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喜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战起1938完结+番外 >

第11部分

战起1938完结+番外-第11部分

小说: 战起1938完结+番外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獾模灿星靥癖救松偃锹榉车谋灸茏魉睿耸澄锖螅蚰群鋈凰担骸疤瘢赡芪颐魈欤鸵肟恕!
    “……恩。”秦恬没有感到意外,还有点松一口气的感觉。
    “谢谢你这么多天对我的帮助,你放心,如果我们别抓住,绝对不会说出你的,你要,要好好活着。”
    听到这样的叮嘱,秦恬忽然感觉有些愧疚,一点剩菜对自己来说没什么,可是对莉娜来说却是救命的东西,这个和自己差不多岁的女孩仅仅因为种族问题就遭到如此的无妄之灾,颠沛流离还无处伸冤,她又为什么要表现的这么冷漠,一点点的善意都可以让她好受很多。
    “你,你保重。”秦恬张张嘴,却还是只能说这么句话。
    “恩。”莉娜点点头,她犹豫了一下,张开双手上前。
    秦恬一愣,却还是微笑着,和她抱在一起。
    这个自己在这个世界见到的第一个女孩,她把自己带入这个世界,亲身示范了这场战争中最悲剧民族最深重的苦难,现在,她要离开了,去继续她的求存之旅。
                  圣诞
    第二天,经理回来告诉卡瑟琳,现在边境全是排查的秘密警察,他们一个都不会放过,宁可杀错。
    秦恬听得心惊肉跳,她不由得开始担心莉娜他们的安危。
    可是这种情况下,什么信息都收不到,她只能偶尔独自担心着。
    三天后,卡瑟琳在一个深夜匆匆来告别,紧接着就离开了,几个留学生全部离开了,这儿只剩下了秦恬和波兰人。
    几乎是一夜之间,秦恬回到了比刚穿越到这时更加孤僻的状态,她和谁都不熟,唯有萎靡的桑塔婶婶,没了卡瑟琳的陪伴,刚开始确实有些不适应,但宅女也有宅女的好处,秦恬非常耐得住寂寞,很快她就习惯了下来,她以一种近乎自闭的姿态做着她能做的一切,就像是每一个寒暑假那样,以近乎入定的精神状态工作着。
    欧洲人民似乎放下心来,德国没有再咬人,闪击战初期英法宣战的声音似乎只是个幻觉,秦恬忽然想起那时候断断续续的广播中,听到英国对德宣战而法国也即将宣战时,周围波兰人欢欣鼓舞的样子,他们说着波兰不再孤独了,波兰有救了。
    可最终没有人来救波兰,一切都按照历史的轨迹忠诚的运行着,秦恬知道了自己到底有多渺小,蝴蝶扇一下翅膀还能引起一场风暴,可她连这儿的一只蝴蝶都不如。
    而同时她也知道了一点,德国现在还没有和意大利以及日本成为同盟,她只知道这三个国家结成同盟国,却不知道什么时候结的盟,那当初她遇到奥古斯汀的时候慌什么呀,真是太傻了,好好一姐们估计就要被当做小白兔了。
    但是对于不清楚二战历史,秦恬并不感到特别后悔,她已经深切的知道了知道太多的坏处,怕这个怕那个,各种害怕各种预知,即使对于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都能让她想起不好的事情。
    现在的秦恬,需要一个人走上街头去置办重要调料,她现如今也算是资历较深的老员工了,又因长相和语言问题较为安全,经理便让她主要担任采买,其实商店早就有了主要的供应渠道,但是对于德国人特别要求的一些菜,还是需要另外开销。
    秦恬走在路上,看着手里的采购单。
    虽然只是清晨,但是她忽然觉得,今天的华沙街头,似乎有点不一样的气息,人们的脸上多了点笑容,耳边孩子的笑声也多了起来,成群的孩子相互追逐着跑来跑去,一个水果商扔给他们几个苹果,他们欢叫着接过,没有得到的则委屈的掉眼泪,水果商无奈的一一补上,被身边胖胖的妻子拍打了几下,水果商憨憨的笑。
    路上的行人行动也不再匆忙,他们经常会在一个摊位或者一个商店里流连,出来时怀里抱着一个个纸袋,喜气洋洋。
    天气干冷干冷的,寒风凛冽,秦恬被冻得一阵阵发抖,但还是被感染的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今天对于波兰人来说,说不定是个重要的日子吧。
    一队德国兵踏着响亮的鹅步从后面走上来,秦恬连忙低头侧身避让——这是华沙平民必须做的,很多沿途的行人都脱帽避让,德国士兵就像摩西分海一样的在人群中开出一条大道,趾高气昂的走了过去。
    秦恬微微叹气,还来不及感叹,就听到有一个人用德语大吼:“喂!你!犹太猪,你的标志呢?!”
    街上一片寂静,没有被叫到的行人纷纷走避,秦恬退后两步,忽然感觉被拽了一下,身后有一个人把她拽进了店里。
    是个波兰小伙,他围着围兜,双手满是面包屑,竖起食指朝秦恬点点头,然后指着玻璃窗外。
    秦恬心领神会,和周围的店里的人一样,透过橱窗看着。
    德国士兵拦住了一个老者,他手里拿着一袋土豆,穿得很整洁,高耸的鼻梁显示他就是一个犹太人,他非常从容的把帽子按在胸前鞠躬道:“长官,我出门换了一身衣服,大卫之星忘了挂了。”
    “胸前的忘了,臂章难道也会忘了套?!”士兵大吼,猛的掏出枪来,“见你的上帝去吧犹太猪!”说罢,拉开了保险栓。
    寂静的街道中,这咔哒一声尤其突兀。
    秦恬睁大眼,猛的用手捂住嘴,她怕自己尖叫出来,竟然是真的,竟然真的能当街就为这么一个理由杀犹太人!
    眼看那士兵就要扣动扳机,他身后另一个士兵拦住了他,劝道:“哦汉斯,今天不可以,你忘了是什么日子吗?”
    那个士兵顿了顿,咒骂一声收起了枪:“算你好运,快滚!别再让我看到你违反命令!”
    犹太老人缓缓抬头,他的眼眶有点红,还带着强烈的恐惧和不知所措,他连连点头道:“是,是长官,我会记住的。”
    “滚!”
    老人连忙转身离开,他快速的走在人行道上,脚步有些踉跄。
    “喂!”又有一个士兵叫住了他。
    秦恬几乎能感同身受老人的绝望和害怕,他转身恭敬道:“长官,有什么吩咐吗?”
    “犹太人不准走人行道!”
    老人沉默半晌,又微微鞠躬,走下人行道,踏着水沟离开,一直到转过街角,消失了身影。
    德国兵戏耍了一番,似乎心情不错,相互开着玩笑离开了。
    街上一时半会,还没有人出来。
    “呼!”波兰小伙松了口气,“我们是不是该感谢他们没有在今天当街杀人?”
    “今天,很特别吗?”秦恬微微疑惑,她没有看日历的习惯也不爱算日子,所以丝毫不知道有什么特殊的。
    波兰小伙愣了下,看了半晌秦恬的样子才笑道:“我亲爱而美丽的东方姑娘,难道你不知道西方人有圣诞节这么一个伟大的节日吗?”
    “哦!圣诞!”秦恬恍然大悟。
    等秦恬回去时,看着厨房中忙碌的众人,她张张嘴,还是没有把今天的所见说出来,大过年的,让一切不顺心□去吧!
    此时正值清晨,经理已经早早的就位,除了客房服务的人,其他人都被拉去布置宴会厅,数遍华沙也找不到比艾森豪芬更适合举行圣诞晚宴的地方了,今晚绝对会有很多德国高层人物来。
    为了某些“羞羞”的事情,他们还必须彻底打扫每一个房间。
    圣诞树,挂星星,挂彩灯还有彩条,舞台上和门边是一直没撤下去的德国旗帜,秦恬搬凳子的时候恍然觉得,自己此时工作的地方,多么像中国抗战时期的上海著名娱乐场所“大上海”。
    等到经理终于审核通过所有工作时已经快傍晚了,几个员工几乎要累瘫在地上,秦恬大清早的就跑出去惊魂了一把回来,接着就跟陀螺似的四面乱转,她客房也整理了大厅也帮着布置了,甚至还在厨房削了好几个土豆,此时她躲在厨房靠着一堆土豆,手指都不想动一下。
    “恬,快点,经理要喊你晚上也坚持呢!”
    “晚上不是用一群德国后勤兵吗?”秦恬愣神,近期刺杀事件很多,出现在华沙的德国人等级也越来越高,为了安全起见,这样的宴会基本不让外人插手,很多德国小帅哥就这么穿上侍者的衣服,时常在大型宴会里端端盘子,和长官混个脸熟。
    “但你得在宴会厅外等着,随时听那些后勤兵的吩咐,他们只负责在宴会厅里端盘子,去厨房要什么东西还得你来跑腿。”传话的人坏笑道。
    想到厨房离着宴会厅那么老长一段路,秦恬想死的心都有了,她哀求:“亨利亨利!求求你帮帮我吧!我实在走不动了。”
    “恩……”亨利低头作思考状,“可以啊,不过有一个要求。”
    “说。”
    “我帮你忙,你告诉我安妮的一切。”
    “安妮?”秦恬又是愣神又是恍然,“原来如此,可是……我跟安妮不熟啊。”安妮是三楼客房服务,和亨利同时期进的酒店,两人当初入门都是秦恬带的,只是秦恬一直都不怎么热络,所以两人关系还比较好,“你跟她熟你怎么不问。”
    “有些事,问了就太明显了嘛!”说到这,亨利的脸上还飘起了红云。
    “晕死,服了你了,好吧,我试试。”就算没有交换,如果亨利这么要求,秦恬还是会无偿帮助的,亨利和安妮都是好少年,两人如果在一起了,她也乐意看到。
    由于亨利不怎么懂德语,秦恬还是得站在门外守着,一有吩咐她就转身告诉亨利,让亨利跑厨房。
    新进的服务生中并不是没有懂德语的,而是经理用惯了秦恬,也欣赏她小心沉稳,所以这种重要时刻,还是坚持让秦恬上阵,一向不被关注的秦恬被这么屡次委以重任,早已经习惯,所以当军官一个个进来时,她还能非常从容的问好。
    军官有的一个个来,有时候就刷的来一群,刚刚有一波进去,眼看没人,秦恬就转头和旁边的亨利开起了玩笑,她也是女孩子,也有八卦之心,看亨利那么猴急的追安妮,她倒是很好奇两人怎么擦出火花的。
    亨利是个害羞的男孩,谈条件的时候很利落,被问到关键问题就哼哼唧唧的半天吭不出声,秦恬越逗越觉得好玩,越笑越像怪阿姨,把亨利小正太欺负的脸蛋通红。
    就在这时,一个带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秦小姐,又见面了。”
    “吓!”秦恬睁大眼往身边看,又看看静止不动的玻璃门,很想质问这哥们难道是穿墙飘进来的?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再看亨利虽然反应极快的一脸正经,可那样子,显然也是吓得不轻,她定定神,低头道:“奥古斯汀长官,新年快乐,很高兴再次见到您。”
    “我不觉得你表现的很高兴啊。”奥古斯汀歪头看看秦恬,“恩,你过圣诞节吗?”
    秦恬被这问题难到了,过不过这不都在过吗,她只能回答:“过的。”
    “哦?这就是你心里的新年标志了?”
    于是秦恬立刻明白了,这中国通又想问中国呢!她只能顺杆爬:“那不是,我们中国的新年不是今天。”
    “那是什么时候。”
    “额……”秦恬被难倒了,她说正月初一,可是这鬼地方哪有农历本啊,百度也行啊!她只能摇摇头,“以前都是父母说过年了我们就过年,我也不知道今年具体是哪天。”
    “哦,这样么。”他微微沉吟,忽然抬头,“话说,秦小姐,你答应我的中国菜呢?”
    “……”秦恬心里的小人在打滚哭嚎,来真的啊这是来真的啊!
    “我想,今天厨房的材料肯定很齐全吧。”
    “……”
    “霍恩,你在这儿顶替秦小姐一下,我想这位先生应该也能帮助你。”奥古斯汀对身后的人说,秦恬这才发现他身后还站了一个斜戴船形帽的帅气小伙,他应了一声就站到秦恬身边,秦恬心惊胆战,看这童鞋肩上的条条杠杠也不是个小鱼小虾,给自己在这儿传话行不行啊。
    “别担心,霍恩是我的副官,经常因为我的原因担任各种职位,他已经习惯了。”
    这年头上尉多能有副官了?秦恬满心疑惑,却也看不懂奥古斯汀的军衔,只能认命的往厨房走去。
    路上她还不放心,打着预防针:“那个,长官,我做菜真不好吃,平时都是爸爸妈妈做。”
    “没事。”他走的很轻快,“盐和毒药总分得清吧。”
    “……”秦恬垂死挣扎,她觉得带一个德国军官进厨房,大厨要是一个失手,做出的菜就不好吃,菜不好吃,宴会厅的军官就会集体发狂,他们发狂,艾森豪芬绝对死一片人……为了不制造圣诞节惊魂夜,她决定拼了,“长官,或许您可以先和您的同僚过圣诞节,我做好了,来通知您,行吗?“
    “你不让我进厨房?”妖孽瞬间抓住要点,“我长得很吓人?”
    “您的服装,额,会有一定威慑效果。”
    “那倒不错。”他笑,“这样可以迫使你不再拖拖拉拉。”
    “……”秦恬知道,自己又被威胁了,她只能埋头走。
                  陪酒
    秦恬没本事烧什么名菜。
    她在厨房里转了一圈又一圈,最后认命的砸个鸡蛋做了份番茄炒蛋,别怪她没新意,她实在不敢挑战中西差异。
    其实她的番茄炒蛋还是很有些特色的,用了她爸教的方法,比别的番茄炒蛋多用了醋和生姜什么的,烧的顺序也掉了个个,最后才撒了两碗搅匀的蛋进去炒了炒,烧出来东西也就比羹汤凝实了那么一点,酸酸的,糊糊的,香香的。
    以至于当菜端到奥古斯汀面前时,他盯着菜,沉默了长达半分钟,最后放下手里握了很久的筷子,拿起勺子,直接就吃了一口。
    秦恬盯着他的表情,感觉他似乎挺郁闷。
    不会呀,发挥很超长,烧的很好啊!她特地尝过的。
    她可不会犯那些小说里面小白女主的错误,烧个菜出来自己都不知道什么味道就端给人家吃,都不知道那些女人怎么想的……
    奥古斯汀很优雅的吃了两口,拿出餐巾微微叹口气:“非常让人感动的味道,原来对于蛋和番茄的关系,你们有这不一样的认识。”
    “嘿嘿。”秦恬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哂笑。
    “听说你们吃米饭?”
    “……恩,是的。”
    “这么大的饮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17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