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喜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战起1938完结+番外 >

第67部分

战起1938完结+番外-第67部分

小说: 战起1938完结+番外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秦恬呆呆的,没反应过来:“你,你以为你唐,唐僧啊……”
“那这样呢?”又一下。
小雏鸟秦恬完全凌乱了,语无伦次:“我我,你你你,我告你,非,非非……呜……”
这次就不是轻轻的啄了,秦恬瞪着眼睛看着奥古斯汀紧贴的巨脸,直到奥古斯汀受不了,伸手遮住了秦恬的眼睛,活像让死者瞑目。
于是秦恬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到了嘴唇,和口腔。
从青涩到熟悉,从小心翼翼到温柔缠绵,唇齿相依,相濡以沫,她反手搂住奥古的脖子,奥古拿开了覆在她眼睛上的手,紧紧的搂住她的腰。
秦恬感觉自己穿越以来所有的恐惧和茫然全被这一刻消失了,仿佛她的世界就被奥古拥抱着,什么都不用担心,不用担心寒风和暴雨,也不用担心孤独和空虚,只要有现在面前这个人在,她什么都不会失去了。
“罗桐。”秦恬轻声道,“罗桐。”
“我在。”奥古冰凉的脸贴着秦恬的。
“你知不知道我曾经希望不认识你?”
“是吗?”
“不知道有你的存在,现在的我说不定是另一个样子……”
“可能已经烂出蛆了。”
“谢特!听我说完!”
“你说你说。”
“……没气氛了……”秦恬嘟哝,“反正,对我来说,那么点儿小伤,根本不算什么,你也别追究了。”
“哦。”漫不经心的答应,“还有呢。”
“还有?就是老调重弹呗……你不准死!”
“我不死,你不准伤着。”
“我尽量。”
“那我也尽量。”
“呸!要么死要么不死你尽量个P啊!爽快点!不准死!”
“好,坚决不死!死了也做鬼来找你。”
“那你还是尽快超度吧……我会给你烧纸的。”
“呵呵……我带你去看医生。”奥古扶着秦恬站起来,秦恬一阵头晕眼花,他扶着秦恬往巷口走,边走边用回了德语道,“你脸色太差了,我心疼。”
“我头疼!”巷外突然传来某阴阳怪气的声音。
海因茨背着手慢慢的走到巷口中间,看着他们:“去办事的时候就见狄科站路对面守着,办事回来还守着……这么久,你们这是要生孩子呢?”

           作者有话要说:不需要我再强调我多不会言情了吧= =
憋死爹了憋死爹了憋死爹了憋死爹了憋死爹了憋死爹了
豆豆和他妈是犹太人该看得出来吧……       
                  警告
秦恬看到海因茨,脸都扭曲了。
苍天在上,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态度对待这家伙了。
很早她就看出来,这货是坚定的反犹党,更狠的是在反犹这事儿上,丫有实权,乃行动派也!
她没有内内外穿,一晚上奔波,又累又难受,此时看到他,完全没了任何想法……真的,什么想法都没有。
脑子一片空白,最后变成了一声叹息。
她百无聊赖的低下头,站在一边。
海因茨在巷子口叫:“奥古,要顺道吗?”
奥古摇头:“不了,陪恬去医院。”
“医院?”海因茨瞥瞥秦恬,忽然嗤笑一声,“你这是被谁打成了这么个猪头的样子?”
秦恬真想喷丫一脸血……她强颜欢笑,脸颊抽痛:“被你家的狗挠的。”
“狗而已,能把你挠成这样?”
“被狗挠了,总不能挠回去……”
海因茨看看奥古,又看看秦恬,冷笑:“我猜,你昨晚又做了什么不聪明的事吧。”
“不好意思,我确实挺笨。” 
“恬,算了,去医院吧。”奥古轻声打圆场。
“不了,我要回家……我就是从医院回来的,医生说没事。”秦恬觉得自己真快撑不下去了,她要好好休息一下,狠狠的睡一觉,起来又是新的一天!
奥古扶着她往巷口走,路过海因茨时,却被他拦住了:“站住!”
就连奥古都很惊讶:“海因茨,怎……放手!”他一把拍开海因茨伸向秦恬的手,拦在两人之间,盯着海因茨,“你做什么?”
海因茨冷笑,他盯着秦恬:“秦恬,我不是一次的警告你,有些事情,你不要插手!我以前欣赏你,就是看在你有点自知之明,但是现在,你越来越狂妄了,别以为奥古护着,你能为所欲为,我能帮你,也能杀你!这种时候,你的命在我手上!”
“海因茨!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奥古斯汀提高了声音怒道,“我不知道你遇到了什么,但是,你给我住嘴!这不关秦恬的事,就算关她的事,你也别想伤她一根毫毛!”
“遇到了什么?我遇到了什么?!”海因茨忽然大怒,抓住奥古的领口大吼,“我遇到了秦恬!很多秦恬!不知好歹的杂种们,规定的两万五,竟然有一万凭空消失!藏人?掩护?他们以为他们是谁?!他们没有奥古斯汀!”
“我知道你心烦,但也不该在这,放手!回去!”奥古斯汀抓住海因茨的手,另一只手背在身后对着秦恬打手势,示意她在海因茨狂化前快走。
秦恬慢慢的后退,她的近路被海因茨堵了,但她宁愿绕远路也不愿意跟丫对上。
“站住!谁准你走了!”海因茨放开奥古斯汀,指着秦恬,“你给我滚过来!”
奥古斯汀再拦:“恬,你走,别理这疯子!”
“你才疯了!你到底哪边的!”海因茨忽然挥开奥古斯汀,上前一步抓住秦恬的双肩,阴狠的盯着她,“挨打了?病人丢了?犹太人吗?不想死,就老实把人给我交出来!别逼我亲自去搜!”
秦恬看着状似狂乱的海因茨,对上那双疯狂的眼睛,她觉得自己的理智也跟着全没了,一点儿都没剩下。
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的挣开海因茨的钳制,挥开奥古斯汀伸过来扶的手,顺势一巴掌甩向海因茨!
啪!
小巷终于安静了。
海因茨被拍的转过脸,奥古双手前伸,秦恬左手捂着右手放在胸前,警惕的盯着海因茨。
三人全都石化了。
许久都没人反应过来。
其实秦恬反应过来了……她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她觉得自己右手在发痒,有种虚无的感觉,仿佛她没有右手了,本能告诉她现在应该拔腿就跑,但理智告诉她,今天不在这儿把事儿弄明白了,这一巴掌之仇,以后说不定会把她一条小命都交代了。
海因茨缓缓转过脸,他面无表情,看向秦恬。
奥古斯汀一跨步,再次挡在两人之间,一只手在背后握住秦恬的双手,盯着海因茨:“你该冷静一下,现在,跟我回去。”
海因茨微微弯头,从奥古的肩膀再次继续刚才被中断的视线。
秦恬被那视线看的发抖,她想说什么,但她不知道该道歉……还是装壮士……她肝都在颤。
奥古斯汀不安的侧移一下,挡住海因茨的视线,于是海因茨再次侧移,又盯向秦恬。
半晌,他摸摸脸,冷笑一声,转身大踏步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秦恬松了口气,奥古斯汀转身焦急的问道:“没事吧?”
秦恬咽口水:“挨打的是他,我哪有事。”
“……放心,他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我了解他……你回去,好好养伤,这两天,不要出门了。”
“恩,你也小心点。”
奥古斯汀摸摸秦恬的头,转身奔向巷口,秦恬等两人和狄科开着车走了,才挪出巷子,再次抬起自行车,颇有些劫后余生的看看这条幽深的小巷,右手握拳,一边往家走,一边决定一天都不洗手!
这可是只打过纳粹脸面的神之右手!
秦恬的伤自然是引起秦家一阵混乱,连康叔都起床拿出看家绝活给秦恬提供偏方,第二天秦恬一直睡到中午,正怪秦母没叫她起床误了班,才知道清晨苏菲护士长竟然来过了,给秦恬放了五天的假,让她好好休息,到时候去医院再看看伤。
带薪假不要白不要,秦恬舒舒服服的休息起来,尽量不让自己去想昨天发生的事情。
可结果晚上,爱伦娜的到来打破了她的好心情。
秦恬本来挺高兴的,她知道爱伦娜昨天应该是得到了实习岗位,今天总算有点新鲜事情能说,可爱伦娜当头就是一棒。
“媞安,你知道吗?我被分去冬季室内赛车场了!”
冬季室内赛车场……秦恬嘿了一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昨晚大围捕,除了没有孩子的夫妻和单身男子全部被送往巴西郊区的德朗西集中营,剩余的大部分人全被送往冬季室内赛车场,少说也有一万,都是一个一个的家庭,老弱妇孺都有,那些病人,不管是精神病还是神经病,犯人,不管是否穷凶恶极,全被塞到了那儿去。
一个赛车场又不是宾馆,什么准备都没的情况下,其卫生和生活状况可想而知,一天两天还好,久了就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了。
秦恬摸摸爱伦娜的头表示默哀,她可不想趟这个浑水了,再趟这浑水,不用海因茨,她迟早也因为深陷其中而死。
爱伦娜说着她在那儿的见闻。
“天哪,才一天,厕所就破了,他们忍不住了,就在外围的墙角解决,有孩子得了水痘,都没有隔离措施,物资也不够,吃的要他们自带,喝得完全没有,我在里面呆了一天,真是什么病都见识到了……我还帮忙接生了!”爱伦娜表情复杂,“那儿卫生太差了,太挤,赛车场坐满了人,还有孩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问我,表演什么时候开始……天!他们难道不知道,整个赛车场唯一的表演就是他们吗!?”
秦恬可以想象那儿的场景,她唯有沉默,能说什么呢?
“话说,我在那儿看到伊万了。”
“伊万?”秦恬抬头,“他在那干嘛?”
“他在那儿看门,负责检查来往的人员,我问了他一下,他说他没参与昨晚的围捕,但是为了防止消息泄露,昨晚警务人员全都不能回家,所以他来不及跟伊路莎奶奶讲。”
“伊路莎奶奶很担心。”
“是啊,我瞧他的样子,比那群犹太人更想出去。你不知道,那儿犹太人和警察的关系紧张到什么地步,很多人在外厅就大打出手,还有很多家庭在场内没有休息的地方,一定要在外厅,那些行李什么散在地上,大人哭,小孩跟着哭……伊万拿糖去逗小孩,被小孩的爸爸一掌挥开,亏得伊万脾气好,要是其他警察,早就警棍打上去了!”爱伦娜心有余悸,“我这次实习结束,下次一定要打听清楚再去!”
“切,这哪由你,以后万一是战场,那可比赛车场惨十倍!”
“哎不说这些了!”爱伦娜挥苍蝇似的挥挥手,摸摸秦恬的脸,“我本来今早就来看你了,碰到苏菲护士长,她说你受伤了,还行吧。”
“小事。”秦恬觉得比起犹太人,她很幸福了。
“哪里小事!我刚看到你都认不出来了!”爱伦娜拿出一管药膏,“给,我家里拿的,很有用。”
“谢谢。”秦恬也不客气,收下了药膏,道,“你有空的话,和我一起去大院看看吧。”
“对了,我在那儿遇到大院住着的人……”两人几乎同时开口,又同时沉默。
“哎……去陪陪伊路莎奶奶,她在那,可要独守空院了。”
“怎么会这样你?”爱伦娜想不通,“政府明明当初不愿意交出犹太人,这么多犹太人都没跑,都是因为相信法国,可现在,现在让他们,让我们,还怎么相信政府?”
秦恬也说不出所以然来,在对着历史书的时候她能七拼八凑胡侃一大堆有的没的,可身在其中,她总是会很混乱,对于很多事情,说不出为什么。
两人又聊了一会,爱伦娜忽然说:“媞安,现在医护人员完全不够,本来我还想找你来着,没想到你受伤了。”
秦恬沉默:“我明天要是可以,或许能去帮帮你,只是,我没通行证。”
“对呀,需要通行证。”爱伦娜没什么惋惜的感觉,反而很庆幸,“这样也好,这样的场面,最好一辈子都不见到,像我这样见过一回,已经太多啦!”

           作者有话要说:为什么会觉得海因茨会冲冠一怒捏?
确实冲冠一怒了
可惜不是为红颜呀党的里个当~       
                  转折
多事之秋。
秦恬第N次深刻体会到这点。
在她为大围捕事件受伤休养时,广播里战报不止,她这才惊觉,在遥远的东线,一个转折点正在诞生。
斯大林格勒保卫战,悄悄的开始了。
大围捕在七月十六日发生,然后在七月十七,斯大林格勒开始。
这一天天的,老天算得贼精!
德国投入了整整一百五十万兵力,誓言在七月二十五日前拿下斯大林格勒,他一贯的闪电战风格让很多人对他们的豪言壮语深信不疑,可是也有人通过莫斯科战役对此抱有怀疑。就比如秦父,他就说出了一句很牛逼的话: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秦恬掐指一算,从莫斯科战役,到斯大林格勒,确实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了……等到以后的库尔斯克战役,就三而竭了。
果然老祖宗的智慧就是犀利啊,十个字把德国给包围了!
秦恬知道斯大林格勒似乎有个什么军全军覆没,苏联军队胜利告终,但是究竟细节是什么,她完全不清楚,她只知道这战争死的人会非常多非常多。
就在她正忧心于奥古会不会被派往东线时,反而是爱伦娜忽然有一天跑来找她,哭丧着脸说,她要离开了。
“去哪?”秦恬很奇怪,照理说一个护士完成了红十字会一次任务后,会有挺久的休息时间,听说昨天冬季赛车场的犹太人被转移了,没道理她要跟着去啊。
“去德朗西集中营。”爱伦娜很不安,“有很多孩子和妇女,卫生状况和营养状况很差,这些都需要我们的监督。”
秦恬觉得不可思议:“纳粹会让一个红十字会护士在旁监督犹太人吃的好不好?”
“不会……”爱伦娜无奈,“所以我的身份是一名普通护士,我无权监管,也不被允许与外界通讯,直到完成任务为止。”
“那什么叫完成任务?”秦恬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难道是等那些犹太人全部死光?爱伦娜莫非要成为一个见证者吗?难道历史上还有这么一群被忽视的证人……没听说啊。
“就是,照顾他们,直到他们被转移到波兰的正规集中营去。”爱伦娜显得很乐观,“他们说法国没有足够的准备照顾这群犹太人,所以我们将代替波兰的同行暂时照顾他们,到了波兰他们会得到应有的照顾。”
秦恬看着爱伦娜的笑容,冷汗都流了下来,她可不想去见证这些,但是也无法对爱伦娜说什么,即使她告诉爱伦娜,可能这群犹太人到了波兰能得到的只有阎王爷的照顾,爱伦娜又能做什么呢?
法国不缺乏智者,很多拼力保护犹太人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17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