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喜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小舅舅,请到我怀里来 >

第6部分

小舅舅,请到我怀里来-第6部分

小说: 小舅舅,请到我怀里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事。
  “那像你们这样的人是天生的还是后来……”
  “有些是天生的,有些是后来才发现喜欢男的,我应该是天生的。”
  “我是真心喜欢叔叔的,咱俩是最好的哥们,我觉得应该跟你说一声。”
  “可是我爸并不是……”
  “我知道,但我喜欢他就想告诉他,让他知道我的心意,接不接受是他的事。”
  “喜欢一个男人是什么感觉?”
  “就跟你喜欢女人一样。”
  “我没喜欢过女人。”
  “怎么可能,那个唐嘉佳不是你女朋友吗?”
  “谁说她是我女朋友。”怎么谁都说唐嘉佳是他女朋友,她关他什么事。
  “哦。”曹云飞抓住脑袋,“经常看见你们俩在一起,还以为你们在一起了。”
  “如果有男人喜欢你,你能接受吗?”沈洛看着许朝阳的侧脸有些紧张地问。
  “嗯?男人,怎么,有哪个男人说喜欢我了?”许朝阳从笔记本前转头看向沈洛。
  “没有,就只是假设。”沈洛低头躲着许朝阳的目光。
  “你是最近看什么同性恋的电影了吗?”
  “你快回答。”沈洛粗声粗气地说。
  许朝阳想了想说:“我还没被男人追过,所以不知道,如果真有男人喜欢我,告诉他,我只在上面。”说完冲沈洛眨眨眼。
  沈洛没听明白,不懂上面是什么意思,突然明白了之后脸一红,说了句“流氓”,就把被子一拉盖住了头脸。许朝阳哈哈大笑,伸手拍拍沈洛,这小孩太纯情了。
  沈洛很感谢今天的病,但以后呢,不能每次都生病,沈洛觉得自己跳进了一个怪圈出不来了。
  

  ☆、逃课

  这段时间许朝阳忙死了,与郑昊和几个哥们计划开一个广告公司,各种事他们都要准备,而且还要准备毕业论文,许朝阳整天不着家,天天在外面跑。
  今天,沈洛的老师突然打电话让他去学校一趟,他忙丢下手头的事跑到学校。
  听老师说他才知道,沈洛已经好几天没上学了,而且这两个月来也经常逃课,成绩越来越差。
  “本来沈洛中考的分数很高,老师们都很看好他,可这才高一下学期他就不思进取放任自流,以后高考时怎么办?”
  “看你这位家长这么年轻,一看就是不会管孩子的,要多关心关心孩子,不是把孩子送到学校交给老师你们就不管了……”
  许朝阳垂手站立听着,就好像是个被训的小学生,他表面平静,其实早已怒火攻心。尼玛,这老师真他妈烦人,他要是沈洛他也逃了她的课。
  回到家,沈洛还没回来,虽然那老师烦人但沈洛逃课确实不好,当年他也不好好学习,最后付出的代价可是惨痛的,他是有多拼命才撵上进度的。
  快8点沈洛才回来。
  “怎么这么晚回来?”
  沈洛很意外看见许朝阳,他有好久没看见许朝阳了,最近许朝阳太忙,早上他还没醒就走了,晚上很晚回来他已经睡着了,还经常不回来睡。
  “去同学家写作业了。”沈洛说。
  “哪个同学?”许朝阳压着怒气。
  “说了你也不认识。”沈洛低着头想从许朝阳身边过去。
  “写作业,你都几天没上学了写个屁作业。”许朝阳瞬间就怒了,如果沈洛承认他出去玩了他还没那么生气,他又不是没玩过,真不觉得男孩子出去玩玩有什么错,可现在沈洛对他撒谎却是他不可容忍的。
  “你们老师说你几天没上学了,你到底在干什么?”许朝阳吼出来。
  “没意思,不想上。”沈洛冷冷地说。
  “没意思,不想上,你现在是跟我玩儿青春期叛逆是吧。”
  “不用你管。”反正你已经不管我了。
  “不用我管?我现在是管不了你了是吧,不想让我管,滚回你爸那去,让你爸管你去。”许朝阳瞪着几乎已经与他一般高的沈洛气得口不择言。
  “果然,你早就已经厌烦我了是吗?不想我呆在这了?觉得我碍事了是吗,我走,我这就去我爸那,我……”
  “沈洛。”许朝阳一声吼,与此同时,一巴掌恨恨地甩了过去。他从未在私下叫过他的大名,这次是真的生气了,沈洛竟然要离开他,这让他怒不可遏。
  沈洛捂着脸定定地看着许朝阳,眼中透过来凉意让许朝阳心寒,然后他转身出门,砰地一声摔上了门。
  许朝阳觉得头又开始疼了,疼得脑子像要炸开了一样。吃了止疼片坐在沙发上,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受伤

  等头疼稍稍缓解,许朝阳一抬眼看见时钟已指向10点半,而沈洛还没回来,许朝阳心中的火还没有散尽,竟然还敢不回家了。他给曹云飞和黎赫刚打电话,可沈洛没有在他们那,又问了他们沈洛要好几个同学的电话,也一个个问了也没在,这时许朝阳更怒了,这是跟他玩离家出走是吧。
  许朝阳出去到沈洛经常玩的地方看过,也去了他带沈洛去过的几个夜店,都没有,许朝阳这时有些担心了,他担心沈洛是不是出了意外,他又回到小区楼前看家里的灯是不是亮了,可灯依然是黑的,许朝阳的心也黑了。他转身又出去要继续找沈洛。
  前面有人声,许朝阳立即跑过去,可是借着路灯一看却不是沈洛,而是几个喝醉的人,他想绕开他们,可他们摇摇晃晃摆来摆去,没绕开。
  “让开。”许朝阳怒喝,本来心情就不好,这仨人还没完没了地晃着挡路,许朝阳一人给一脚的心都有。
  “呦,还来个横的,今天爷就不让怎么着。”一个醉鬼梗着脖子挡在许朝阳的面前。
  许朝阳伸手就去推那个人要过去,可三个人一起挡了过来胡搅蛮缠,一个人突然伸手抓住了许朝阳的手腕。
  “放手。”许朝阳怒喝,一手往外扯,他真想一拳挥过去。他不怕打架,笑话,那几年真以为他就喝酒、泡马子了,他可没少打架,和街头小混混打,而且是他故意挑事的居多,那时他心情低落,一是想通过这个方式发泄,另一个也盼望谁能打死他,结束那种痛苦,所以每一次打架他都特别狠,完全不顾自己会受伤,从来不自我保护,玩命的冲在前头,那样子的许朝阳,郑昊总说想起来就胆寒。
  许朝阳强忍着怒气,知道会醉鬼不能讲道理,如果动手也会没完没了。但是这个醉鬼力气特别大,许朝阳扯了一下没扯开,正要把那人踹过去让点地方,突然听到一声吼:“放开他。”
  许朝阳就看见沈洛跑了过来,一手刀劈在了那人的手腕上。
  沈洛当时跑了出来,拼命地往前跑,脑袋里都是那句“滚回你爸那去”。等跑不动了,他又慢慢地走了回来,因为他不知道要去哪里,能去哪里。走回小区,找个台阶坐下,他没敢上去,不知道是怕许朝阳还在发脾气,还是怕许朝阳赶他走,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只能静静地坐在这里。
  沈洛突然听见前方有声音,他没在意,直到他听到许朝阳那句“放手”,许朝阳的声音他是那么熟悉,每一个音都能牵动他的神经。沈洛猛地抬起头起身,向那边跑去。
  沈洛劈开了那人手,将许朝阳护在身后,像一个保护领地的小公狮子,许朝阳看着这样的沈洛心情有些复杂。
  “哟,又来一个,别以为爷会怕你们。”醉鬼看只来了一个男孩子,也不害怕,继续拉拉扯扯。沈洛怒了,他不能容忍有人在他面前欺负许朝阳,他一拳就挥向一个醉鬼,连许朝阳想拉住他都来不及。果然,几个醉鬼东倒西歪却分外缠人。
  几个推搡下,许朝阳不知踩了石头还是什么东西,脚下一滑,他本能用右手臂向后寻找支撑维持平衡,哪知一种尖锐的痛从上臂传来。
  许朝阳身后的墙是小区宣传墙,平时贴个图片挂个横幅什么的,固定横幅的钉子不知是质量不好还是用的时间长了,钉子头掉了,只剩尖尖的钉子戳在墙里,许朝阳的手臂向后直直戳在钉子上。
  “唔……”许朝阳闷哼一声,一使劲将手臂从钉子上生生拔了下来。瞬间感觉一股热流从手臂上流了下来。
  他们闹得声音可能有点大,这时对面楼上有家开了灯,明亮的灯光一照,一个醉鬼一下子看见了许朝阳手上的血,他赶紧拉住另两个人,他们只是小区住户,今晚喝了点酒有些亢奋,平时也没打过架,现在看见血,酒也似乎醒了大半,怕闹出事,赶紧转头就跑了。
  沈洛也看见许朝阳捂着手臂以及手上的血,他立时慌了,“怎么了,怎么了……”
  “没事,擦破点皮而已。”许朝阳安慰沈洛。
  “擦破皮怎么会流这么多血,赶紧,上医院。”
  

  ☆、毛病真不少

  沈洛护着许朝阳的胳膊打车去了医院。到了医院许朝阳的血都把衣服黏在身上脱不下来,护士用剪刀剪开外套,沈洛这才看见许朝阳里面浅色的T恤袖子都被血染红了。沈洛一直抓着许朝阳的左手,许朝阳感觉沈洛的手一直在抖,抬头一看,沈洛皱着眉头紧抿着唇,表情极其严肃,许朝阳笑了:“你怕血?我怎么不知道。”
  “闭嘴。”沈洛恶狠狠地说,可握着许朝阳的手却紧了一下。
  护士用剪掉了许朝阳T恤的袖子,那伤口虽不大却很深。医生给缝了两针,还打了破伤风针。
  许朝阳觉得有点疼,可转头一看,沈洛的眼泪已经流下来了,“我还没哭,你哭什么?”
  “谁哭了。”沈洛嘴硬着,他心里是真疼了,如果伤在他身上,他一定不会哭,可一看见许朝阳本应白嫩的皮肤上出现这么个不和谐伤口,他就难受得要命,他恨自己,因为这个伤口是他造成的,如果不是他跑出来,许朝阳怎么会受伤,都是他的错,他现在给自己一刀的心都有了。
  今天值夜班的是一个中年大叔,四五十岁的样子,处理完伤口还叨叨:“这是怎么扎的,都快扎到骨头了。哎小伙子,我看你脸色不好,我给你做个简单检查吧。”
  “不用了。”流这么多血谁脸色能好。许朝阳看见伤口处理完就要起身走,其实他最怕来医院的,他总是怕自己也得像姐姐一样的病,
  “检查,医生你给他检查。”沈洛一下就把许朝阳按坐回椅子上。
  许朝阳有些无奈,不过他真没力气与他争辩了,失了血的他此时真的很虚弱,
  简单的量血压、抽血化验过后,许朝阳靠在沈洛肩上等血液化验结果。
  苍白的许朝阳此时就像一个脆弱的白瓷娃娃,沈洛揪着心看着他,伸手揽上他的肩头,将他抱在怀中。
  医生看看化验报告说:“你血糖有些低。”
  许朝阳心里说,废话,一晚上没吃东西又跑了那么多地方血糖能不低嘛。
  “刚才量血压时你血压也有些低,你平时血压就低吗?”
  “嗯,有点。”学校体检时就检出他血压有些低,但平时也没什么特别反应,就也就没放在心上。
  “嗯,还有些营养不良。”医生看完单子抬起头看许朝阳,“年轻人,别以为自己年轻就不把身体当回事,等出问题了就晚啦。”
  沈洛知道许朝阳有头痛和胃疼这些小毛病,却从来不知道他还有这些毛病,他皱紧眉头,这个许朝阳,是怎么照顾自己的,完全不把自己当回事,还比他岁数大,比他岁数大有什么用,怎么把自己照顾得千疮百孔,虽然这么说,可沈洛觉得是自己没有把他照顾好,觉得很内疚和心疼。
  “那医生这些要怎么治,要注意什么?”沈洛急切地问。
  “多注意营养,多加强体育锻炼,现在这些虽都还是小毛病,但也不能掉以轻心……”
  好不容易听医生讲完,许朝阳都要饿死了,“快回家,我都要饿死了。”
  “家里没做饭,咱们在外面找地儿吃点吧。”
  “都这个点儿了上哪找地儿吃饭?回家吃泡面,我都晕死了。”
  “医生刚才还说让你吃营养的,泡面没营养。”
  “我就要吃泡面。”许朝阳转头瞪了眼沈洛,那眼神无辜,却带了几分撒娇。
  沈洛立刻投降:“好好,吃泡面吃泡面。”
  

  ☆、有话但我不敢说

  回家吃完饭,许朝阳要洗澡,一身汗和一身血腥味让他难受死了。沈洛用保鲜膜把他的伤口仔细包好,许朝阳见沈洛还不出去就说:“快出去呀。”
  “我给你洗。”
  “不用,我又不是动不了。”
  “不行,不给你洗我不放心。”
  许朝阳无奈了,洗就洗吧,俩大男人的。
  然而沈洛很快就后悔了。原来是想许朝阳右手不方便,他进来可以照顾他,然而看见许朝阳的身体后沈洛就觉得全身发热。他手拿泡芙打上沐浴露往许朝阳的身上擦,从修长的后颈、骨架均匀的后背、挺翘的窄臀,再到笔直的长腿,沈洛觉得眼发热口发干,他觉得擦洗这身子的手都在抖。这还只是后面,前面怎么办?正在他踌躇时就听许朝阳说:“后面干嘛擦那么久?”
  “哦。”沈洛马上转到许朝阳的前面,他想闭着眼擦,可实在没抵受住诱惑睁开了眼睛。平平的胸膛,不是女孩子那样是饱满但沈洛觉得手感好得不得了,胸前那两个粉红色小点更是让沈洛咕咚咽了一口口水,紧实的小腹,再到下面雄壮的小小阳,沈洛立刻感觉一股热流直冲大脑,冲来冲去终于自己找到突破口从鼻子流了出来。
  正好许朝阳抬头冲脸没看见沈洛的鼻血,沈洛赶忙到洗手台冲掉外面的血然后粗声粗气地说:“我先出去了。”
  等许朝阳反应过来,沈洛已经冲了出去。这孩子,要给自己洗澡的是他,这还没洗完怎么就跑了。
  等沈洛洗完澡时,看见许朝阳坐在沙发上抽烟,他知道他一定是在等自己。沈洛走过去拿过许朝阳手里的烟按灭在烟灰缸里。许朝阳没吱声,仍是坐在那没说话,但脸色平静。
  沈洛看着许朝阳吊着的右手心里很难受。
  “对不起……”沈洛将头枕在许朝阳的腿上想了好一会儿,才开口。
  “你在为哪件事道歉?”许朝阳轻笑。
  “全部。”沈洛轻轻地说。
  “知道我今天因为什么发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8 1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