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喜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小舅舅,请到我怀里来 >

第2部分

小舅舅,请到我怀里来-第2部分

小说: 小舅舅,请到我怀里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郑昊明白了,只有老师才知道哪些课程是重要的,哪些是可有可无的,哪些是拿分的,哪些的浪费时间的,说是素质教育讲求全面,其实有些东西将来根本用不上,老师可以把考试能提高分数的东西提炼出来,迅速提高考试成绩。虽然这种方法是拔苗助长,但这却是现在最快最有效的方法。
  以许朝阳现在的身份,他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为所欲为,而对于郑昊,这就是一句话的事,只要郑家人开口,有的是来巴结的人。
  “决定了?”
  “嗯,决定了。”
  “好,哥陪你,如果你都能考上一中,那哥这么聪明人怎么可能考不上,我可不能被你比下去,不能让我家老头拿你和我做比较。”
  “操……”许朝阳笑骂,踢了郑昊一脚,“谢谢!”
  “是不是哥们。”郑昊搂过许朝阳说。
  “对了,我还得找个工作。”许朝阳突然说。
  郑昊奇怪看着他,“你缺钱?要多少我给你不就得了。”
  “你是我爸呀,能养我一辈子呀。”许朝阳笑说。
  “你不是还有……”郑昊看着许朝阳突然不说话了。许朝阳也看着他笑了一下没说话。
  

  ☆、带着孩子去打工

  确实,许朝阳不缺钱,他手里有一大笔钱。
  许父、许母和许潮汐生前都保过一份巨额人身意外伤害保险,而受益人都是许朝阳。许朝阳当时不明白,按理说父母更担心的是姐姐的身体,如果受益人是姐姐那都是无可厚非的,或许是觉得姐姐嫁人了,夫家也有钱会让她衣食无忧吧,那姐姐为什么也把受益人写自己的名字呢?当时姐姐已嫁人有了沈洛,受益人为什么不是沈洛或是姐夫,而是他。许朝阳想不通,只能理解为父母、姐姐对他的爱。
  而家里出事后几个月,许朝阳被告知父亲的公司股份已被卖给了父亲的合伙人,而签字的正是许朝阳他自己。出事后许朝阳一直浑浑噩噩,思想完全游离于身体之外,根本不知道那些人拿给他签字的文件是什么,让他写字就写字,让他按手印就按手印。谁会想到平日里对他和蔼慈祥的叔叔伯伯会在这个时候欺骗他,翻脸翻得这么快。当然,他们给了许朝阳一笔钱,作为转让股份所得,这笔钱虽然与公司实际价值相差甚远,但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毕竟他们要在面子上说得过去,维护在业界的名声。
  而郑昊的父亲就是分瓜股份者的其中之一。所以郑昊觉得是他家亏欠了许朝阳,他也曾与父亲大吵过,但父亲只是把他当成小孩子的胡闹、耍脾气,不予理睬,只说小孩子不要管大人的事。
  郑昊与许朝阳交好源于两家人生意上的合作,后来两人从小学到初中一直一个班,就混成了铁哥们。看着许朝阳家出了事,郑昊也跟着着急,但他什么忙也帮不了,而父亲此时的所作所为更是让他没脸见许朝阳。但许朝阳的颓废让他心疼,他见到许朝阳玩时的疯狂,虽然笑着,眼中却是冰冷的,喝醉后孤单、寂寥的神情让郑昊觉得他不像是个人,而是一个游离在世间的游魂。所以许朝阳疯玩胡闹的这两年他一直陪在他身边,觉得至少有他看着,许朝阳不会感到特别孤单,他不觉得与许朝阳在一起不思上进是毁了前途,反而觉得这是哥们义气,人生就要有取舍,他选择了哥们,而这也是他家欠许朝阳的。郑父曾多次打骂、训斥也无济于事,郑昊该怎么样还怎么样,郑父烦了,后来也觉得过几年给郑昊送出国是一条不错的路,反正有钱人家的孩子大多要走出国这条路,那出国前学不学似乎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这两年许朝阳花的是父母、姐姐给他的压岁钱和零花钱,还有许家原有的家底,许家原有丰厚的家底也是许朝阳这两年在外装大爷胡闹的来源。其实再不济,许朝阳手里还有一套二百多平方米的房子。但郑昊知道,这些许朝阳都不会动的,房子就许朝阳的家,他剩下的唯一回忆,他怎么会卖了宝贵的回忆,而保险赔偿金和股份转让金是相当于许家人用生命换来的,以许朝阳的自尊怎么可能动,如果是郑昊,他也不可能动这笔钱。
  “对不起。”郑昊有些烦的抓抓头。
  “关你什么事。”许朝阳拍了他头一下,然后认真地说:“我家的事又不是你干的,公司的事……呵……也不能怪你爸他们,公司的事我什么都不懂,难道他们以后决策时要听一个小孩子的话,他们这么做也想把公司做好,我不怪他们。”
  “……”
  “他们不是给我买股份的钱了吗?就不算欺骗,是吧。”许朝阳平静地说着这一切,之前愤怒恼火的事经过细想后反而平静了。以前许家商量任何事不管是公司上生意上人际交往上家庭琐事上,许父都要让许朝阳旁听,甚至让他发表意见,许父认为男人要在社会上立足要能经事,就算暂时没经过事也要知道事,别等遇到事时手足无措不知所措,更何况许朝阳将来要继承公司的。所以许朝阳是知道一些社会的黑暗与现实的,即使当时年纪小有的东西听不懂,但也记住了,现在有时想起来,就会明白很多。
  郑昊看着这样的许朝阳,觉得他冷静得可怕,却让他觉得心头隐隐地揪着疼。
  放学后许朝阳和郑昊一起学习到7点,然后去家附近的超市打工,看店要到晚上11点,超市不是24小时的,所以许朝阳不用整夜工作,不然第二天上学也撑不住,但这样对沈洛的照顾就顾不上了。
  “周周,我们商量个事。”许朝阳郑重拉着沈洛坐在沙发上说话。
  “周周,我打了份工,晚上要回来很晚,就不能给你做晚饭照顾你,我跟楼下的张阿姨说好了,晚上放学你去她家写作业吃饭,我回来就去接你……”话还没说完,沈洛“哇”的一声就哭了。
  “舅舅,我会听话我会乖我会帮你干活帮你做饭,求求你,别把我送去给奇怪阿姨,求求你……求求你……”沈洛哭着一口气说着,说得太快气都喘不过来,害怕慌张地紧紧攥着许朝阳的袖子。
  许朝阳都蒙了,沈洛来的这几个礼拜一直乖巧听话,就算饿肚子,就算他晚回家都不曾听他抱怨,更何况哭闹,不过许朝阳还是从那急速不清的话语中听懂了,也抓住了语中的关键词。
  “奇怪阿姨?什么奇怪阿姨?”
  “就是有的阿姨打我……有的阿姨摸我,我不让,可她们还是打我,摸我……我讨厌她们。”
  许朝阳瞬间明白了什么,一股怒火腾的燃起,他明白了沈洛曾遭到了虐待和性骚扰。
  “你有没有跟你爸爸说,让爸爸把她们赶走?”许朝阳暗压怒火盯着沈洛问。
  “……爸爸……爸爸说他很忙……不要……不要给他添麻烦……”沈洛泣不成声,抽泣地说。
  许朝阳突然站起,胸中怒气翻滚,气得在屋里转圈,突然一拳砸在墙上。沈洛小小年纪遭遇这些就已经够可怜的,而他爸爸竟然不管,放任这种行为,真是太过分了。怪不得这次沈洛来变化这么大,整天小心翼翼,总说不会给他添麻烦,原来是怕许朝阳也烦了,把他再次送给奇怪阿姨。
  许朝阳一把把沈洛搂入怀中,“不会了,舅舅不会把你送给奇怪阿姨,舅舅会好好照顾你,不再让你受委屈。”许朝阳对沈洛保证,也是在对自己保证。
  沈洛在许朝阳怀里紧紧抓着他的衣服,慢慢平息哭泣,“你保证?”
  “我保证。”许朝阳许下了一生的承诺。
  

  ☆、小女朋友?

  就这样许朝阳带着沈洛一起补习一起看店。郑昊看见许朝阳带着沈洛惊得眼睛都要掉下来了,直说他是新时代最年轻的奶爸。而超市店主是一个中年妇女,许朝阳把情况跟她说明后她很理解,毕竟她也是一个孩子的妈,知道带孩子不容易,还好心收拾出后面一间杂物房给沈洛做功课用。许朝阳每天在看店间隙学习还能辅导沈洛功课,然后背着睡着的沈洛回家。那段时间其实是两人最单纯最快乐的时光。
  许朝阳带沈洛看过心理医生,几次治疗效果不是很明显,医生说这种心理障碍不是一朝一夕能消除的,要家人多陪伴多鼓励,还要多与人接触,时间长了,会有所改善。
  但是沈洛除了许朝阳仍是不让任何人碰,偶尔来超市买东西的阿姨叔叔看见沈洛可爱,过来要摸摸他的头或脸蛋,沈洛立即尖叫着躲到许朝阳身后,弄得那人很是尴尬,许朝阳也只能抱歉地笑笑。
  许朝阳的姐夫沈沐风曾打过电话,简单说了卖了在国内的公司想到美国发展,现在还不稳定,想等站住脚再接走沈洛,问许朝阳可不可以再带沈洛几年。许朝阳当然一口答应,他刚找到生活下去的意义,他怎么能让沈洛走。
  “我会定期往那个卡里打钱,作为你和沈洛的生活费。”沈沐风说。
  “你只要给周周打学费就行了,我你就不用管了,我自己能挣钱养活自己。”
  “……”沈沐风沉默了一会儿,“别太难为自己了,你从小就太犟。”
  “……”
  “好好照顾自己。”沈沐风挂电话前这样说。
  一年后,许朝阳和郑昊都考上了市一中,许朝阳是高分上榜,郑昊是低空飞过。郑昊愤愤不平地说:“凭什么,同样学习,你考了那么高分,我就将将过线。”
  “这是天赋的问题吧。”许朝阳开玩笑,郑昊一拳打过来,许朝阳笑着躲开。
  其实两人的目的性不一样当然结果会不同,许朝阳是抱着必上的决心,而郑昊纯是陪太子读书,能榜上有名已经很不错了。对于两人上榜对于很多人是大跌眼镜的,都不相信整天不上课的两个小子能考上重点高中。而郑家人更是欣喜若狂,从没想到已经不抱希望的儿子能突然发威考出这么好的成绩,这怎么说在外面说起儿子时也脸上有光。更让郑父不可理解的是郑昊说他不出国了,要上一中读书,本来郑家都已经给他办好出国留学的手续了。后来当郑父知道许朝阳也考上一中时就什么都明白了。
  这天许朝阳放学后去沈洛学校接他放学,其实这一年为了补习功课,许朝阳没接送过沈洛几次,都是沈洛放学后去找他。
  到了小学校门口,刚好赶上放学,但等到学生走得差不多了沈洛也没出来。许朝阳问了校门口看门保安,保安人不错让他进去找找。许朝阳进到学校到了沈洛的班级,可里面一个人没有,又找一会儿还没见到沈洛。这时听见学校后面小树林里有动静,循声走去,几个孩子在外面喊:“别打了,别打了……”
  “发生什么事了?”许朝阳问那几个喊的孩子。
  其中一个孩子说:“沈洛在和曹云飞打架。”
  “因为什么?”许朝阳没有立即进去拉架,而是站在外围看着沈洛与一个壮实的男孩子扭成一团。
  刚才说话的孩子只顾着看打架,这时才抬头看了许朝阳一眼,就傻眼了,好漂亮的哥哥。
  “他们为什么打架?”许朝阳又问了一声。
  “呃……那个……曹云飞说沈洛没有爸爸妈妈是孤儿……”
  许朝阳突然心中一痛。
  “其实是沈洛抢了曹云飞的女朋友。”另一个孩子插嘴说。
  呃,转折太大,许朝阳表示有点儿接受无能。一年的相处沈洛对许朝阳不再小心翼翼而是完全信任,可对外人的排斥还是相当强烈,除了许朝阳,沈洛不让任何碰,现在突然出来个两男挣一女的戏码,能不让许朝阳惊讶吗?
  听完八卦,许朝阳看那边的战事还在持续,两个孩子衣服都被扯开了,看来不制止是没个头了。
  “沈洛,住手。”许朝阳大声地说了一声,但没走上前拉架。
  沈洛听见许朝阳的声音一愣抬眼一撇看见许朝阳站在旁边,忙停了手。另一个孩子听见声音也看见一个大人站在旁边也一愣停了手,而且他听见那个大人叫沈洛的名字,以为是沈洛的家人,有些害怕。两个孩子站起来不打了,旁边看热闹的孩子看见有大人来也都一哄而散。可那个最初搭话的孩子却没走,显然是对许朝阳及事态的发展很感兴趣。
  许朝阳没空搭理孩子的八卦心思,走向打架的两个孩子,“打完了?”
  两个孩子都不说话。沈洛是怕许朝阳对他失望,而曹云飞是看清许朝阳以为许朝阳是沈洛的哥哥,看见他们打架来帮弟弟报仇的,很害怕,又不想让人看出他害怕将来让同学笑他怂,于是梗着脖子有些哆嗦的站在那。
  “这大热天的,还打架,你们不热呀,走,我带你们吃冰淇淋。”
  沈洛愣愣看着许朝阳,不明白许朝阳为什么没发火,但还是习惯性地听他的话乖乖地走过来。许朝阳见曹云飞没动就说:“嘿,小子,走呀,怎么,不敢来呀。”
  曹云飞涨红了脸:“谁说我不敢。”不情愿地跟上来。
  许朝阳看见那个八卦小子还在那就说:“你也一起吧。”八卦小子一乐,屁颠屁颠地跟上来了。
  许朝阳是真的带他们到学校对面的冰淇淋店,吃了一会儿,小孩子就放下戒备。
  “你叫曹云飞?”许朝阳问与沈洛打架的男孩。
  男孩嗯了一声,警戒地看着许朝阳,看吧看吧,该来的总是要来的,还请他们吃冰淇淋,这一定是糖衣炮弹,现在肯定是要教训他了。
  “你呢?”许朝阳用下巴点了点八卦小子。
  “我叫黎赫刚。”八卦小子一脸笑。
  等了一会儿,曹云飞也没听见许朝阳的责备实在忍不住了,“你不骂我吗?”
  “我为什么要骂你?”许朝阳一脸不解。
  “呃……我与沈洛打架,你也请我吃冰淇淋了,吃人嘴短,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曹云飞说完心一横闭着眼睛似乎在等着许朝阳打他,但身体却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地害怕。
  其实沈洛一直不吱声坐在一旁,他也害怕,怕许朝阳发火,他知道打架不对,他怕许朝阳生气不再理他。
  “男人的事就是要自己解决,别人参合进来算怎么回事,你们自己不是解决了吗?”许朝阳含着冰淇淋一脸风轻云淡地说。
  曹云飞一脸惊愕地抬头看许朝阳,突然被“男人”这个字眼刺激的双眼发光。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8 1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