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喜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战起1938完结+番外 >

第21部分

战起1938完结+番外-第21部分

小说: 战起1938完结+番外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秦恬嚼着面包僵在那里,隐约看到厨房里奥古斯汀忙忙碌碌,渐渐有土豆的香气飘出来,还有火苗噼里啪啦的声音。
    怎么感觉这么诡异,好像两夫妻……
    这感觉太蛋疼了,虽然对方很帅,但是立场完全不对,她根本就不该和这群人扯上关系!
    她迟疑了一会,走进厨房,扭扭捏捏:“额,有什么要帮忙的吗?”
    奥古斯汀正在切着胡萝卜,一刀一刀的,技术相当精湛,他头也不抬:“如果到时候你能夸赞我一下的话,我就很感激了。”
    “别,我不挑食。”秦恬左右看看,她虽然在艾森豪芬里干过,也在厨房帮过忙,但仅限于削土豆和挑拣菜叶什么的,西方人烧菜的方式就不怎么看的懂了,虽然道理差不多,但毕竟不知道他们是在以什么思维准备放菜和调料的顺序。
    所以她也不知道奥古斯汀要烧什么东西,只能束手无策的在一边呆着,半晌才没话找话道:“那个,我不是故意占你住的地方的,如果可以……能不能……”
    “我知道,海因茨跟我说过。”奥古斯汀手下不停,把胡萝卜丝也放进锅里,“他说你很满意这儿,我感到很荣幸。”
    “……”秦恬能说不,我一点都不满意吗……她搜罗了一下词汇,“但是,毕竟我不能老住在这,或许您可以帮我找个便宜的旅馆,等我找到工作了……”
    “那还不如你留在华沙呢。”奥古斯汀点了火,开始准备调料。
    秦恬心里咯噔一声,不知道是喜是忧,果然,这是要把自己给送回去么,她想想这样也好,于是点头:“这样也不错……”
    “所以恬,既然把你带到这,就该照顾好你,我知道你想独立,但是在这个时节,有人照顾是最好的,更何况你在这儿无亲无故。”
    跟你也无亲无故啊……
    “或许等战争结束了,我还能带你四处玩玩,我很想去中国看看,长城,故宫……”
    又到中国了,不知怎么的,现在秦恬一听奥古斯汀提到中国就会有一种恐惧感。
    她总觉得奥古斯汀是在试探什么,或者是有什么别的意图,因为他的语气明明就不那么像是仰慕相或者向往!倒像是叙旧,或者回忆,相对于一个仰慕者,他的情绪实在是过于平淡了!语气甚至还透着一种名为惆怅和怀念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诡异,明明该怅然的是她好不好?为什么来个德国人比她还怅然?!他怅然个毛啊!中国跟他有神马关系啊!
    秦恬正想着怎么转换这话题,又有敲门声了,还有海因茨的叫声:“你们在里面干嘛呢!”
    不等秦恬转身,奥古斯汀擦着手就出去开了门,海因茨走进来探看,砸吧嘴:“我以为会看见某些特别的画面。”
    奥古斯汀拿过海因茨手里的红酒和纸袋,笑道:“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中国女孩都很含蓄,别吓到她。”
    “我怎么觉得,这个中国女孩根本就是吓大的呀。”海因茨piaji的坐在桌边优哉游哉,朝秦恬不怀好意的抬抬下巴。
    秦恬僵硬的笑笑,她实在不想搭理那家伙。
    奥古斯汀做的食物也差不多好了,他端了两盘出来,是土豆炖蘑菇,还有几根芝士熏肉肠,东西简单,量却不少,还有一大碗沙拉。
    秦恬帮忙放放盘子,这活她熟。
    三人就这么诡异的坐在一桌了,海因茨在三个杯中倒满红酒,举杯道:“为了战争。”
    奥古斯汀无奈的摇摇头,举杯道:“为了生存。”
    秦恬奇怪的看看奥古斯汀,想了半晌,也举杯道:“为历史。”
    “……”两道奇怪的目光。
    饭后,秦恬自动的收拾盘子去洗,海因茨和奥古斯汀在客厅里聊天,他们倒完全不避讳秦恬,她隐约听到几个德国政界名人的字眼,又听到几个将军的名字,还有比利时,法国什么的,心里又产生怪异的感觉。
    对于德国对法国开战,这不需要怀疑,德国总是拿法国的马其诺防线没办法,于是二战的时候来了个出其不意,攻占比利时等国,绕过马其诺防线直到法国本土,打了法国有个措手不及。
    这很有名,大致研究过的人都知道,但恐怕这时候,法国也只是多安排了几个哨兵在马其诺防线附近巡逻,完全没想到德国会从旁边打进来。
    秦恬知道这一点是因为看过历史,可此战役之所以出其不意多半是因为一开始是完全秘密的,别人都不知道,就连德国等级低一点的军官士兵都不会知道这个战略。
    她这时候才发现自己手握着金钥匙。
    如果法国早知道德国的战略,如果美国早知道日本的偷袭,如果德国早知道敦刻尔克大撤退和诺曼底登陆……
    她不敢想象这世界会怎么样。
    不禁庆幸,现在看来,似乎只有她一个穿越的,否则来个有野心的有地位的,世界岂不是要天翻地覆?
    “恬?”奥古斯汀突然叫她。
    “什么事?”
    “你,想过去巴黎找父母吗?”
    “……什么?”德国不是对法国开战吗?还要自己去法国?!
    想到这个问题,秦恬又觉得某怪异的感觉升起。
    “咳,最近秘密警察盯得紧,你在这,也不是很安全。”
    “……”秦恬很纠结,一个平民是不该知道德国会打巴黎的,她不去吧,没有理由,去吧,这不是把自己往火坑里送吗?
    而奥古斯汀身后,海因茨脸色也不是很好。
    沉默半晌,最后还是海因茨打破了僵硬的气氛:“奥古!你就是个混蛋!”
    奥古斯汀理也不理海因茨,温和而坚定的看着秦恬。
    “我不同意她去法国,这个忙我不会帮!”
    奥古斯汀摇摇头:“那好,我只要求你帮第一个忙好了。”
    海因茨眯起眼:“我现在就派人把秦恬送回波兰,以后类似话题别再跟我提起!”
    “海因茨,你还想任性到什么时候?”奥古斯汀终于回头,语气严厉,“我在华沙的时候怎么做的你也不是没看到,我希望她安全,不要被那些警察盯上!而你看现在,她住在了这儿,一个单身军官的公寓,还吃配给的食物,你这样,把她放在什么位置上?”
    “你要是负起责任来,她的位置还有什么好争议的?”
    “可是!”奥古斯汀忽然双手撑在桌上,他似乎有些痛苦,“这场战争的前途黑暗,我不敢,也不能给她任何许诺!”
    “等等……”秦恬瑟瑟的举起手,提问状,“你们说的,是我吗?”
    两人都看着她。
    “如果我没有自作多情的话,你们好像是在说我没错。”
    “……”
    “那么,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
    “我们来理清一下吧,其实我混乱了很久了。”秦恬终于鼓起勇气,她已经被诡异的情景搞得没有力气害怕了,“首先,奥古斯汀长官表示对中国很感兴趣,从而和我很聊得来,还帮我的忙,海因茨长官您和奥古斯汀长官从小交好,因为他难得和一个女性走的这么近,而同时你希望他的感情生活能够快乐,于是这样那样的,就顺带把我带到了柏林……”
    “接着,重点来了,其实奥古斯汀长官根本没有别的想法,当然,我也没有……当然,我不是在责怪海因茨长官您,而是在说,这是个美好的误会,你们不需要再争,既然一切已经发生,那么就往最好的方向去好了……那个,我想问下,我的家人,还好吧?”
    两人诡异的看了秦恬一会,海因茨道:“没有任何资料显示他们不好,至少你家的餐馆还一直在营业。”
    又一条消息,她家开餐馆的……秦恬松了口气,她定了定心神,不知为什么,想到巴黎,她总有种奇怪的感觉,似乎那儿并不会危险,她考虑了一下,道:“那么,就让我去巴黎吧。”
    奥古斯汀也松了口气的样子,海因茨皱眉:“秦恬,我记得我跟你说过,奥古前两天是去干吗。”
    不就是去马其诺防线那儿佯攻吗,这点小判断力我还是有的,秦恬暗道,她见奥古斯汀丝毫没有类似愧疚什么的表现,于是道:“既然他让我去,那我就相信他喽,反正,既然那儿都危险,不如待在亲人身边。”
    没等海因茨又有意见,奥古斯汀抢先拍板:“我后天就要回前线了,明天晚上安排你去法国。”
    “好的,谢谢。”
    海因茨看看奥古斯汀又看看秦恬,哼了一声喝起了红酒,冷道:“两个疯子。”
    你才是最大那个疯子!
    海因茨走后,奥古斯汀非常自觉的在沙发上铺起了床,秦恬整理着自己那一点点行李。
    “恬,我知道你很疑惑。”
    “恩?”
    “你这么聪明,肯定知道,我们即将攻打法国,可是我依然坚持把你送到巴黎……”
    “哦,这没什么,应该的。”秦恬若无其事,“到时候我就算留在这,也会全身不舒服,不如回去。”
    “你必须相信我,我不会害你。”奥古斯汀顿了顿,半晌才道,“巴黎,很安全。”
    “恩?”秦恬记得法国是被德国完全占领了吧,怎么还很安全呢。
    可是奥古斯汀似乎不欲多说了,只是交代道:“希望明早不会把你吵醒,下午要带你去个地方,你可以一直睡到中午。”
    ……他怎么知道自己的懒虫体质的……秦恬觉得自己一直表现的很勤劳……
    晚上,秦恬躺在床上,想想自己短暂的两天,真是空乏的可以,接下来还要去法国,法国……
    法国,除了诺曼底,好像真有这么一件不大不小的事,老师提到过。
    提到过……
    “啊!”秦恬忽然叫了一声,弹坐起来,她想起来了!
    “怎么了?”不愧是军人,奥古斯汀迅速反应,敲敲房间门,“恬,你还好吗?”
    “没,没没,没什么……”
    “好,如果有什么事,就和我说,我就在外面。”
    “……恩。”秦恬忍不住冷汗流下来,她想到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却同时发现自己面临一件更加匪夷所思的事情。
    巴黎,不设防!
    巴黎!没有设防!
    它是二战时期保存最完好的首都!巴黎!兵临城下,但是没有设防!
    这就是为什么,她对去巴黎没有那么抵触,这就是为什么,她总有怪怪的感觉,这就是为什么,她总是觉得在巴黎的父母不需要担心,因为在后世都没听说巴黎有遭到过蹂躏!
    那么,奥古斯汀呢?!
    前有华沙满目疮痍,后有伦敦与柏林相互空炸,纳粹的战争风格从来就不曾温柔,他凭什么认定巴黎很安全?!在他们还没有攻打巴黎的时候,他怎么会知道巴黎很安全?!恐怕现在的希特勒自个儿都不知道他会拿巴黎那小妖精怎么办!
    奥古斯汀……你是谁?
                  证据
    秦恬的疑惑很快就被困意席卷,她猜想了很多种可能,就是没参照自己的,因为就算那哥们是穿越的,也没道理喜欢中国,上辈子的时候据说德国也挺反华……
    第二天,秦恬在鸟叫声中醒来。
    外面已经没了人,桌子上放了面包和已经冷掉的牛奶,还有一张纸条:恬,整理一下行李,三点来接你。
    秦恬挠挠头,忽然又对奥古斯汀产生奇怪的感觉,感觉自己似乎被他倒贴着……不是追求,是倒贴,那种直接上位的感觉。
    她何德何能……
    吃了东西,看看时间,十一点,还有好久,她本来就没打开过行李,此时只是随便的整了整,然后又看起了书。
    远处响起了代表三点的钟声,随之而来的是敲门声。
    好准时!
    秦恬打开门,门口奥古斯汀连门都没进,朝她点点头道:“出发。”
    提着行李下楼,一辆军用轿车停在那儿,海因茨是司机,奥古斯汀为秦恬拉开了后座的门,等秦恬进去后,自己坐上了副驾驶座。
    这是秦恬穿越来第二次坐轿车,上一次跟着经理见到了卡瑟琳的尸体,这一次不知道又要面对什么。
    “我们……去哪?”
    奥古斯汀没说话,他今天有点反常,直直的盯着窗外。
    海因茨等了半晌没人说话,嗤笑一声:“去干一件只有奥古斯汀会干的事。”
    “……包括我在内?”
    “嗯哼。”海因茨从后视镜意味深长的看着秦恬,“你会很高兴的。”
    秦恬瑟缩在后座上,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东西会让她高兴。
    相反,她还有种想哭的冲动。
    “我们带你去看点东西。”奥古斯汀终于开金口了,他的声音有些低哑,似乎很沉重,“不要多想,没让你做危险的事情。”
    “只不过是去偷看一些绝密文件而已。”海因茨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我勒个去啊!秦恬被绝密文件四个字吓到了,她可以肯定自己绝对会死于“知道太多了”这个罪名:“那个……难道你们认为我是间谍什么的?”秦恬快哭了,“我什么都没干啊,我清白的不行,你们别玩我啊。”
    “……给你看你就看,哪那么多废话。”
    秦恬快绝望了,她想不出,真想不出这几十年前千万里外的异国是有什么绝密文件能让她看的,看这架势貌似还是专门让她看的,谁看不一样啊偏偏是她?!
    但是前面两位大佬,海因茨她从来不敢惹,奥古斯汀沉重起来气场尤其强大,她只能瑟缩着,瑟缩着。
    柏林的街头其实也很萧条,人来人往却显得很稀疏,战争时期无论哪国都不好受,现在的柏林和华沙唯一的区别,估计就是房子的好坏了吧,华沙依旧有很多废墟无法修复,而柏林是完整却沉寂着。
    秦恬看着窗外的街景,默默回忆着自己在柏林住的地方是不是就在这附近。
    大约半个小时后,车停了。
    “到了。”海因茨简短的说了一声,两人下了车,秦恬正伸手要给自己开门,奥古斯汀先给她拉开了,看着秦恬还僵硬的伸着的手,他微笑:“淑女是会等绅士来开门的。”
    你绅不绅士我不予置评,反正我绝对不是淑女就是了……一辈子打的没让人帮忙开过门的秦同学默默的下了车,转身要去拿自己的行李箱。
    “等等,把该看的看了先。”
    秦恬只能缩回手,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17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