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喜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小舅舅,请到我怀里来 >

第22部分

小舅舅,请到我怀里来-第22部分

小说: 小舅舅,请到我怀里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沈洛的心如被刀绞,他知道了,许朝阳身体上的伤好了,可心里的创伤从来没愈合过。他一出院就上班就为了早日忘掉这一切痛苦的回忆。他表面上跟大家仍是说说笑笑,可心里却煎熬着。就如同他小时候受过伤害讨厌女人一样,而许朝阳现在讨厌的却是他,谁让他与沈沐风有七成相像,尤其是眉眼,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这是不是就叫父債子偿。
  等沈洛反应过来也马上抓起车钥匙,拿起两人的大衣追了出去。可许朝阳的车早就没影了。
  沈洛赶紧开车出去找,这么冷的天又这么晚,许朝阳就穿着睡衣拖鞋,连钱包手机都没带,这要是出点什么事可怎么办。
  许朝阳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转了一圈,却不知该去哪里。以前沈洛是他的避风港,有什么事看见沈洛后,那些事似乎就不是事儿了。可现在,沈洛却成了他害怕的根源。他也不想这样,可是一看见沈洛,就如同看见了沈沐风,想起了可怕的那晚,他就不受控制的惧怕沈洛。
  许朝阳无处可去,猛地一打方向盘,将车向郑昊家开去。
  这样的许朝阳吓了郑昊一跳,大半夜的,只穿着睡衣和拖鞋,一身寒气,脸色苍白。
  进门后,许朝阳对黎赫刚说:“小黎,把郑昊借我一会儿。”说完就拉着郑昊进了卧室。
  关上门,许朝阳看着郑昊说:“大耗子,我好像出问题了。”
  沈洛接到黎赫刚的电话匆匆赶到,轻轻推开卧室的门,看见郑昊靠坐在床上,许朝阳趴在他的怀里睡着了。
  郑昊看见沈洛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轻轻放下许朝阳走了出来。
  “你就是这么照顾朝阳的吗?”郑昊朝沈洛吼。
  黎赫刚连忙拉了拉他,指指卧室,郑昊立刻把声音降下来:“真后悔把朝阳交给你,就是因为你,朝阳遭了多少罪,你,你爸,还有你弟,都是混蛋。”
  沈洛竟然无言以对。
  黎赫刚说:“沈洛,先让叔叔在这呆几天,你先回去,我会好好照顾叔叔的。”
  沈洛木然的点点头,看了看紧闭的卧室门转身走了。
  

  ☆、最终

  几天后,沈洛在部队接到了许朝阳的电话。
  “我要出去散散心。”许朝阳说。
  “我陪你去。”沈洛连忙说。
  “不用,我想一个人。”
  沈洛沉默了。
  “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许朝阳说。
  “对不起。”沈洛说,心里很难受。
  “别这样,周周,不是你的错,是我自己出了问题。”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看看吧。”说完许朝阳挂了电话。
  等沈洛急忙赶回家时,许朝阳已经走了。沈洛在家转了一圈,许朝阳只带走几件衣服,还有床头两人的那张合照。
  两年后。
  “沈营长,大门外有人找,说是您父亲。”勤务兵报告。
  沈洛一愣,父亲?沈沐风目前还在坐牢,那这个是……沈洛猛地站起身往外跑。
  离大门口四五米时,沈洛停了下来,看着靠在车门处那个修长身影。那人在阳光中散发着淡淡的光晕,看着那么不真实。
  那人看见他来,直起身子,冲他灿烂一笑,展开双臂:“我回来了。”
  沈洛两步跨过去抱住了这个令他朝思暮想的男人:“阿阳……”
  

  ☆、番外:我是不是没说过

  走在营房里,沈洛一直看着许朝阳。许朝阳一转头:“怎么了?”
  “晒黑了。”沈洛说,“都快赶上我了。”以前许朝阳白嫩嫩的,现在黑了,却也结实了,头发剪短了,一张俊脸完全显露出来。
  “呵呵,你不是说黑了性感嘛!”许朝阳笑,看着远处训练的士兵。
  “都去哪了,怎么才回来?”沈洛站到许朝阳的身边。
  前半年,许朝阳去接受了心理治疗。然后他开始到处旅游散心。到了可可西里时碰到两个退伍老兵,他们两人是一个反偷猎组织的成员,正在跟踪、抓捕偷猎者,许朝阳加入了他们,跟着他们在可可西里奔波了一年多。
  “你就不怕你走了这么久,我找了别人?”沈洛问。
  许朝阳一笑:“我说过,我会再把你勾搭回来。”
  “这么自信?”沈洛笑。
  “当然。”许朝阳冲沈洛灿烂一笑。其实不是许朝阳自信,而是他相信沈洛的人品。即便是要分手,沈洛也会当面跟他分,绝不会在他不在的时候,跟别人好上。
  “周周,咱俩还没打过架吧。”许朝阳看着远处打拳的战士,突然跃跃欲试。
  “你?”沈洛到真不是瞧不起许朝阳,他知道许朝阳学过几年跆拳道,但沈洛已经在部队待了这么多年,要拿下许朝阳岂不是轻而易举。
  “最近学了几招,用你试试。”说着真脱下外套扔到一边,摆开了架势。
  沈洛笑笑,没驳许朝阳的兴致,却也没当真。
  许朝阳一拳扫过了,沈洛微微向后倾身避过,哪知许朝阳这不过虚招,随即起脚扫向沈洛腰。
  开始几招,沈洛都没放在心上,可很快就严肃起来,开始认真躲避,再几招,沈洛后退一大步,开始脱掉自己的军装上衣。许朝阳也收了架势,看着他,等他甩了上衣就立即攻了过来。
  沈洛眼睛发亮,开始兴奋起来。许朝阳的招式凌厉、狠辣,有招有式,不是他认为的花拳绣腿。已经好久没碰到旗鼓相当的对手,沈洛隐隐开始亢奋。
  沈洛抓住了许朝阳一只手腕,扭到身后,“服了没?”在许朝阳的耳边说。
  许朝阳嘴角一笑,另一只手肘立时向后击去,不留一丝情面。沈洛躲过,又抓住他另一只手腕,将两手都扭到背后,“这回呢?”
  许朝阳挣了挣,没挣开,沈洛刚想放手,就见许朝阳使力腾起,以他的手为支点,一腿向后翻,两腿瞬时大于180度,从沈洛的肩上翻到他的身后。由于扭转,沈洛手就抓不住了,一下让许朝阳挣脱。
  “好!”周围已经围了十几个战士在看热闹,新来的战士都听说过在营区内没几个人是沈营长的对手,可是还从来没见过他出手,今天正好有个机会一睹风采。
  沈洛也在心里暗暗给许朝阳叫好,看来这两年许朝阳没少学。
  转到沈洛身后,许朝阳立即上前锁住沈洛的咽喉。“服了没?”这回是许朝阳问的。
  沈洛反手一扭就拉开了许朝阳的手,腰一弯就来个过肩摔。当然,沈洛可不舍得摔许朝阳,在许朝阳下落时,用手在他的腰上擎了一下。
  许朝阳可没不舍得沈洛,站稳后一转身,一腿伸直举过头顶就直直向下劈下来。
  沈洛两臂交叉顶住许朝阳的腿,但因为从上向下速度快,力量就很大,而且沈洛刚才还没站稳,沈洛登时被压得单膝跪了下来。
  许朝阳挑衅的抬抬下巴。沈洛一笑,手腕一转就抓住许朝阳的脚腕,一扭,许朝阳站立不稳,但随即抬腿扫过来,沈洛又一后仰躲过,许朝阳旋身站定。
  沈洛觉得这才是他的许朝阳,自信满满、光芒四射。
  见这么多招拿不下沈洛,许朝阳有点急了,虚晃一招,就起脚踢沈洛的腿,要把他憋倒,但他起脚时身子压得太低了,脚一滑就向后仰。
  沈洛急忙伸手勾住许朝阳的腰,一手护住他的后脑,同时翻身与许朝阳调换了位置,两人倒在地上,沈洛做了许朝阳的肉垫。
  许朝阳坐起身,手臂支在沈洛的肩膀上,轻轻喘着气:“我输了。”说着起身拉起沈洛。
  “不错呀。”沈洛说。
  “当我白练呀。”许朝阳抬抬下巴。
  许朝阳冲周围小战士挥挥手,跟着沈洛走了。
  俩人吃完饭又到处逛了一阵儿,回到沈洛宿舍,沈洛又是给许朝阳倒水,又是挂衣服,然后就是收拾住的地方。
  许朝阳靠着桌子看着忙里忙外的沈洛,突然说:“周周,你是不是已经不爱我了?”
  沈洛一愣,连忙走过来站到许朝阳的面前:“谁说的?”
  “那你从见到我到现在,都没亲我一下。”许朝阳控诉。
  沈洛掐住许朝阳的下巴,狠狠地说:“现在就让你知道我爱不爱你。”说完就吻了上去。
  其实不是沈洛不想,从见到许朝阳的第一眼他就想吻他,把他搂在怀里好好抱抱,可他又怕许朝阳的心里阴影没有消失,怕吓到了许朝阳。
  两人唇舌相交,许朝阳依向沈洛,把自己完完整整的送到他面前。
  一吻结束,沈洛的额头抵着许朝阳的:“你真狠心,就舍得两年不给我打一个电话。”许朝阳这两年换了手机卡。
  “还行吧。”许朝阳当年离开确实下了很大决心,他不能再那样下去,那样对沈洛不公平,他不可以把一切迁怒到沈洛身上。
  其实这两年沈洛也想明白了,如果许朝阳不离开,那他们两人只能是相互折磨,最后两人也只能分手。
  许朝阳一颗一颗解开自己的纽扣,在沈洛面前慢慢脱掉衬衫,扔出去,向他展示自己两年来锻炼的完美身材。
  可沈洛却一眼看见许朝阳肩膀上十公分左右的伤疤,“怎么弄的?”沈洛手指轻轻抚着伤疤,心疼坏了,觉得许朝阳身上不应该出现这种东西。
  “有一次追偷猎者,被他用刮刀划伤的。”许朝阳看了一眼,不在意的说。
  沈洛满眼心疼看着那道伤疤,心里把那个偷猎者五马分尸十几遍。
  “你就只想研究我的伤疤?”许朝阳勾勾嘴角,还抬起腿在沈洛的大腿上蹭了蹭。
  沈洛一低头吻上了那个伤疤,伸出舌头一遍遍舔着这道痕迹,好像他只要舔舔,疤痕就会消失一样。
  “你来吧。”沈洛说,他想,如果让许朝阳来,会对他的伤害少一点。
  “你来吧。”许朝阳却说,“这样才会知道我到底好没好。”
  “可以吗?”沈洛还是有点担心。
  “你到底想不想,这么多话。”许朝阳一把把沈洛推到沙发上。
  沈洛不停抚摸许朝阳的身体,不停轻唤:“阿阳……阿阳……阿阳……”他怕许朝阳回想起不好的回忆,他想让他知道,现在跟他在一起的是自己。
  许朝阳轻喘着:“叫我。”
  沈洛知道许朝阳的意思,但不太敢,有些犹豫。
  “试一试。”许朝阳想知道自己到底好没好。
  “爸……”沈洛轻轻叫了声。
  许朝阳压下心中隐约的不舒服,“再叫……嗯……”
  “爸。”沈洛又叫了一声,并温柔的抚摸许朝阳的脸,轻轻亲他的唇。
  许朝阳感觉好像好些了,眼前只有沈洛,这个他爱的男人,似乎沈沐风的影子对他的影响确实小了。
  许朝阳趴在沈洛身上,听着他的心跳,感觉飘忽了两年的心终于安定了。
  “那里能洗澡吗?”许朝阳指指好像是卫生间的门。
  “能。”
  许朝阳起身拉着沈洛往卫生间走。
  “周周。”走了几步许朝阳叫了一声。
  “嗯。”沈洛应着。
  “我是不是没跟你说过……”
  “什么?”
  “……我爱你!”许朝阳说。
  “你说什么?”沈洛一把拉回许朝阳。
  “没听见算了。”许朝阳转身要进卫生间。
  可沈洛拦腰将他抱起,摔在床上,“你……你个……禽兽……”许朝阳急喘,却伸手搂住沈洛的脖子,在他的耳边说:“周周……我……爱你……”
  沈洛激动得流下了眼泪……
  

  ☆、番外:沈澈一

  我叫沈澈,长在生活富足的家庭,可以说从小不愁吃不愁穿的。但父亲对我却特别严厉,稍不对他的心就会对我打骂,我很怕他。应该说全家人都很怕他,妈妈见他也只有唯唯诺诺的份儿。连爷爷奶奶说话,爸爸都不听。后来我听爷爷奶奶说话时知道爸爸年轻时生意失败,让他脾气变得比较容易暴躁。
  我很羡慕有兄弟姐妹的人,时常在想,如果有兄弟姐妹就有人陪我,特别是有个哥哥姐姐的话,当爸爸再教训我时,可以站在我身边帮我据理力争,或者是安慰我,哪怕是平时陪我玩也行。
  这个愿望在我十岁那年真的实现了。家里来了个人,大家让我叫他哥哥,我真的很高兴,我真的有哥哥了,而且是这么高大帅气的哥哥,这带出去多有面子。
  连续十多天,爷爷奶奶和妈妈都带着我们出去玩,给我们买很多好吃的、好玩的。
  哥哥总会提到一个人。
  吃冰淇淋时,他说:“阿阳一定会喜欢这个口味的冰淇淋。”
  买衣服时,他说:“阿阳喜欢这个颜色。”
  吃饭时,他说:“阿阳在这儿就好了,他最爱吃蛋糕。”
  ……
  我问他阿阳是谁?他说是他喜欢的人。
  然后他又会跟我说,阿阳毛病可多了,不会做饭,不会洗衣服,每天家里都是他收拾,阿阳从来不动手,动手还不如不动手,因为会越帮越忙。喜欢吃东西,还特别挑剔,汤里有调味的葱花就不吃了,必须开锅后把葱花再捞出来,但不放又不行。有特别招蜂引蝶,他必须时刻提防着他身边出现的男男女女,都□□心了……
  我就说,那就跟他分了呀。
  哥哥笑笑说,我怎么舍得跟他分开。
  那笑容我一辈子忘不了,那是幸福的笑。
  还没等我和哥哥进一步亲近,哥哥就急着回去,说阿阳会着急的。
  但全家人都不想让他走,我也不想让他走,那样又会剩下我自己了。
  有一天晚上,我听到爸爸大声的说话,我很害怕,以为我又犯了什么错,可又听到哥哥的声音。我悄悄往楼下望,看见哥哥和爸爸站在客厅里大声吵架。
  我好佩服哥哥,竟然敢与这么可怕的父亲正面对抗。
  但父亲把哥哥关了起来,又没收了他的护照,不让他回国。我其实是有点高兴的,我真的不想哥哥走。
  我偷偷给哥哥送吃的,但哥哥一口没吃,脸阴沉沉的。
  又过了些天,爸爸带哥哥回国了,我的哥哥真的又走了。
  后来,我听妈妈和奶奶聊天,说哥哥上了军校,而且与那人分了手。
  等我再大大时,听妈妈和奶奶说,那人其实是哥哥的舅舅,哥哥从小到大都养在他身边。
  我身边也有同性恋的同学,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8 1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