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喜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小舅舅,请到我怀里来 >

第15部分

小舅舅,请到我怀里来-第15部分

小说: 小舅舅,请到我怀里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是呀,都这么多年了,都过了法律追述期了。
  “那你今天来是为了什么?就为了给我这一巴掌。”许朝阳轻蔑地说。
  “离开沈洛。”沈沐风说。
  “离开他,怎么可能,你杀了我三个亲人,我只要你一个儿子,不过分吧。”许朝阳撇撇嘴角。
  “你想怎么样?”
  “我只要沈洛。”许朝阳斩钉截铁。
  “想得美,我已经给他订婚了,也联系了学校,他不会再回来了。”
  “哼,这些他能听你的才怪。”许朝阳嗤笑。
  “他是我儿子,必须听我的,就是绑,我也要把他绑在美国。”
  “是绑一天还是绑一年,不管你绑多久,他还是会回到我身边的。”许朝阳笑着说。
  “那我就绑他一辈子。”
  “一辈子,还真像你能干出来的事。”许朝阳嘲笑,“你有没有替沈洛想过,他想要什么,他的梦想是什么。”
  “他的梦想,那我的梦想呢?他如果不订婚,我的公司马上就得倒闭,谁来为我想。”
  “现在,你连亲生儿子都要利用吗?”
  “那是他作为我儿子必须做的。怎么,心疼,好呀,拿来一千万,我立即取消订婚。”
  “如果我给你一千万你就能放了沈洛?”
  “对,我立即取消订婚。”
  “好,我给你一千万。你现在可以让他回来了吧。”
  “听好了,我只是说取消订婚,可没说让他回来。”
  “你还想怎样?”许朝阳咬牙切齿。
  “离开他,我就放他回来。”
  “好,我答应你。”许朝阳想了一想说。
  突然,许朝阳意识到什么。“这才是你回来的真正目的。”
  “反应还挺快,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了。”沈沐风笑得阴沉沉的。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有一千万?”
  “你有没有一千万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会想办法给我一千万。”
  “那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用一千万与你的亲生儿子作交换。”
  “呵呵,许朝阳,有句话你说的对,我是不了解沈洛,但是……我了解你,你从小就犟、自以为是,还喜欢挖坑把自己埋了。反正条件就是这样,答不答应随便你。”
  沈沐风果然够狠,白得一千万还让沈洛和许朝阳分了。与其联姻得到一千万投资,不如白得一千万来得实惠。
  “你就不怕沈洛恨你?”许朝阳不得不佩服沈沐风这个商场老油条,看来自己还是太嫩了,让别人抓住了弱点一下子套进去了。
  “恨,哼,哪个儿女当初不恨自己的父母,可最后都会回到父母身边。他要恨就恨吧,再恨他也是我儿子,谁也改变不了。”沈沐风说得自信满满。
  “好,我答应你。”许朝阳想了想说。
  沈沐风哼笑,来之前都已经料到了,转身朝门外走,边走边说:“你最好快一点把钱准备好,不然他就要订婚了。”
  “当初你把周周送到我身边就是有预谋的,是吗?”沈沐风走到门口听见许朝阳问。
  “是。”沈沐风说完走了出去。
  “沈沐风,你卑鄙。”许朝阳大吼。
  

  ☆、我该拿你怎么办

  沈洛开车疾驰回到六年前的家,一路上心情紧张的不行,可到门口心情反而平静了。从脖子上的拿下链子,那上面挂着钥匙。他一直把家门钥匙挂在胸前,作为思念和恨的源泉,当夜晚思念得不行的时候就把钥匙握在手中,让齿痕深深刻在手中,用手中的痛缓解心中的痛。
  钥匙探入钥匙孔,“咔”,竟然开了,这么多年许朝阳竟然没有换锁。
  进门来,这家真的乱的可以,衣服到处丢,桌子上文件也散落的到处都是,还有零食袋子,
  许朝阳就躺在沙发上,像是睡着了。
  沈洛走过去,在许朝阳身边蹲下,认认真真地看着他。虽然面容没变,但脸色很苍白,满脸的疲惫。刚才怎么没发现,他瘦成这样。
  沈洛皱着眉想伸手抚摸许朝阳的脸,可手伸到半空却停住了。沈洛站起身,简单收拾了一下屋子,打开冰箱,里面只有几罐啤酒和几个面包,面包拿出来一看,早过期一个多星期了。沈洛苦笑,他还是没学会照顾自己。
  沈洛转身出了家门。
  许朝阳梦魇了,他梦见沈洛回来了,站在他面前骂他没心肝,他想解释可说不出来话,他想拉住沈洛,可身体却动不了,他奋力挣扎却挣脱不了这个困局,眼看沈洛转身走了。
  许朝阳猛然惊醒,原来真是做恶梦了,沈洛怎么可能回来,他现在可能已经回部队了吧。
  起身,却突然看见沙发靠背上搭着的蓝色军装上衣,许朝阳一愣,听到厨房有声音,连忙跑过去,只见沈洛竟然在厨房切菜。
  许朝阳就这样站在厨房门口看着里面忙活的沈洛。
  “醒了?”沈洛先开了口。
  “嗯。”许朝阳放松了身体靠在门框上看着沈洛的侧脸。
  “你都比我高了。”过了好一会儿,许朝阳说。
  “嗯,185。”沈洛说。
  许朝阳180。
  “你别站在这影响我。”沈洛说,其实沈洛一方面对许朝阳承受的痛苦心疼得要死,一方面又因为许朝阳只把他当小孩子瞒着他做这一切气得想要揍他一顿。现在,许朝阳就在眼前,沈洛真怕自己一个控制不住冲过去,不管是亲他还是揍他都还是等等吧,他不是会装吗,好,那就看他能装到什么时候。
  许朝阳就转身走到餐桌,坐到椅子上,看着沈洛忙碌的身影,觉得幸福来得好突然。
  沈洛做的都是养胃的食材,还特意熬了鱼汤。许朝阳不喜欢吃鱼,但沈洛做的鱼汤他却喜欢喝。
  看着许朝阳小口小口喝着鱼汤,想到他中午跟本就没吃东西,沈洛心里就一阵酸楚。
  “你没什么想跟我说的吗?”沈洛说。
  “说什么?”许朝阳问
  “什么都行。”沈洛想许朝阳告诉他当年的事。
  许朝阳想了想说:“这鱼汤真好喝。”
  沈洛气得都想笑了,真是拿许朝阳一点办法都没有。你要装,好,我就继续陪你装。
  许朝阳吃得很餍足,好久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了,也好久没这么好好吃饭了。其实沈洛已经六年没下厨了。
  

  ☆、留下来

  吃完饭,沈洛收拾碗筷。
  “不用,你放那吧,我会收拾的。”许朝阳说。
  哼,信你都有鬼了,如果现在不收拾,你能把东西放这儿一个星期,沈洛心里说。
  沈洛在厨房洗碗,许朝阳又站在门口倚着门,说:“怎么回来了?”
  “看你没人疼的样子怪可怜的,心眼好给你做顿饭。”沈洛不咸不淡地回答。
  “哦。”许朝阳没再说话,沈洛也没再说话,两人就这么默默地等沈洛刷完碗、洗完锅,归置好东西。
  沈洛擦干手放下挽起的袖子,走出厨房走进客厅,许朝阳就这么在他身后跟着。
  沈洛拿起沙发上的军装上衣说:“我走了。”
  许朝阳说:“好。”
  沈洛看着他:“不留我?”
  “我留,你就不走了?”许朝阳说。
  “你留,我就不走。”沈洛说。
  许朝阳看着他,然后说:“留下来。”不管理智说了多少遍,可想念的欲望却紧紧抓着许朝阳的心。
  沈洛一手甩开上衣,一步上前就把许朝阳搂进怀里吻了下去。
  两人六年的思念通过唇舌传达给彼此,紧紧拥抱来确认彼此的存在。
  那思念已入骨髓,折磨得两人遍体鳞伤。
  ……
  “等一下。”许朝阳起身走出去,沈洛不明所以。
  许朝阳回来时手里拿了瓶乳液:“现在家里只有这个了。”沈洛一笑。
  许朝阳却把乳液递给了沈洛。沈洛愣愣地接过,然后说:“我没有考到全学年第一。”
  “但你是全能尖兵第一。”许朝阳说。
  “你知道?”沈洛惊讶。
  你所有的事我都知道。许朝阳在心里说。
  ……
  半夜沈洛起来上厕所,路过自己的房间,停了下来。推门进去,打开灯,里面的景物一点都没变,甚至都没落多少灰尘,这对于都不会收拾屋子的许朝阳来说已经相当不容易了,特别跟其他屋子的惨不忍睹的乱相比,这里算是天堂了。
  忽听身边急促脚步声,一回身,就看见许朝阳光着脚跑出来,脸上紧张的表情在看见他的一瞬就放松下来,从惊慌失措到安心松弛,沈洛看得一清二楚,心突然就被揪了一下,酸楚感盈满胸膛。
  沈洛一步上前抱住许朝阳,手抚上他光裸的后背摸到一手冷汗,沈洛紧了紧手臂,感受到许朝阳的颤抖,甚至是急切的心跳。
  沈洛搂着许朝阳回了卧室,两人躺在床上,沈洛还一下一下扶着许朝阳的后背,安慰他,抚平他的恐慌。
  “这么舍不得我,六年前为什么还赶我走?”沈洛说。
  “那你走吧。”许朝阳一翻身滚出沈洛的怀抱,面向另一边。
  “你……”沈洛气死了,“你就是欠揍。”说着照着许朝阳的屁股就是一下。
  “疼。”许朝阳回头怒吼。
  沈洛翻过许朝阳,跨坐在他身上,指着自己的心口说:“你还知道疼,你知道我这六年有多疼。”
  许朝阳不说了,把头转向一边。
  沈洛捏着他的脸颊把他的脸转回来:“你怎么就能那么狠心。”
  许朝阳就这么与沈洛对视,一声不吭。
  “说,这么多年到底想不想我?”
  “想。”看着沈洛的眼睛,许朝阳再也装不下去了,诚实地回答。
  “那一千万到底是怎么回事?”沈洛问。
  “什么一千万?不知道。”许朝阳说。妈的,谁这么嘴贱。
  “郑昊什么都说了,你还想瞒着?”
  这个郑昊,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许朝阳心里骂,刚嘱咐过还往外说。中午是黎赫刚自作主张把郑昊带去的,许朝阳也是到了才看见郑昊的,他要是早知道是不会让郑昊去的。
  “知道了还问什么。”许朝阳推开沈洛,翻过身,他知道其实郑昊知道的不多。
  “我要知道全部。”
  “他说的就是全部。”许朝阳不想多说。
  “为什么不能跟我说,这事跟我有关。”沈洛声音大了,几乎是吼出来的。
  “都那么久了,我都忘了。”许朝阳说。
  “忘了,好,我这就让你想起来。”沈洛说完就……
  许朝阳挣扎着,却抵不过沈洛的力道,全身不住痉挛,难受逼得许朝阳眼泪都流下来了。
  “说。”沈洛这时还雪上加霜地舔舔许朝阳耳后的敏感地带。
  “啊……”许朝阳被逼的要崩溃了,于是喊了出来:“你不是我姐的儿子。”
  沈洛一愣,没想到许朝阳会说这句他意想不到的话。
  许朝阳趁着沈洛愣神放松力道的时候,一下子挣脱双手翻身将他压得下面,……
  许朝阳急喘着趴在沈洛的胸膛上。
  “我爸说的吗?”沈洛问。
  许朝阳好半天才平复喘息,说:“不是。”就要抬起身从沈洛身上起来。
  沈洛一搂就压回许朝阳的身体,许朝阳闷哼一声,忘记小小洛还在身体里精神着呢。
  “那你怎么知道的。”沈洛扳起许朝阳的脸。
  “我姐是A型血,你爸是O型血。”说了这些沈洛就明白了。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沈洛语气里的温度降了降。
  “你初中的时候。”许朝阳不怕死的挑衅。
  “那你怎么不告诉我?”沈洛语气的温度又降了一度。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许朝阳翻翻眼皮。
  “你就是欠·操。”沈洛气急,开始疯狂……
  沈洛真是生气了。他最担心的就是这层关系,当初听许朝阳说他只是他的外甥的时候,沈洛的心都像被开水煮过。怪不得许朝阳当初接受他时没在这事上纠结过,原来他早就知道两人没有血缘关系。
  许朝阳搂着沈洛的脖子,送上自己的唇,将那句话封在了两人的唇间——我怕我们没了这层牵绊,你就不能呆在我身边了。
  看着沈洛,许朝阳想到什么突然一笑。
  “笑什么。”沈洛哑着嗓子问,被他的笑迷惑了心神。
  “有一句话你爸说对了,我总是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
  沈洛瞪着他:“在我的床上,你还有工夫想别的男人。”说完把许朝阳压在床上,
  ……

  ☆、我还不如一只猫

  等许朝阳再睁眼时已经第二天十点了。眼前的沈洛早就醒了,温柔的看着他。
  “今天不回部队吗?”许朝阳问,一开口嗓子都是哑的。
  “明天回去。”沈洛说。
  “哦。”许朝阳想起身,可被沈洛一把按了回去。
  “我给郑昊打电话了,说你这两天都不去公司。”
  “你怎么说的。”许朝阳随口问。
  “实话实说,说你被我操得下不了床。”沈洛笑着。
  “你找死。”许朝阳气得伸手打沈洛,可一动全身跟散了架似的。“啊!”许朝阳疼得又跌回床上。
  “怎么,是那儿疼了?”沈洛紧张地问。
  许朝阳瞪了他一眼,下半身都麻得没知觉了,哪是哪都找不到了,“腰疼。”许朝阳皱眉说。
  “我给你按摩按摩。”说着,沈洛揭开被子把许朝阳翻了过去,跨坐在他大腿上,给他按摩腰部。
  “你看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一摸全是骨头。”沈洛心疼坏了。
  “是呀,我瘦,手感不好,老皮老脸的,哪有你身边那个小鲜肉看着水灵呀。”许朝阳凉凉地说。
  “呵呵……”沈洛低低地笑了,他俯身趴在许朝阳的后背上,在他耳边说:“怎么,吃醋啦?”
  “吃你个头。”许朝阳把头转向另一边。
  沈洛继续给许朝阳按着腰和后背。别说,这部队教授的按摩放松方法真不错,不一会儿,许朝阳就感觉紧绷的肌肉松弛很多,不那么难受了,很舒服。
  “对对,就是那儿……”
  沈洛哭笑不得,“你别叫得那么□□行不行?”说着用小小洛顶顶许朝阳的屁股。
  “你才□□……”许朝阳伸手要打沈洛,可一回身就疼得趴下了。
  过了一会儿,许朝阳说:“我饿了。”
  “遵命,这就去做饭。”沈洛拍了许朝阳圆翘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8 1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