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喜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战起1938完结+番外 >

第60部分

战起1938完结+番外-第60部分

小说: 战起1938完结+番外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半个月前,但是海因茨少校非常忙碌,前几天还出去一趟,今早刚回来……”狄科顿了顿,忽然严肃道,“媞安小姐,我不知道是否冒犯,但是我想问一下,一个月前您是不是和我们少校争吵过?”
“是。”秦恬利索的回答,“我今天就是过来继续吵的。”
“……”狄科无语,半晌才道,“秦恬小姐,你和少校之间的事情,我不好说什么,我也明白你们之间的立场矛盾,但是恕我冒昧,我知道一个军人上战场,生存与否心情很重要,如果你们再不和好,哪天少校上了战场……”
秦恬瞥了他一眼,爽快道:“行,等会我进去,给他唱个小曲儿,跳支舞,让他乐呵乐呵,成不?”
谁知狄科这倒霉孩子信了,笑呵呵的问道:“那太好了,你需要伴奏吗,我会钢琴哦。”
秦恬扶墙。
她见半晌那两人都没出来,嘴里嘀咕两句,问狄科:“你和奥古,晚饭怎么解决?”
狄科喜上眉梢:“媞安小姐,你愿意帮我准备晚餐吗?”奥古斯汀不爱出去吃,狄科又不怎么擅长做饭,香榭丽舍大街上能叫到的外卖又普遍华而不实,两光棍只能可怜兮兮的经常随便整点就吃了。
秦恬走向厨房:“海因茨不在这吃吧。”
狄科迟疑道:“我也不知道,他和他的副官侏德罗经常突然消失突然出现……”
“那不管他了。”秦恬搜寻着食材,脑子里盘算着菜谱。
香气刚冒出来的时候,两尊大神终于舍得出来了,秦恬正切着菜,就看到有咸猪手伸过来捞她手边盘子里刚炖熟的土豆片。
她想也不想啪的拍过去怒吼:“洗手!还有,这还不是菜呢!”
后面很安静,她回头看看,海因茨摸着被拍的手背眯着眼睛看着她,于是秦恬脊背发凉了,气势瞬间倒减为负,弱弱的道:“那个,吃前先洗手啊,还有,这还不是菜呢。”
海因茨不爽:“浇上肉汁都能当主食了,怎么就不是菜了?”
秦恬心里的小人非常威武的把菜刀砰的插在砧板上双手叉腰气势如虹地怒吼:我说不是菜就不是菜你个土鳖!
表面上依然弱弱的:“可,这是我在烧菜啊,主食另外安排。”
“……”海因茨不甘心的看看被秦恬死死护住的土豆片,转身道,“那快点,我饿。”
“……”秦恬看向在厨房外探头探脑的狄科,用口型道,“怎么办!我没准备他的份!”
狄科挥着拳头用小声:“媞安小姐加油啊!他的副官也来了!这一餐拜托你了!”
秦恬真想飞菜刀了。
她早知道海因茨在这应该逃不过,可本来的想法是他出来时直接说,抱歉,不知道你在哪吃,所以没准备你的……却没想到丫是如此雷霆出击啊!话没说上,直接开偷,让秦恬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她咬牙,她剁,剁剁剁!
“要帮忙吗?”奥古温柔的声音。
秦恬张张嘴,回头看看外面,餐桌上似乎坐着两个人,狄科去拿酒。
“别管他们,我帮你切菜吧。”不由分说,奥古接过了秦恬手里的菜刀,还顺带在她手背上揩了个油。
“喂!”秦恬不爽,“别动手动脚。”
“呵呵。”奥古斯汀笑着切菜,“消气了?”
“……也没什么好生气的。”秦恬调着佐料,“我本来过来,就是想和你商量一下。”
“那行,等会吃好饭,到我房间去。”奥古斯汀低声说。
秦恬一顿,狐疑的看看他:“怎么感觉你口气怪怪的?”
奥古一脸正经:“是你想歪了吧。”
“行,我思想邪恶成不。”新时代女性直面这种指控那是洒洒水的小事情。
海因茨吃饭的时候总是眯着眼睛看看秦恬又看看奥古,偏这两人都一本正经,“你们确定关系了?”
“没。”秦恬。
“恩。”奥古。
秦恬瞪着奥古斯汀,奥古斯汀看也不看她,慢悠悠的舀了一勺汤喝,半晌才道:“恩,没有。”
“哼。”海因茨嗤笑,对秦恬道,“你否认得倒挺快,还算有自知之明,你说你从上到下哪里招人喜欢了。”
百毒不侵的宅女微笑回答:“是啊,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谢谢提醒。”
海因茨难得被噎住的样子。
“少校,您的餐巾。”突然,有人给海因茨递餐巾,“您自己的掉到地上去了。”
海因茨一把拿过餐巾,那人又坐回老远沉默吃饭。
秦恬这才注意到海因茨的副官,叫什么来着,猪猡还是朱德?
那人一头浅棕的短发,严谨的梳成大背头,皮肤很苍白,感觉长得很清秀,但表情很冷酷,让人看一眼就觉得脊背发凉。
“侏德罗,中尉,海因茨的副官。”奥古斯汀在她耳边小声道。
“……哦。”
“这是个厉害家伙,小心着点。”他又道。
“哦。”那也管不到我身上,秦恬心想。
侏德罗吃东西的样子很像机器人,一下一下的,一点都不流畅,时不时的还看看海因茨,说忠犬吧,没那副憨样,注意到秦恬在看他,抬头看看她。
银灰色的眼睛,跟刀子似的。
秦恬觉得自己有点受惊吓……
她往奥古斯汀靠靠。
“被吓到了?”奥古低声笑,“我刚看也吓了一跳,那眼睛的色泽很少见……”说罢,他对侏德罗笑道:“侏德罗,你又吓到人了。”
侏德罗就跟泥轰人一样点了个头:“抱歉。”
“呵呵……”秦恬强颜欢笑。
吃完饭,海因茨带着侏德罗到别处去了,狄科收拾东西,秦恬拉着奥古斯汀进了他的卧室。
“这么着急干嘛,我还没准备好呢。”奥古斯汀笑嘻嘻的。
“少跟我精神分裂,严肃点!”秦恬啪的拍了下他的额头,“我是来谈正事的。”
“你什么时候能够不谈正事啊……”奥古斯汀坐在卧房里唯一一张椅子上,秦恬只能坐在床上。
“你瞧瞧。”秦恬不理他,把自己的笔记本交给他。
奥古斯汀看了看,忽然笑了:“你,你的计划?”
“笑什么?我知道看起来很补专业,但我很认真的!”秦恬怒了。
“好好,我看……恩,买房,开店,恩……不错……”奥古斯汀越看嘴角弯的越厉害,看完后直接大笑,“恬你真是太可爱了!”
秦恬涨红脸:“我知道这些很宽泛啦,我什么都没经验,但有计划总比没计划好,我的意思很简单,我确认了账户使用权,但我只帮你理财,确保你……你回来的时候不至于穷困潦倒还没房子住,如果你同意,我回去就搜集资料了,至少诺曼底登录前,我有一年的时间准备。”
奥古斯汀还在笑:“一看就知道你什么都不懂了。”
“我又没学理财,也没走上社会过,而且悲剧的还是穿越的,这儿的风土都不清楚,你指望我懂什么。”秦恬给大白眼,“你要是有点良心同意我的想法,你也出点力,在你去,去打仗前,我们一起准备。”
“阿恬,你确定,战后,瑞士会有我们这些战犯的生存之地吗?”
“……”秦恬沉默了一会儿,哀嚎一声躺倒床上打滚,“你一句话把我一个月的计划全打破了!”
“要不,非洲?南美?香港?台湾?金三角我都跟你去了!你说个可以的!”秦恬大吼。
奥古斯汀突然过来,侧躺在她身边:“应该说你想去哪,我跟你去。”
“……”秦恬觉得这个地理位置有点危险。
“我觉得,经过这一仗后,我就只剩下一个念想了……”奥古斯汀伸出咸猪手搂住秦恬的腰,头埋在她的颈窝中,“那就是,老婆孩子热炕头。”

           作者有话要说:开始计划了
该怎么准备好列?
我也不知道       
                  未来
秦恬以前最烦的就是男人腻歪,可是这时候她忽然觉得腻歪起来也没什么不好。
这人的呼吸弄得她满脖子鸡皮疙瘩,但他的靠近却让她觉得有一种极为温暖的气息包裹着自己,不是身体上的,而是心上的。
就好像她扑进外婆怀里时,那种打心底冒出的亲近感。
“啊!”秦恬舒畅的叹气,伸手搂住奥古,把头埋在他怀里,“好怀念啊……”
“什么?”
“你身上啊……有股外婆的味道。”
“……”奥古斯汀瞬间石化,半晌,咬牙切齿道,“我想咬死你!”
“嘎嘎,你咬我啊,你咬我啊~”秦恬极为贱皮的声音。
“嗷呜!”奥古夸张的嚎了一声,正要作势要咬下来,门开了,突兀一声大吼:“你们有完没完!?”
两人抬头,看到海因茨披着大衣站在门口,极为不满的道:“进门就听到里面打情骂俏,欺负狄科是单身汉吗?”
“海因茨阁下,海因茨阁下,您别这么说……”狄科腰上还围着花围裙,极为局促,“我,我什么都没听到呀。”
“那你洗碗洗得满脸通红的,在干嘛?”
“我,我没有!”狄科小声抗议。
“哦?你在否定你长官的判断?!”
“不,没有啊,我……”
秦恬和奥古还保持在床上搂一块的样子,呆呆的看着门口两人关于听没听到问题争论着。
“这俩怎么跟小孩儿似的。”秦恬嘀咕,她慢慢坐起身,丝毫没有被捉奸的尴尬……压根没女干……“话说,你们商量好了吗?抱歉打扰到你们了,但是,我们还有事儿没商量完,能不能……”
“行了行了海因茨,又出什么事了?心情这么不好。”奥古更直接,起来直接走到海因茨身边拍着他肩膀,“不顺利?”
“哼!”海因茨,“我会让那老家伙开口的。”
“……别勉强。”奥古斯汀欲言又止,“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事。”
“你等着!”海因茨一甩外套走出去了,路过狄科还朝他吼了一嗓子,“今天牛奶归你热吧?!牛奶呢!”
“马,马上去!”狄科立正行礼,刺溜钻向厨房。
奥古斯汀走进来,关上门,坐到秦恬身边,忽然就发愁了:“你知道我最担心的是什么吗……就是海因茨。我一直坚决不参与任何我觉得不道德的事,犹太人,战俘,屠杀,秘密警察,地下工作,这些我都不去做,接触的越多,这种事情越难把持,我自己觉得,只要我在这种事情上留名越少,以后存活率越大,只需要打仗 ,只需要做一个,光明正大的军人,我终究问心无愧,良心,责任,我全对得起,但是……”
他叹气:“我没法不让海因茨去做,他的父亲一战后,病死了,母亲带着他,生活相当艰难,还要我们家的接济,那时候你想象不到会有一个孩子瘦小到这个地步,直到元首出来,她母亲和我母亲一起到工厂工作,参加政治工作,一步一步的,生活才好起来,元首在他心目中,就是神一样的存在,即使是我,如果敢对元首有质疑,他也会掏出枪要和我决斗……”
秦恬很想说,管他那么多干嘛,他杀人不眨眼,也热衷于抓犹太人……可想到海因茨帮她那么多,她又说不出口,面对海因茨她总是很复杂,他没害过她,甚至帮过她不少,但她始终怕,想到他要射杀亨利时的眼神,想到他半夜把安妮抓走,想到他在清真寺一无所获时的阴厉,还有那天他从奥赛戒严区出来前,那些枪响……
她说不清楚,海因茨这样的人,到底该怎么评断?
“他很受上面赏识,要不是这年纪是少校已经是太过高的军衔,恐怕下一次论功他还能再升,我现在看看以后的形式,自身都难保,可我想保他,无论他做了什么,他终究是我兄弟。”奥古斯汀说着,弯下腰,脸埋在双手中。
“你想怎么做呢。”秦恬柔声问。
奥古斯汀摇头:“我不知道,我觉得,无论我做什么都是没用的。”
“为什么?”
“他的账户和我的账户是一起的,其中也有谁出了意外就要替对方赡养家人的意思……你说的那些买房出国的计划,我也想过,每一样我都为海因茨也特地计划了一份,但是,但……一旦德国战败,一旦元首死讯传出……”奥古深吸一口气,“海因茨选择,恐怕是自杀。”
秦恬怔住了:“自杀?”
“对,无论有没有后路,无论是否有亲友,信仰都没了,偷生又有什么意义,如果不改变他的思想,他的未来,只有自杀一条路好走。”
“……”沉默。
秦恬想起了以前看过的电影,听过的故事,帝国的毁灭中,柏林守军失败那一刻集体自杀,几乎毫不犹豫,而据说,二战时让人闻风丧胆的战争利器U型舰艇,也在德国投降时集体自沉。
那些人,就是千千万万个海因茨,为信仰耗尽青春,为信仰走向死亡,对于他们所做的一切,至死不悔。他们自尽,也永远不给自己后悔的机会。
穿越以来她看到了太多的可怜人,可现在突然发现,真正的悲剧,其实就是制造那些惨剧的人。
哀莫大于心死,现在被压迫而死的人,死时尚且抱着一点希望和挣扎,可是那些战败后为德国而自尽的军人们,却是先从灵魂上死亡,再消泯肉体,最大的痛苦,他们在生时已经尝到了。
她忽然明白了一点奥古的感觉,他在这个时代这十多年,恐怕早就想到了这一点,并且感同身受,日日煎熬着。
秦恬忽然想哭,她把奥古的头抱在怀中,轻声道:“那你想怎么做呢?他们的信仰根深蒂固,你都说了,你一质疑,他就要跟你决斗,你能怎么改变?”
“我想不出来,我潜移默化十多年,结果把凯泽尔潜移默化了,海因茨却一点都不见效。”奥古斯汀无奈道,“要不是我是穿越的,以我和他差不多的成长环境,我们完全可以成为一摸一样的性格,志同道合。参战后,我几乎自暴自弃了,就当自己没穿越过,拼一把,是一把,还好,遇到你了……”
“所以说,要听我的,努力活。”秦恬语重心长。
“呵,那么,再计划计划吧。”奥古努力振作起来,他走到写字台前拿出纸,摊开秦恬的笔记本,“其实你盯上瑞士也是对的,毕竟我们的资产都集中在那,但是那儿并不太平,它说说中立,但是现在还是屈从于德国,二战后也将面临盟国的责难,你去可以,我和海因茨不可能。”
说到这种国际形势问题,秦恬当然没奥古有发言权,她只能听着。
“战后我和海因茨如果没死,一般战俘营里几年后就会释放俘虏,基本是遣返回国,我们要筹划的,是遣返以后的事宜,那时候德国百废待兴,但冷战也即将开始,秦恬,考你一下,有一样东西,随着冷战开始,随着冷战结束,相当重要,对德国影响相当大。”
秦恬想了想,眼睛一亮:“柏林墙!”
“对,我们要做两手准备,战后过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17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