猛地摔下筷子,三个人面色一觑,饭也不吃了,遛的比谁都快。
  沈心真心希望她们晚上能够留下来,那样的话她就不用烦恼睡觉问题,想她堂堂一深宫里的娘娘,身份何等高贵,怎么能陪这种下*作男人睡觉!她是万万不肯干的。
  老妇收走碗盘,到院子里打了两盆水进来,从柜子里拿出毛巾牙刷牙膏什么的塞到沈心手里后,就去厨房洗碗了。沈心显然没有见过牙膏,想来想去也没弄明白做什么用,只好走进厨房找老妇取经。
  老妇很惊讶,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她!沈心被她看的想发火,正要扭头走人,老妇迅速敛下神色,去拿了牙刷过来将牙膏挤到上面演示刷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9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