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喜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战起1938完结+番外 >

第16部分

战起1938完结+番外-第16部分

小说: 战起1938完结+番外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吃完了食物,她感到一阵疲倦,再次陷入昏睡。
    第二天晚上继续工作,经理没接受别人的建议让她再休息,而是坚持让她回到岗位。
    秦恬本来还有些不情愿,可是当她忙碌了一会,轻松的拿着手帕擦着脖子上的热汗时,忽然发现她的郁卒减轻了不少。
    忙碌,果然是忘掉烦恼的好东西。
    而工作后,回到房间,早就累得根本无暇多想,一头栽倒在床上,睡得沉沉的。
    几天过后,虽然偶尔想起卡瑟琳还有点难过,可是基本上精神是恢复过来了。
    不知不觉间,距离圣诞节已经过去了两个月,二月的波兰虽然还寒冷,可是天气却已经渐渐的不那么阴霾。
    波兰的局势渐渐稳定下来,或者说,人类漫长的心理缓冲期终于过了,开始习惯于这样的生活,这样的环境和气氛。
    秦恬很奇怪,不是二战吗,德国什么时候才进攻法国?什么时候给她个准信啊?好让她心里有个底,德国一直在波兰这旮旯横冲直撞,似乎抓犹太人就成了唯一的使命,感觉再不开战,就连她都要相信德国的战争路就到此为止了!
    而此时,接着发生的事情让她无暇多想了。
    大清早的,她收到一封信。
    据送信过来的员工说,这份信是包在一块石头外掉在后院的,估计是被人扔进来的,信上写了给秦恬,他就直接拿来了。
    秦恬看这原封不动包着石头的信,呆了半晌,才道谢接过,等人走后,才打开信。
    看完信,她只能叹口气。
    莉娜最终没有逃出去,她被抓进了犹太人隔离区,这是一封求救信。
    德国政府发布通告,犹太人必须在四零年十月三十一日之前全部进入隔离区,却没想到现在已经陆陆续续有人进去了,而莉娜,想到她之前企图逃跑的行为,估计是被抓进去关起来的,没有死真是万幸。
    可是信中,莉娜她说,她已经生不如死了。
    饥饿,物资的贫瘠,寒冷,毫无准备的关押和艰难的生活,每一天都有看守的威胁,每天都会有新的同胞的尸体。
    “恬,你无法相信,我在到了这地狱后,甚至都不知道该到哪找吃的,我们十个人,只有两百兹罗提,而即使是一块牛奶糖,也要二十兹罗提。”
    “就在给你写信的时间,又一个同伴饿昏了,昨天我们吃掉了最后一点土豆,那不能叫土豆,只能叫土豆末,我恨土豆,来到波兰后,除了你给的那些剩菜,我的主食一直都是土豆土豆土豆……”
    “那群该下地狱的人放出命令,私下帮助犹太人的波兰人一律逮捕,我们无法信任那些才认识几个月的波兰人……”
    “恬,你已经帮了我们很多,可是眼看着这些同伴一个一个离开,我真的走投无路了,恬,如果可以,请你扔进来一些吃的,还有药……”
    “知道贝鲁街吗?那儿从萨萨玩具店门口的开始数,第七个路灯那儿,明晚六点,看守换班的时候,我会在墙里等你,你到的时候,学两声布谷鸟的叫声,我会回三声给你。”
    “爱你感激你的莉娜。”
    秦恬放下信,她相信莉娜所说的都属实,她看过很多这个题材的电影,甚至莉娜遇到的可能比电影里的还要恐怖,但是,莉娜遇到的人,却不一定有电影里那些慷慨无畏的波兰人那般勇敢。
    这事肯定不敢跟别人说的,只能她自己一个人去。
    贝鲁街她知道……
    要她一人,拿着一个装着食物的布包,在夜色中piapia的往犹太隔离区跑,还进入那条窄窄的被围墙切得只有一半的贝鲁街,想办法把一包东西扔过那高高的围墙……
    更恐怖的是,莉娜约的是晚上六点,但是六点,是宵禁的时间,也就是说,她要在宵禁前等在那儿,然后在宵禁后大老远的跑回去。
    想到这些,宅女秦恬表示压力已经大到了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莉娜的明晚六点,就是今晚了。
    秦恬看看时间,这才早上五点,她决定先去工作,慢慢的烦恼。
    虽然她尽量不要显得很有心事,可是显然她不是个合格的演员,下午的时候,经理拍拍她的肩膀:“我亲爱的恬,你昨晚梦见恶魔了?”
    “啊?”秦恬愣了一下,连连摇头,“不不不……没,没有……”
    “那为什么你的脸色这么差?”经理想了想,“在这酒店,没人敢欺负你吧。”
    “没没,没人欺负我。”
    “都结巴了,我们伶牙俐齿的恬,如果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说出来,或者顺着本心,或许会好点。”经理往秦恬手里塞了样硬硬的东西,微笑道,“开心点,你可是我最得力的员工。”
    说罢他转身,忽然张开双手咏叹调似的说道:“谁能想到呢!现在波兰顶级酒店艾森豪芬最能干的工作人员是一个甜美的中国小姑娘!”
    秦恬笑了起来,看着经理胖胖的身子走远,摊开手,是一颗牛奶糖。
    “我们十个人,只有两百兹罗提,而即使是一块牛奶糖,也要二十兹罗提。”
    信上的那句话猛然窜入她的脑海,秦恬笑不下去了,她剥开糖纸,端详了一会黄褐色的糖块,然后含入嘴中。
    那是最纯正的欧洲牛奶糖,淡淡的甜味后是浓浓的奶香,远比后来那些充斥着糖精和添加剂的垃圾食品美味。
    吹着牛奶糖,秦恬忽然觉得,似乎困扰她一个上午的烦恼,根本不应该存在。
    她已经到了这个时代,有这个时代的人没有的知识,却不能因此没有这个时代的人的勇气。
    畏畏缩缩的,上天要她何来?
    下午秦恬在厨房搜罗了很多剩菜,中午来进餐的人很多,来这儿发战争财的商人是主要客源,有些人只顾着谈生意而只吃了一两口,而酒店绝对不会把这些食物回收利用,于是她得以搜罗了满满一整布包的食物,又问前来帮工的桑塔婶婶要了一点常备药品。
    等到一切都准备好时,一看时间,已经五点多,她匆忙的交代了一声,带着不包急急的离开。
    此时还没有宵禁,路上都是匆匆回家的波兰人,还有若干还没有住进犹太隔离区的犹太人,此时隔离区还没有封上,就是为了分批安置,不久,街上就会只剩下波兰人了。
    虽然只有少数同路的,但是秦恬依然算是逆流而上,显得很是显眼,路上有好几个德国士兵的头是随着她转过去的。
    她紧张的要死,却也无可奈何,只能专拣小巷子走,努力靠近犹太隔离区。
    波兰偏北,又是深冬,天色已暗,近六点时,早已暮色沉沉,是一天最压抑的时候,秦恬总算远远的看到了贝鲁街街口的那家玩具店,华沙并不算大,萨萨玩具店还算有名,它的店主是一个犹太人,自然,现在已经不在那了,德军不会在砌墙的时候放任一个犹太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还卖玩具的。
    路灯适时的亮起,秦恬不明白为什么宵禁还要亮路灯,巡逻兵的手电筒不够用吗?
    她数着路灯,走到第七个路灯的位置,在墙下站定,深吸口气,压低声音道:“布谷?布谷?”
    墙那边沉寂了一会,回了三声:“布谷,布谷,布谷!”
    秦恬一喜,她看看四周,阴阴暗暗的,似乎没人,于是甩甩手臂,猛的把布包往上甩去。
    布包垂直的上升,又垂直的落下,只是高出了墙一点点。
    落下的布包差点砸断秦恬的鼻子,她不禁有些后悔,早知道先不带那么多,里面甚至还有一个用木盒装着的酒,碎纸裹着不容易碎。
    第一次扔就体会到这布包的重量了,秦恬看着高高的墙,心下有些惴惴,周围寒风呼呼的刮着,她更感觉虚弱了,只能咬咬牙,改换了战略,又扔了一次。
    这次布包干脆的撞在墙上,发出沉闷的砰声,即使没有听到瓶子的碎裂声,秦恬还是心痛的要死——那好不容易保存下来的只被咬了一口的焗蘑菇派是保不住了……
    那头等了一会,传来一声:“布谷?”疑问和惶急一览无余。
    秦恬咬紧牙关,决定豁出去了,拼力一搏!她高举布包,神似董存瑞,想象着当年中考体育投实心球的现场,准备和高墙来个世纪决战!
    正当她准备扔出去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带着笑意:“我说,需要帮忙吗?”
    秦恬全身一僵,然后往后一仰险些摔倒,好不容易稳住,却在转身看到来人时更加站不住……虽然看不清脸,但是看身形辨声音,是奥古斯汀无疑了。
    秦恬心里内牛满面,莉娜,不是我要饿死你,是天要亡你,我真没办法了。
    她傻乎乎的抱着布包,脑中一片空白。
    这已经是第N次她当着他的面挑战德国的禁令帮助德国的敌人,可是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她……她也不是被逼的。
    好吧,枪子儿,凌虐……更猛烈些吧……
    她平静的抱着布包,看着他。
    奥古斯汀上前两步,她终于看清了他的表情,淡淡的,嘴角还是习惯性翘起,然后,他伸手,在秦恬还来不及缩手的时候,拿过了她的布包,退后两步,手一甩,布包潇洒的飞跃高墙。
    那头传来奔跑声,然后三声快速的布谷布谷布谷后,就再没声响。
    秦恬深吸一口气,她盯着奥古斯汀,知道该轮到自己了。
    奥古斯汀拍拍手,整了整领口,双手背在身后道:“扔得还行吧?”
    秦恬一呆,傻傻的点点头。
    “证明练手榴弹还是有实用价值的。”
    “……呵呵。”干笑。
    “宵禁了。”
    “……恩。”
    “那么,我能否有这个荣幸,再次送您回去?”
    “啊?”秦恬条件反射的质疑了一下,然后立刻点头,“好,啊不,这,这是我的荣幸。”
    奥古斯汀抬抬手,秦恬胆战心惊的往前走去。
    “秦恬,我可以叫你秦恬吗?”
    “恩。”
    “墙里面的,是你朋友吗?”
    “……是,他们一家,在德国照顾过我。”
    “是这样,那确实值得帮助。”奥古斯汀点点头,“但是你这样太危险了,这次是我,下次就不一定了。”
    秦恬忽然警觉起来,左右看着:“你,您,不会是一个人吧?”
    “哦,昨天有报告说隔离区有人出逃,今天加强了警戒……当然不会只有我一人。”
    “啊?那,那……”
    “但是我把他们都派到别处去了。”
    “为,为什么?”
    “因为我看到,跑来的是你啊。”
    秦恬有些反应不过来,这听着好暧昧,相当的暧昧。
    对于一个没有任何恋爱经验被人怀疑情商为零的人来说,这种话是有攻击力的,不是把情窦刺激开,而是把她吓得缩起来。
    她是个传统的人,相信门当户对,对一见钟情抱有质疑,也知道要吸引一个人必须有自己的人格魅力,可是到目前,任何一点,都不符合此刻的场景。
    她只能把这句话当成耳边风……耳边风……吹过去吧……
    “不管你相不相信,只要我在,只要不是迫不得已,我都不会伤害你,也不会让别人伤害你,任何人。”
    秦恬低下头。
    如此直白露骨,完全不需要担心被当做自作多情了,干脆问吧:“我能知道原因吗?”没等奥古斯汀开口,她紧接着道,“别又拿中国做借口!”
    奥古斯汀有史以来第一次被噎住,半晌才道:“为什么不能是中国的原因?”
    秦恬摇摇头,她完全放开了,快速道:“因为我知道中国现在最大的魅力所在顶多是历史文化什么的,这些绝对不至于让你对中国人也爱屋及乌,而且,你们和日本……关系密切,可我们,中国人,却是日本的敌人……”
    “秦恬,你对现状还是很清楚的嘛。”奥古斯汀意味深长,“现在波兰还有有关中国的新闻渠道?”
    “……”秦恬不知道该怎么说,干脆闭嘴。
    “无论你知道什么,无论你怎么想。”奥古斯汀背着手微笑着往前看,“我给你的,你就收着,无需有任何负担,我……不求任何回报。”
    这些话无形中,在秦恬身后形成了一座坚实的靠山。
    但是这个靠山,似乎有飞来峰的趋势,正一点一点把秦恬压的几欲窒息。
    她倍加惶恐。
                  受伤
    第二天晚上,秦恬惴惴不安的考虑了很久,终究没胆子把已经整理好的布包带出去,昨晚豁出去的一搏已经拼掉了她几乎所有的勇气,再加上奥古斯汀少校同志的无形的压迫,她不可能再顶风作案。
    想着自己第一天扔了那么多吃的过去,应该不至于饿死,秦恬纠结了半晌,还是决定今晚缓一缓,等风头过去了再说。
    再加上在路过餐厅时,还看到了奥古斯汀正在那和几个军官谈笑风生,她几乎可以肯定自己被盯上了。
    秦恬心惊胆战,缩在客房部的柜台那儿,等着酒店打烊。
    一对对青年的中年的男女说着笑上来下去,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她。
    秦恬正昏昏欲睡时,有个阴影忽然笼罩了她:“哟,原来你躲在这。”
    秦恬猛的抬头,刷的站起来,结巴道:“长,长官!”shit!怎么到这来啦?!
    奥古斯汀看看四周,微笑:“环境不错,很安静,也挺暖和,好工作。”
    “……是的,谢谢。”秦恬微微鞠躬。
    奥古斯汀盯了她一会,忽然道:“快六点了。”
    秦恬心里一跳,假装看看表,点头:“是的,快宵禁了。”
    “今天怎么没有……”
    秦恬不说话。
    “怕了?”
    老实的点头:“恩。”
    “呵,你还真老实。”奥古斯汀左右看看,忽然伸手,“给我。”
    “什么?”
    他挑眉,忽然走到秦恬身边,歪头往下看看,一弯腰,拿出一个鼓鼓囊囊的布包:“这个?”
    秦恬瞪大了眼睛,半晌才反应过来扑上去:“别!”
    “别什么?”他举高了包裹,秦恬根本够不到,她也不敢跳起来,唯恐一个大盖帽后没夺到包裹反而拍在奥古斯汀脑袋上。
    秦恬懊丧的垂下手,哀求:“长官,我求求你,别玩我了。”
    “我帮你扔这个,是玩你吗?”
    “您不需要这样,真的,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17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