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喜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战起1938完结+番外 >

第73部分

战起1938完结+番外-第73部分

小说: 战起1938完结+番外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相比志愿者赛门,正式工作者巴维埃先生更像是盖世太保……
    秦恬原以为她到了,两人就该走了,谁知赛门就近请她吃了顿简单的午饭,然后又回到了火车站,在纸板的背面写上了:“迪亚特•;伍德。”
    “还要接一个人吗?”秦恬手里捧着热咖啡问道。
    “恩,您如果冷,可以到咖啡馆中去等一会,他的车下午就到。”
    “那是,我们的同事?”
    “是的,他是波兰人,在美国读书,前阵子加入的红十字会。”
    “所以就回来工作了?”
    “不止吧……”赛门有些语焉不详,“具体的,还是问他吧。”
    “好吧,那我和你一起等。”秦恬站在了一边。
    周围还是很多德国士兵,他们大多已经睡着,也有一些慢慢的吃着东西积蓄热量,还有两个很好心的挪了挪,给秦恬挪出了个能坐的花坛,秦恬正冻僵,挤在一堆小伙子之间,好了不少。
    很快,几班火车开过后,终于看到有一个男子走向了赛门,他表情很冰冷,对于接他的新同事并没什么好脸色,即使接过秦恬递给他的热咖啡,也没声谢谢。
    秦恬和赛门不由自主的对视一眼,虽然两人也才今天认识,但明显可以明白对方此时眼神中流露的是啥……无奈。
    去代表处的路上,赛门在前面开车,秦恬和迪亚特坐在后座,没一人开口,车里温度不低,但是气氛僵冷,秦恬不大喜欢冷场,试探着说:“你好,我叫秦恬。”
    “您刚才自我介绍过了。”迪亚特点点头。
    “额……你是来这儿代表处工作的吗?”
    “可以这么说。”
    “为什么叫可以这么说?”
    迪亚特忽然转头看着秦恬,眼神很认真,看得秦恬发毛,他忽然问:“你知道卡廷大屠杀吗?”
    秦恬一愣,没反应过来。
    “看来不知道,那就没什么可说。”迪亚特表情更冷了。
    赛门接了话:“媞安,你怎么会不知道呢,四月的时候德国政府在卡廷发现大量波兰军官的尸体,是被枪杀的战俘,当时就播报了全世界,但苏联却指责是德国人干得,现在双方僵持不下,谁也不知道真正的凶手是谁,而我们红十字会在战争期间,主要关心的就是各国战俘的待遇和平民的生活,这么严重的事件,当然不能置之不理。”
    秦恬吸了口气,她结巴:“是,是卡廷惨案么,我,我知道呀。”
    “那你发什么呆。”赛门对着后视镜笑,“还以为你不知道。”
    “我只是没反应过来而已。”秦恬反驳,心里却在冷汗,四月的时候她在干什么呀?完全想不起来了,好像是上课,好像确实有提到过类似事情,但她压根没有注意,她敢打赌她身边很多人都不知道。
    要不是后来名叫卡廷惨案的电影名震一时,她指不定要白目到什么时候去。
    她一直以为卡廷惨案是战后结算的时候才被捅出来的,却没想到原来这么早就已经事发了,太疏忽了,这么大的新闻竟然没听到。
    “你反应真慢。”赛门傻呵呵的。
    “我不认为这有什么好笑的。”迪亚特冷道。
    赛门刷的收起笑容。
    “我来顺道调查卡廷的事情,”迪亚特道,“到时候可能会需要你们的帮助,我离开波兰很久了。”
    “那是应该的。”秦恬和赛门异口同声。
    “不过迪亚特,听说你很早就移民美国了,怎么会突然要求回来调查这个?而且你也不是这个专业的……你是学工程的吧。”赛门忽然问道。
    迪亚特看向窗外,没回答。
    赛门在后视镜里朝秦恬耸耸肩吐吐舌头,秦恬也吐吐舌头,好冷淡的同事。
    “卡廷的尸体核实过程中,我母亲在广播里听到了我父亲的名字。”迪亚特突然说,“他是一个少校。”
    作者有话要说:历史上巴维埃先生在匈牙利的工作并没什么进展,估计就是因为前期受到太多限制的缘故,而后来接替他的另一个代表则好多了,那时候德国四面东窗事发自顾不暇,所以才让红十字会的工作突飞猛进
    也就是说,秦恬跟着他是没有前途的……邪恶点,巴维埃先生在这儿就是个跳板~所以跳板的过程就不多说了
    再次回到波兰,这儿简直就是二战时期一个物流集散中心,多写写总没错的
    话说男主战争番外需要吗,否则会一直木男主
                  【奥】圣诞
    【奥】圣诞
    冷风,黑夜,战壕。
    呼啸的声音灌满了耳朵,周围一片黑暗,只有探照灯打着精神四面巡视。
    一丝儿声响都没有,谁都不想在这时候发出什么声音引来对面的枪子儿。
    士兵们在战壕中各自休息,就着幽暗的灯光写信,裹着毛毯休息,吃着反复加热的晚餐,或者低声聊天,更多的人独自抽着烟望天,在战壕中,即使不抽烟的人也会一根一根不停的抽烟,借以打发漫漫长夜。
    有个肩膀中弹的士兵正艰难的侧坐着,旁边医务兵僵硬着手脚给他换药包扎,他为了行动方便脱掉了手套,却把自己的手指给冻得梆梆硬,旁边一个双眼包扎着纱布的士兵闷声不响的左右乱摸,而他手边的不远处就放着一碗冰凉的汤。
    一个老兵背着枪沉默的走过,看似无意的轻轻一踢,刚好把汤碗推到了伤员的手边。
    伤员什么也没说,拿起汤碗,坐起身,哆哆嗦嗦的喝了起来。
    看着这样的情景,谁能相信今天是平安夜?
    奥古斯汀和狄科站在战壕边,全身掩映在黑暗中,冷眼看着对面一片沉寂,一阵大风吹来,他裹紧了大衣,手习惯性的摸摸脖子上深蓝色的毛线围巾。
    “少校,要烟吗?”狄科递上了烟和打火机。
    这里是安全距离,对面看不到这儿的星点火焰,很多军官都在这时候到周围抽根烟解解乏,奥古斯汀考虑了一下,接过烟:“你回去吧,我一个人呆着。”
    “不少校,我得保护您。”狄科站直身子,小身板冻得瑟瑟发抖。
    “真不知道你怎么会这么怕冷,要是跟我去了东线岂不是直接冻成人棍?”奥古斯汀笑着说。
    “所以事实证明我肯定是上帝眷顾的人!意大利竟然在我出发去东线时投降,相比在苏联的兄弟,这儿真的是很轻松了。”狄科也笑,一脸庆幸的样子。
    “轻松吗……”奥古斯汀沉吟,又抽了一口烟,“你收到家人的信了吗?”
    “恩!今天后勤部加急送来的那批中有我的信,我妈妈听说我在意大利又高兴又遗憾,她很想我也去东线分担元首的重担,但我告诉妈妈,我的作战很英勇,不用去东线也能为元首分忧!”
    “好样的……”奥古斯汀继续抽烟,没再说话。
    狄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忽然低声道:“我想,媞安小姐一直不回信,肯定是有原因的,也有可能是,她一直没收到。”
    “你觉得这种可能存在吗?只要她在家,会收不到信?”奥古斯汀摇摇头,他也说不清楚,但他总有不好的预感,这让他心神不宁。
    “别担心少校,巴黎很安全,我们已经占领了意大利,肯定很快就能回去,到时候您再去找秦恬小姐就知道原因了。”
    奥古斯汀的回答只是继续摇摇头,他不想毫无凭据的告诉狄科,占领意大利只是二战历史上随意的一笔,因为后面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事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诺曼底登陆。
    他们或许会一直驻扎在这里,或许他将真的回到法国,然后在诺曼底等待见证历史。
    他不想在意大利成为等待盟军接收的俘虏,虽然这样他生存的几率无限大,但他,想见证些什么。
    海因茨最后一封来信告诉他,他在库尔斯克。
    可是七月的时候,库尔斯克惨败。
    那儿的军队分崩离析,他再也没有收到海因茨的消息。
    他没有什么特异功能,他不敢去想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究竟有没有成为一具战场上无名的尸体,可是每当想到东线可能出现的情况,他都会不由自主的颤抖。
    作为一个知道历史的穿越者,他几乎是鼓足了自己所有的勇气顺应号召随队前往东线,可是命运却跟他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就在他抱着必死的决心和秦恬离别时,他的火车却转向开往了意大利。
    盟友倒戈,德国腹背受敌,他遇到的这一切合情合理,可是却让他觉得无比的讽刺,老天让他穿越,让他成为一个战败国的军人,可是却又用这样的手段让他成为了好运的意大利守军,他应该感激吗?
    你要我活,还是死?
    你要我战,亦是逃?
    不,这该我自己选择。
    奥古斯汀踩灭了烟头,回到战壕中属于军官的帐篷里,那儿燃着温暖的炉火,还有几个军官正喝着咖啡谈笑。
    对付意大利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他们在意大利倒戈的没多久就彻底征服了自己曾经的盟友,那群被突变的形式完全搞昏了头的敌人丝毫不够格成为他们的敌人,这一点德国从头到尾都如此坚信着,于是他们用摧枯拉朽之势给了这群背叛者响亮的一巴掌。
    他能感受到手下士兵重新建立的信心和强烈膨胀的战斗欲望。
    只是意大利已经打无可打了,战略部清楚这一点,奥古更清楚,所以他必须筹划一下,是将自己穿越的意义和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消耗在这儿直到战败,还是一鼓作气随着转移的守军前往法国——再一次将自己,放在死亡线上。
    “奥古!你又愁苦些什么呢?小女友不理你了?”一个粗豪的军官笑道,“你可以把你满身勋章的照片寄给她,保证你一回法国就得到一个香喷喷的吻!”
    “回法国?”刚想写一封自荐信给上头的奥古愣了一下。
    “是啊,你将被调到法国沿岸的防空部队……你是不是训练过一段时间的防空地勤人员?”
    “没错。”
    “那不就得了,说不定你能在那见到很多熟面孔,哈哈。话说奥古,法国也是个好地方。”
    “是啊,是个好地方。”奥古苦笑,原来老天还是没放过他,什么老天照顾,什么好运,都是草泥马!
    即将十二点,明天,就是圣诞。
    奥古斯汀一直对圣诞没什么概念,可是对于今晚如此平淡,还是有些不习惯,当然,那些纯种西方人更是如此。
    有几个士兵一起低声唱了一首圣诞歌,以热汤代酒互干一碗,看到奥古斯汀从帐篷里走出来,纷纷放下碗装作若无其事。
    奥古看了他们一会,忽然道:“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长官!”他们立刻站起来敬礼。
    奥古回了下礼,想了想,回头进帐篷把刚发到的酒拿出来,交给其中一个士兵:“仅限休息的,拿去喝吧……给巡逻的留点儿。”
    “是,长官!”几个士兵眉开眼笑,周围看到的士兵纷纷掏出杯子,发出低低的欢呼声。
    其他几个军官闻声而出,见此情景,纷纷贡献出自己发到的酒。
    冰冷的气氛终于热乎了一点,因为阶级观念的根深蒂固,军官们并没有和士兵同乐,他们坐在帐篷中听着外面嗡嗡的说话和干杯声,表情各异。
    忽然,几个发射的声音响起,带着巨大的亮光,立刻有军官掀帐而出,看到几个士兵竟然兴奋过头在发射照明弹。
    巨大的亮光照亮了前方的平原,像是烟花一样炫目,黑夜中的草丛树木一览无余,隐约可见对面战壕人头攒动。
    “你们找死么!忘形了就给我侦察对面的敌情去!”军官想了想,又喝道,“不准浪费照明弹!要发射也给我分散点,好歹能多看点地形!”
    “是的长官!”被训蔫了的士兵立刻精神了,屁颠屁颠的跑开。
    “这群臭小子!”军官骂骂咧咧的进屋,嘴角却带着笑。
    照明弹还在发射中,响声不断,听着真的像极了新年的烟花,这让帐内军官们的表情都柔和了起来。
    奥古看着同僚们的表情,忽然心里一动,一脸感叹地道:“要不是该死的战争……”
    “祝元首圣诞快乐!”他身旁的军官突然站起来伸手行礼,顺带还看了他一眼。
    奥古斯汀被那眼神看出一身冷汗,他咬咬牙,保持一脸微笑,也起身跟着伸手道:“嗨希特勒!”
    于是其他军官不管乐不乐意,全都站了起来伸手行礼。
    奥古斯汀沉闷的坐下,身边的军官拍拍他的肩膀,什么也不说,走了出去。
    他明白,他大意了,作为一个德国军官,说出这种话根本就是在找死,可他就是鬼使神差的,想试探些什么。
    而显然,能当军官的,都不是笨蛋,他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阻止,他应该感谢这位同僚,可同时却又感到更加悲哀。
    不管心里如何想,显然在所有德国人眼中,这辆战车停或不停,走向何方,他们都得一起走下去。
    外面的声音渐渐沉寂,士兵们都有纪律,他们必须保持足够的精力去应付明天的战斗,所以无论多么兴奋,都必须去休息。
    热闹过后的安静显得更为死寂,军官也陆陆续续裹上毛毯躺下,奥古斯汀怎么都睡不着,他披上狄科带来的毛毯,独自走出帐篷,看看挤作一团睡着的士兵,又看向远方,他想起秦恬,想起诺曼底,无声的叹气。
    如果非要在东线和诺曼底之间,你会选什么?阿恬。
    作者有话要说:谁也没想到奥古其实在西线吧啊哈哈哈哈哈哈!
    战争场面也不是现在写,早早的开始写,酝酿的情绪会在后面弹尽粮绝,先把双方情况介绍一下,后面才好说啊
    说要双线的童鞋们,现在你们难道还要求三线吗?﹁_﹁
                  探访
    探访
    我宁愿选择去非洲!秦恬哈着气嘟哝。
    初春严寒,她在波兰还没坐热一张板凳,就被这儿的负责人贝尔夫人揪上了车,一路行进到了卢布林城。
    这儿并没有被严重损毁,但是一看就是古老的小城,她们在中心的广场下车,在订好的小旅馆放了下东西,就到街头开始等人。
    没错,身后就是咖啡馆,可是严肃的贝尔夫人却坚持要站在街头吹着冷风。
    “进咖啡馆就得消费,有这点钱不如多买点药送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17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