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喜电子书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少妇的欲情燃烧 >

第9部分

少妇的欲情燃烧-第9部分

小说: 少妇的欲情燃烧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他在那一刻里变得特别的坚强和勇猛,干劲十足。他双臂完全地支撑着,头向前冲,就像一头凶狠的雄狮。在他的目光之下,她是那样的无助,消极地,被动地,躺着。他听到她的压抑的呻吟,在默默地承受。他感觉自己在向她施爱的同时,又是施暴;在征服的同时,又在怜悯;在得到的同时,又在献出……她一直侧着脸,不敢面对他。她的眼睛是紧闭着,脸颊的两边泛着兴奋的红云……她整个人变得那样香艳,那样滑畅,而他也变得更加有力。
    潮湿的叹息之后,赵英杰伏在了她的身上。这时的林青青抱住了他,张开了眼,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我爱你。”他说。“这是爱吗?”她幽幽地问。他答不出来。“也许这是一个错误。”她说。“为什么?”他问。“我也不知道。”她说。
    “你会恨我吗?”他问。
    “不,”她说,“这是我愿意的。”
    “我怕你不开心。”他说。
    她没有说话。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她说她要走了。看得出,她心里很慌张,也很矛盾,甚至有许多的后悔。“我是不是伤害你了?”他有些担心地问。她摇着头。一边摇头,她一边慌张地穿着衣服。她一直低着头,不看他。他想扳过她的脸,端详她,可她却坚决地低着,不肯抬起。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他不停地说。
    “我很喜欢你。”他说。
    她点着头。
    “我比你年龄大,也许不该这样对待你。”
    她不吱声。
    “我们能一直好吗?”
    她定住了,停止手里的动作,想了想,却有些茫然,“我不知道。”她说,声音小小的。
    那声音里有些伤感。
    她离开时,他感觉自己心里像空了一块。不是“得到”,而更像是“失去”。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他在心里问自己。想了好久之后,他有些明白了,——他“爱”上了她。他渴望拥有她,不要失去她。
    他爱她吗?他在心里问自己。
    他不敢回答那个字。
    那个字,实在是太沉重了。
    对年轻人来说,也许说一个“爱”字很容易。可是,对于现在人到中年的赵英杰来说,这个字的后果和分量实在是太重了。
    重得他不敢说。
    重得他不知所措。
    赵英杰在心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第四章第四章
    几场秋雨一下,天气就不一样了,变凉了。
    街上的梧桐树叶都快落光了。
    清洁工人每天都要清扫大堆大堆的树叶,扫也扫不完。车子运也运不完。更多的时候,清洁工人们就把它们扫到空地上,焚烧。逢到有雾的早晨,烟一时不能散去,和晨雾裹在一起,整个城市,都笼罩在白烟里……
    赵英杰和林青青真的就恋上了,很甜蜜。
    在心里,很幸福。
    赵英杰情绪饱满,有一种获得重生的感觉。这样的感觉,是他所从来也没有过的。他想她,常常会不由自主地想到她。想那天发生的一切。太突然了,但它发生了,发生得根本没有思想准备。最没有准备的当然还是林青青。在她离开以后,他给她打过电话。他想进一步安慰她,也想再听听她的情绪怎么样,他不放心,可是她却没有接电话。她不接,更让他不安。不安极了,忐忑得要命。一直到很晚,她才给他回了个信息,说她一直在忙,处理会议后的一些事情。听她的声音,并没有特别的异常。听不出高兴,也听不出不高兴。他想对她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之后的两三天里,赵英杰一度非常地不安。除了对漆晓军怀有深深的内疚,觉得对不起她,也对不起孩子,同时,他还有一种惧怕。他惧怕自己和林青青的这种关系,会造成不好的影响。尽管他很喜欢林青青,甚至在心底深处对她产生了一种很强烈的爱恋,但是他仍然惧怕这种关系会毁了大家。他是喜欢她的,爱她,爱到最后会怎么样呢?
    他害怕。
    他甚至想过要中断和她的那种关系。至少,他觉得不能再重复那种事了。可是,他又想念得厉害,几乎要无时无刻不想了。在他矛盾和忐忑的那几天里,他没有给林青青打电话。奇怪的是林青青也没有给他打电话。他心里忐忑极了。他不知道她会发生什么。那几天里,他真的有点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坐立难安。最后他还是忍不住,给她打了电话,问她怎么样。她的鼻音很重。他问她怎么了,她说是感冒了。
    重感冒。
    “怎么了?”
    她咳嗽着,说:“我也不知道,好些天了,一直不见好。头疼得很。”
    “你去医院了没有?”他问。
    “没去。”她说,“回来以后,单位里一大堆的事。没事的,过一阵就好了。”
    “你多喝点开水吧。”他说。
    “好的。”她应承着。
    过了一会,她问他,“你好吗?”
    赵英杰在心里一热,说:“挺好的。我一切都好。”
    “我想你。”她悄声说。
    他愣了一下,说,“我也是。”说真的,他没有想到她会主动这样说,他倒成了被动的。而事实上,他心里一直藏着一种火热。
    一切就变得暧昧含糊和复杂起来。
    很快,也就是半个月以后,他们又有了第二次的约会。
    这一次和上一次完全不同。
    他们变得“熟悉”了,不再有什么心理障碍了,没有了顾忌。
    爱情让他们变得“奋不顾身”。
    “我爱你,青青。”
    “我也爱你。”
    “我愿意永远爱你。”
    “我也愿意。”
    说不完的甜言蜜语。
    林青青一直有着疑惑,她想不通赵英杰为什么会选择她。在她眼里,赵英杰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男人。她觉得如果他找情人,应该是在圈子里找。圈内的女人一个个都很漂亮,而且又有才华。那才匹配,郎才女貌。而事实上,她并不知道,在赵英杰的眼里,她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女人,温柔、善良、不张扬。他需要的,其实正是这样的女人。他并没有想过要找情人,但是他爱上了她。
    赵英杰在她的身上发现了无穷的乐趣。他喜欢她细长的胳膊,喜欢她略显削瘦的肩膀,喜欢紧紧地搂着她,抱着她的髋部。她身上有一种淡淡的清香,不是香水,可能是一种淋浴液或者是洗发精的香味。她喜欢洗澡。她说她几乎每天都会洗一次。
    “为什么要每天洗?”赵英杰笑了,“有这样的必要么?”
    她笑了一下,没有回答。
    在赵英杰当时看来,这完全没有必要。一直到很久以后,他才明白,她为什么那样频繁地洗澡。她内心有痛,而他当时并不知道。他那天只是在她的手腕上发现了一道浅浅的月牙形的疤痕。它不大,颜色与整个手臂的颜色略显不同。要是不细心,根本就注意不到。他和她交往了那么长时间,也才第一次发现。
    “这是怎么了?”他问。
    “没什么。”
    但他当然不相信。
    他好奇。
    他注视着那个疤痕,在他看来,甚至是有些可爱,就像是在光洁的手臂上刻了一朵浅浅的小花。他低下头,去亲吻它。小心地,一下下地亲着,表现得特别柔情。他喜欢触碰她的手臂上的皮肤,光滑而细腻,凉凉的。同时,他在心里想,这个小小的疤痕一定会有故事,而且不会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故事。因为,她是一个喜欢说自己的人。她喜欢把自己的各种事情讲给他听,她自身的,以及听来的。
    正像赵英杰推测的那样,这事不一般,她不想说。
    那是她自己用刀划的。
    那是发生在一年多前。
    她用的是她丈夫的剃须刀片,血流了许多,染红了床单。但她的这一行动被她的婆婆及时发现了,送到了医院,又救活了过来。所以,她在心里觉得自己已经死过一次了,至少是心死过一次了。
    那个晚上,她哭了。他是半夜的时候被她的哭声弄醒来的。他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拧亮床头灯,扳过她的身子,才发现她满脸的泪痕。
    “你怎么啦?”他吃惊地问。
    “没什么。”她有些难为情地说。
    他当然不能相信,坚持问:“你是怎么啦?”
    “没怎么。”看到他那紧张的样子,她甚至还用手抚摸了一下他的脸,安慰说:“真的没什么。”
    “不,我要你说。告诉我,你是怎么啦?为什么不开心?”
    “不是,”她说,“跟你没关系啦。”
    他明白了,她一定是自己触到了伤心处。女人们会的,她们和男人不一样。肯定是想到自己婚姻的不如意了。女人一旦对自己婚姻不如意,就会把自己的痛苦放大。同时,也把对她好的男人的优点放大。
    她像只小猫一样地偎在他的怀里。
    两人再次深情地缠绵起来。
    赵英杰现在真的越来越喜欢林青青,觉得她特别可爱。她很性情化,比如她很容易动感情,容易哭。但她不恋哭。在她哭的时候,你劝她几句,她就能很温顺地停止。这让他很喜欢。一般的女人身上世俗的东西太多了,而她却很少。
    她身上有一些很单纯的东西。
    他被她迷住了。
    他觉得她远比漆晓军要可爱,要迷人。他和漆晓军之间已经是很淡漠了。他发现,现在他们只剩下那种“关系”了,法律上的“关系”,而不是别的什么。是义务,是责任,但没了爱。
    但赵英杰并没有忘记家庭。
    他感觉自己被严重地撕裂。
    在家里,他是妻子的丈夫,孩子的父亲。这时候,情人是要远远隐去的,不存在。而事实上那又是真实的客观存在。堵在心里,横亘在心里,非常坚硬。由此产生的那种背叛感,挥之不去。而在情人面前,他却又是没有家庭,没有妻子,没有孩子的。
    赵英杰是想断的。这算是他严重的出轨事件,在此之前,他从没有过这样的经历。面对妻子和孩子,他就想断,可一旦离开了家庭那个环境,他的内疚感就少了许多,而又格外地思念起林青青来。是的,林青青的一颦一笑,都让他觉得动心。丝丝的甜蜜,若干的温馨,她的一切,都显得与漆晓军不同。他在心里把这两个女人做过比较,毫无疑问,林青青更让他动心。然而,漆晓军的位置却又是不可动摇的。另一方面,他感觉也没法向林青青开口提出了断。做为情人,他感觉她是无可挑剔的。
    关于婚外情,赵英杰听到的和见过的太多。男女双方,各有所求。但他感觉林青青是真的好。林青青对他是付出真情的。她对他很用心,而且用的心很细。他想送她礼物,她却从不接受。她要的是一种纯粹的关系,而不附带物质或金钱需求。“只要你心里有我就行了,”她说。
    赵英杰有一次请林青青吃饭,在海悦大酒店。是一个中午。那是他们第一次光明正大地出现在公共场合。当他们坐下后,却总感觉有人在看他们。事实上他们也清楚,那完全是心理作用。可以说,那一次他们没有体会到多少浪漫和愉快。总担心有人会发现他们,分神了。“看来我们只能悄悄地好,命啊。”她笑着说。赵英杰也笑,感觉他们太小心了。打那以后,她就再不肯接受他的吃请了,说还是要注意影响,被人看到了不好。他觉得也是。不仅是他,也是她。她的丈夫好妒忌。
    林青青有一次和他见面时,脸上有一块明显的瘀痕。
    “这是怎么了?”
    她说:“没什么。”
    他不信。好端端的,脸上不应该有伤的。他相信她和她的丈夫一定发生了矛盾,而她的丈夫动了粗。看来,她真的很不幸。他为什么要动粗呢?希望不是因为发现了他们的关系。在这方面,他们一直做得很好。他从来不在下班时间打她的电话,她也不往他家里打电话,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否则,他真的要内疚了。一直到事情过后的一个多月,她才告诉他,脸上的伤,的确是她丈夫打的。事情的起因很简单,他有天晚上回家晚了,她说了他两句,他就火了,争执了,他推了她一把。她一下就摔倒了。脸磕在了冰箱上。而事后,她在床上一直哭,他却像没事一样,继续睡,连半句安慰道歉的话都没有。
    赵英杰听得心里凉凉的。在他看来,这实在是太难理解了。对一般的男人来说,林青青可以算是相当的漂亮。身材窈窕,而且面容娇好。她是那种开始看上去并不怎么引人注意,但却是越看越耐看,越看越有味的那种。尤其是细看她的那张脸,精致极了,非常的干净。她的发际线,非常清晰,眉毛也非常地整齐,就像是修过一样。脸上的皮肤也特别光洁;就像是瓷面一样。面对这样的女性,怎么能下得了手?
    “他整天就知道玩,下了班很少直接回家。不是去打牌,就是喝酒。”她说。年轻,贪玩,也是正常的,赵英杰想。同时,也是和他职业有关,大概。她的丈夫是在一家保险公司工作,收入高,挣的钱是她的两倍还多。当然,社交广,朋友多,也总还是要顾家。林青青说他男男女女的朋友非常多,挣的钱也从来不给家里。“他整个没有家庭观念的。”她说,“在他的心里,我像不存在一样。”
    林青青说,过去恋爱的时候,他是疯狂地追她。那时候她并不想理他,可是他常常骑着摩托车堵她,涎皮赖脸。有时在她上班的路上,有时则在她回家的时候。他非逼她答应,否则不依不饶。甚至,有两次追到了她的单位去。很多人都对她说,他这样追她,以后一定会对她好的。事实上,那时候她已经在谈一个男朋友,当然接触时间不长。从感情上来说,她更倾向于当时恋爱的那个小伙子。那个小伙子的条件一般,是外地人,老家在农村,大学毕业后留在这个城市。但他有事业心,上进,要强,对她也好。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他比她现在的这个丈夫要强。
    赵英杰不知道,那天中午林青青给他送东西的时候,在商场里,正好看到了她过去的男友。他变得让她不敢相认了。原来他是一个精瘦精瘦的小伙子,现在也发福了。他也早结婚了,并且有了一个男孩,三岁多一点。看得出,他过得非常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6 7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