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喜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小舅舅,请到我怀里来 >

第18部分

小舅舅,请到我怀里来-第18部分

小说: 小舅舅,请到我怀里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许朝阳也没什么事可做,就呆在项天的工作室,想等项天忙完一起去吃饭。
  许朝阳坐在沙发上看那个雷霆,就觉得眼熟在哪见过,可就是想不起来。
  工作终于结束了,项天收拾好东西和许朝阳一起往外走。
  许朝阳走到门口抬头一看就笑了,朝马路对面跑去,扑向那个靠在军车边的蓝色身影。
  “刚才不是才跟我说明天回来吗?”刚才沈洛给许朝阳打电话说集训结束了,明天回来,还问了他在哪儿、干什么。
  “想给你个惊喜。”沈洛摸摸许朝阳的脸,“上车。”
  许朝阳朝项天说:“天哥,我先走了,下次找你。”
  “重色轻友的家伙。”项天笑着说。
  许朝阳还看见那个模特雷霆站在项天后面正在看着他,就也冲他摆摆手。
  沈洛抬手跟项天打了个招呼。
  

  ☆、原来在一起这么久了

  上了车,许朝阳系安全带,沈洛俯身过来吻住他。许朝阳连忙推开沈洛,“被别人看见。”
  “想没想我?”沈洛看着许朝阳。
  许朝阳笑笑没说,又推了沈洛一把,“快开车。”
  沈洛笑笑,转过身开车。
  “我们去哪儿吃饭?”许朝阳问。
  “我们回家吃,菜我都买好了。”说着用大拇指朝后指了指。
  许朝阳回头一看,后车座上好几大袋的食材。
  沈洛在切菜,许朝阳从后面抱着他的腰,沈洛拿了片刚切好的黄瓜片递到许朝阳嘴边。
  许朝阳张嘴吃了,然后意犹未尽地伸舌头舔沈洛脖子的动脉处。
  “你再这样我就要切到手了。”沈洛说。
  “哦。”许朝阳不舔了,但仍抱着他的腰,把自己的下巴垫在他的肩膀上。
  沈洛叹了口气,放下菜刀,转身抱起许朝阳放在一旁的台板上。沈洛站在许朝阳两腿之间,两手扶着他的腰,说:“干嘛?”
  “就想看看你。”许朝阳搂着沈洛的脖子看着他。
  两人对视彼此,深深的浓情在两人眼波间流转。
  “不但黑了,还瘦了。”许朝阳说。
  “没事,过几天就补回来了。”沈洛说。
  “这次集训的条件是不是特别苦?”许朝阳问,想想就心疼。
  “还行,就是想你想得受不了。”沈洛伸手抚摸着许朝阳的面颊。
  我也是。不过许朝阳没说出口,而是送上自己的唇。
  晚上,沈洛坐在沙发一头用笔记本电脑打这次集训的总结报告,许朝阳靠在另一边用平板玩祖玛。
  许朝阳把冰凉的脚丫子伸到沈洛的大腿上,沈洛顺手撩起衣服下摆盖在他的脚上,在打字的间隙用手给他暖脚,许朝阳的脚一年四季都是凉的。
  打完一局,许朝阳用脚踢踢沈洛,说:“咱俩都认识27年了。”
  “嗯。”沈洛没抬头。
  “住在一起也快20年了,不对,除去6年,那也快15年了吧。”
  “嗯。”
  “呆在一起这么久,是不是都没新鲜感了?”
  “什么意思?”沈洛抬起头转向许朝阳。
  “呵呵。”许朝阳坐过来,“这周末我们出去旅游吧。”
  “想出去玩就直说,干嘛绕这么大一个圈子。”沈洛好笑。
  “也没,就是感慨一下,咱俩都待在一起这么久了。”许朝阳停了一阵又说,“这么多年了,你天天看我不腻吗?”
  “你看我看腻了?”沈洛挑眉。
  “嗯,有点。”许朝阳点头。
  “你是不是找揍呀。”沈洛掐许朝阳的脸颊。
  许朝阳拍掉沈洛的手。
  “想去哪玩?”沈洛又看向电脑。
  “我们计划去苏州,你如果不想去,我就等你回部队之后再去也一样。”
  “都计划好了?就通知一下我呗?”
  “嗯,郑昊请客,不去白不去。“许朝阳说。
  “咱又不是没钱,干嘛蹭他的。“房子赎回来了,两人工资都很高,而且沈洛还是看郑昊不顺眼。
  “你不知道,他和黎赫刚天天在我面前秀恩爱,气死人了,不宰他一回,难解我心头之恨。”
  沈洛听后放下笔记本,转身面对许朝阳。
  “我不能天天陪着你,你是不是很失望?”
  “还行。”许朝阳实话实说。
  “那我转业吧。”沈洛突然下了决定。
  “干嘛转业,你不是干得好好的吗?”许朝阳不明白沈洛怎么突然把话题转到这上面来了。
  “转业了,我就能天天呆在你身边了。”沈洛摸摸许朝阳的头。
  “你有病吧,我又不是女的,还用你天天陪着。”更何况当飞行员是沈洛的梦想,许朝阳这几次到部队,看见在部队的沈洛精气神都和平时是不一样的,沈洛是真的喜欢部队。
  沈洛确实喜欢部队,但看着这样的许朝阳又很心疼。
  “告诉你,不许你不经过我同意就擅自做决定,不然我绝对不理你。”许朝阳说。
  “可是咱俩聚少离多,我也想天天看见你。”沈洛说。
  “嗯,等我再挣几年钱,攒够了钱,我就随军去。”许朝阳笑着说。
  “好。”沈洛笑着亲亲许朝阳的脸。
  

  ☆、信任危机

  这次去苏州的除了郑昊和黎赫刚,还有曲小亮和谢康。谢康是学舞蹈的,毕业后自己开了工作室,做编舞老师,现在给一些明星和组合编舞。而曲小亮也从许朝阳他们公司撤出来,专心帮助谢康打理工作室。
  六个人到了苏州,在酒店安顿好之后,就各自行动了。
  许朝阳和沈洛先去了虎丘。这时候不是旅游旺季,游客不是很多。
  “怎么了?”许朝阳觉得今天的沈洛有些不一样,好像很警觉,还四周看了几次,不是欣赏风景那种看,眼睛中精锐的光芒如鹰一般。
  “没事。”沈洛搂过许朝阳没说其他的。
  其实从酒店开始,沈洛就发现有人在偷窥他们。刚开始沈洛不确定那人是在看谁,可如今分开行动了,那人还跟了过来,看来那人的目标是他们俩。虽然那人隐藏在游客中,但沈洛是什么人,如果连这都发现不了就白在部队待了。
  几次之后,沈洛看清楚了,是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子,穿着牛仔裤棒球衣,戴着的棒球帽压得很低,但沈洛还是看清了大概的容貌。
  沈洛不知道这人是干什么的,狗仔?不可能,他俩都不是什么公众人物,偷拍他俩没什么意义。图财?也不可能,那身棒球衣是名牌很贵。那这小子要干什么?沈洛与许朝阳看着风景,却也警觉着神经。
  走的有点累了,许朝阳坐在剑池附近的石头上,“我渴了,有水吗?”许朝阳问。
  沈洛看看四周没有买饮料的店铺,就说:“你呆在这儿别动,我去给你买饮料。”
  许朝阳答应了。
  可等沈洛买了饮料跑回来,许朝阳却不在原地了。沈洛四周看没找到许朝阳的身影,沈洛一下子就急了。今天许朝阳穿的衣服口袋小,装不下手机,所以手机一直是放在沈洛这的。他想到了那个男孩子,猜想着是不是他带走了许朝阳。
  正急得团团转时,沈洛却看见远处,许朝阳在那边台阶处跟一个女孩子有说有笑。沈洛这个气呀。
  沈洛压着火走过去,那女孩看见他过来就微笑着跟许朝阳道别了。
  沈洛把饮料递给许朝阳,许朝阳打开喝了几口。
  “你就少招一次人给我省省心,不行吗?”沈洛还是没忍住。
  “我又怎么了。”许朝阳说,“那女孩就是扭到脚,我扶了一把。”
  “扶一把用说这么长时间话?”你骗谁呢!
  “然后她跟我问个路。”
  “跟一个外地人问路?”沈洛怒了。
  “问了才知道是外地人。”许朝阳也怒了。
  “你是不是不给我戴一顶绿帽子心里就不舒服。”沈洛吼。
  “你神经病啊,今天怀疑我跟这个,明天怀疑我跟那个,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是吗!”许朝阳也吼了回去,把饮料瓶往沈洛身上一甩,转身就走。
  “你去哪儿?”沈洛叫。
  “去找个人跟他好,坐实了偷人的罪名,省得你下次再说这话没证据。”许朝阳头也不回走了。
  沈洛气得背对许朝阳离开的方向站在原地,可两分钟后,皱着眉头叹了口气,转身就朝许朝阳离开的方向跑过去。
  终于追到许朝阳,沈洛一拉他的胳膊,许朝阳一甩:“滚开!”
  “对不起。”沈洛转到许朝阳的面前,两手钳住他的肩膀不让他走,“我刚才不应该那么说你,我是找不到你着急了。”
  “说到底,你就从来没有信任过我。”许朝阳朝沈洛吼,许朝阳觉得特委屈。“既然这样,咱俩在一起就没意思了,分了吧。”
  沈洛怒瞪着许朝阳,掐住他下巴:“别说气话。”
  许朝阳也觉得这话说得有点过了,但他确实是真生气了,就说:“没说气话。”说完推开沈洛,继续往前走。
  沈洛一步上前,从后面抱住了许朝阳。“你真舍得和我分?”
  许朝阳挣扎,“放开,我不想跟混蛋说话。”
  “好了,我错了,我不该冲你吼。”沈洛用力按住许朝阳。
  “你以为我是人民币,人人看见我都两眼放光呀。”
  “你在我心里就是块宝,我怕别人抢走。”沈洛说。
  “我在你心中就是个水性杨花的贱货,是吗?”许朝阳吼。
  “不是,别这么说。”沈洛当然相信许朝阳,从小在他身边长大,当然知道他的人品和为人,可就是不知道怎么了,一看见他跟别人多说几句,他就紧张,他也觉得这样的自己找抽。七年前他怀疑郑昊,使两人分开了那么多年,现在他还不吸取教训,他如果再这样下去,许朝阳真的会离开他的。
  “是我不好,原谅我好吗?”
  “我就这么让你没有安全感吗?”许朝阳叹口气,转过身面对沈洛。
  “是我自己找抽犯浑。”沈洛抚着许朝阳的头发。
  “你就不能给我点信任吗?”许朝阳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对不起,对不起,别生气了,我再不这样了。”沈洛抱住许朝阳,在他耳边保证。
  两人心绪平息后,才发现两人在一片桂花林中。甜甜的清香萦绕在空气中,包围着两人。因为在林子深处人很少,所以两人吵架并没有惊动其他人。
  “你好香。”沈洛的鼻子在许朝阳的脖间拱着。
  “去你的,是我香吗,不是桂花的香味吗。”许朝阳白了他一眼。
  “你比桂花香。”沈洛笑着亲上了许朝阳的嘴唇。
  许朝阳稍微挣扎了下,就主动伸手抱住了他。
  

  ☆、跳舞我也会

  吃完晚饭回到酒店,许朝阳和沈洛换了衣服准备去游船,在酒店大堂碰到郑昊他们。他们要去附近一家酒吧。许朝阳说,你天天去不腻呀?郑昊说,这酒吧很有名,最近还请了一个很有名的乐队。谢康也想看看,对自己的工作也有帮助。他们拉许朝阳他们也去,许朝阳看看沈洛,沈洛说随便。于是一行人就往酒吧走。
  还没出酒店大门,在大堂里与一个人迎面遇上,那人喊了句:“许总。”
  许朝阳一看,竟然是前天刚认识的雷霆,就上前与他打了招呼:“你也来玩?”
  雷霆穿一身休闲服,却穿出一种洒脱的痞劲儿,戴一个大墨镜几乎遮住了半张脸。
  “不是,来工作的,刚结束。你们这是要去哪儿?”雷霆问。
  “我们要去那边的酒吧街。”许朝阳说。
  “带我一起行吗?我自己一个人没意思。”雷霆说。
  许朝阳想就是多带一个人而已,就答应了,然后给大家作了介绍。
  沈洛一眼就认出这就是跟踪了他们一天的那个男孩,虽然换了衣服、戴了墨镜,但那身形和面部轮廓是不会错的。沈洛悄悄地仔细观察着这个雷霆,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而雷霆也一个劲儿地看沈洛。许朝阳偷偷地拽了下沈洛,在他耳边问:“你认识他?”
  沈洛摇摇头,就觉得眼熟,但没想起来是谁,而且他确定雷霆这个名字他第一次听过。
  酒吧的装修大同小异,不过酒调的确实好喝,连许朝阳都连喝了两杯。那乐队也可以,特别是主唱,高高瘦瘦一个女孩子,声音特别清亮,听着很舒服。
  乐队休息时,主持人上来跟下面的顾客互动,玩了几个游戏后,主持人问有没有观众愿意上台表演的。
  连问了几次都没有人上去。这时,雷霆突然起身,说,我给大家跳个舞吧。
  他这样许朝阳很意外,雷霆也算是个小明星,这样抛头露面的真的好吗?不能招来麻烦吗?
  但雷霆已经走上台,跟主持人说了句,主持人立即说,欢迎这位帅哥给我们跳一曲。
  雷霆没有摘下墨镜,但许朝阳还是觉得雷霆在台上还看了沈洛一眼。
  随着音乐响起,一段劲舞立即嗨翻全场。雷霆随着乐曲疯狂的摇摆、舞动,毫不掩饰地展现他的年轻与朝气。下面的小女生更是嗷嗷直叫。最后一个动作,雷霆“啪”一个立正,手臂直直从上垂下,直直指向沈洛。
  “我去,朝阳,这是□□裸的挑衅呀。”郑昊叫。
  “朝阳,上去灭了他。”谢康也叫。
  黎赫刚和曲小亮两人则笑得不怀好意。
  许朝阳又端起一杯酒,没吱声。
  雷霆走回来,坐下后靠在沙发上没说话。
  主持人夸赞了几句,又问有没有人要表演。刚才本来蠢蠢欲动的人现在都不动了,因为雷霆的舞太帅了,他们怕上去丢丑。
  主持人调侃了几句,又耸动大家上来表演。
  “有,有,这儿呢!”谢康大叫,一把拉起许朝阳就往台上推。
  “上去,就用上次那段舞,挣回面子。”谢康在许朝阳的耳边说。
  其实许朝阳还真没把雷霆当回事,雷霆就一个小孩子,他真犯不上跟他较劲。
  “不去,整得好像我吃醋了一样。”许朝阳说。
  但都被谢康推到舞台边了,主持人都开始高兴的邀请他上去了。如果现在回去太扭捏了,这不是许朝阳的风格。
  许朝阳上台,跟DJ说了舞曲的名字。
  音乐响起,许朝阳随着节奏甩开手臂,这个舞曲节奏感很强,但速度却不快,许朝阳伴随着节奏挺胸、扭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8 1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