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喜电子书 > 游戏竞技电子书 > 新武林浩荡 >

第26部分

新武林浩荡-第26部分

小说: 新武林浩荡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绝尘剑。哈哈,如今你剑都没了,我看你怎么绝尘?”黑和尚爆喝一声,“阴煞七连环。”身体旋转开来,黑色旋风席卷云行天。
    “小心。”赵一铭坐在边缘提醒道。
    “你小心点。”剑一姑娘狼狈坐起身接过赵一铭递过的丹药。
    云行天沉肩坠肘虚领顶劲眼随掌动。“放心,我陪这和尚玩一玩。”
    “妈呀,这不是太极拳么?”
    “擦!太极拳也拿来显。若他不死,我就出家当道士。”
    “太极拳……这英俊的道士……哎,无情总是道家郎,断我相思断我肠。”
    黑和尚也是大喜,加速移动双臂齐出。云行天全然不顾凛冽魔气,左手探爪擒住和尚的右手,用力一掰其腕关节。“呀呀!”和尚吃痛大叫,云行天右肘挡住攻来的左臂,借力移动到和尚怀中。咚一声如古敲钟,右拳砸其胸口;啪一声如碎薄冰,拳变掌侧击,乌云密闭无声之中,右便手肘并用再打;轰隆闷雷炸开,双手成拳狠狠一摆。震尘效果出现,一股尘烟中,二百来斤的大和尚倒飞出去。云行天右手前置,左手摆放体侧,双膝委屈重心下移缓缓一呼乌云尽散。一身黑色道袍无风自动,出尘模样昭彰人前。
    “太极拳!”
    “居然还能这么玩?”
    “妈啊,逆天四连击。”
    人群中带斗笠的女子身体一震又再次平静下去;黑和尚爬起身,系统一连串的提示让他彻底愤怒。“你……你这……太极拳……有什么用?”
    围观众人表示强烈不满和愤怒。“这和尚怎么了?”“搞什么东西,你再不努力我就出家了。”“上啊!和谐文明。”
    黑和尚还是止不住全身的负面状态断断续续道:“太极……太极拳有什么……什么用?”
    黑衣云行天站直身体含辛茹苦道:“再来,专治各种癫痫。”
第三十五章 冒名顶替
    阴煞功,据说是兰陵王宇文杰谋反事败之后出现的顶级邪派功法。
    传言宇文杰手下平东将军魏成功融合三十三门邪派宝典创出《血海魔功》。然《血海魔功》修炼要求极为苛刻,宇文杰不得已又下令七煞岛岛主重新修编。待后者删繁就简创出《阴煞功》时,宇文杰已身死名裂遗祸三族。阴煞岛主英年早逝,其弟子依仗此功法创立阴煞教长期为祸一方。
    直到三十年前,武当张真人率领正派人士一举歼灭恶贯满盈的阴煞教;名剑山庄易风行焚毁阴煞岛岛主棺椁中的《血海魔功》孤本,并出通告江湖——习此魔功者,人人皆可诛;自此之后,不断有人声修习阴煞功一定几率可领悟出《血海魔功》。
    庐江干将路热闹的擂台,黑衣道士云行天第五次击飞黑和尚。阴煞功附带的效果一般心法很难驱除,纯阳无极功却恰好将其克制;黑和尚浑身肌肉颤动双拳齐出,云行天重心后移,一左一右胸前划弧;“罗汉撞钟。”黑和尚倒背双手,野猪拱地般埋头撞向云行天。
    “道长小心。”
    “道长小心。”
    云行天后退几步对几位妙龄女子微微一笑,含胸塌腰双手抱住大光头,身体后退卸力;黑和尚猪叫一声腰间再次发力。后背撞碎木柱,双脚割断红毯,云行天右脚猛地踹在和尚膝盖,使其身体脱离地面,双手抱住大光头一阵逆时针转动,黑和尚放佛置身滚筒式洗衣机中,是眼冒小星星,耳朵呼呼刮大风。
    “道长好棒。”
    “太极拳真厉害。”
    第六次抛飞二百斤的蠢货,云行天淡然道:“男人也得洗衣服。”一身伤痕的黑和尚站起身,愤怒地一阵拳脚,云行天左闪右躲也不还手。“能把洒家逼到这般地步,断天涯你算是第一人。不过,你准备承受我的怒火吧。”说完,和尚全身肌肉虬然拨动,隐隐有血腥之气溢出。
    昏昏欲睡的观众喝了红牛,叫好喝彩声震耳欲聋。
    “大招!快啊,大和尚出大招了啊!”
    “必杀!一击必杀么?”
    “小心。”赵一铭有心无力地道,“不行就跑吧。”
    云行天杀心一动道:“这是江湖,不是《海贼王》,我就不信你还能有啥觉悟。”“哈哈——九阴九煞血海现。”和尚手掌泛起黑光,身体弹跳而起,仿佛踏浪而来。声浪震得擂台摇摇欲坠,那嚣张的对联飘落人群无人问津。云行天不紧不慢拿出药瓶,轻车熟路地吃下几颗回春丸。凝神静气意守丹田,双掌微开万法自然。
    架起剑一退到外围的赵一铭心中忧虑万分。“云兄,你说你装什么和谐。我早说过了,神马都是浮云,猥琐才是王道。”剑一有些惋惜地说:“和尚这一掌绝对有千斤之力,大象也能打死。”角落里带斗笠的绿衣少女背过身刚要离开,突然猛地转身,不可思议地望着风雨飘摇的擂台上涌现出来的金色霞光。
    “煌煌如日,纯阳无极。”
    黑和尚全力一击震碎纯阳罡气,云行天只得使出阳崩。冥冥之中似有定数,阳崩爆裂完全压制阴煞功。黑和尚全身冒着青烟嘴都合不上,只得翻着死鱼眼瞪着云行天。黑色道袍化作粉尘,胸前剑穗晃晃荡荡,略有小伤的云行天走到和尚身边道,“我有三江牌回春丸,你要不要来几颗……”黑和尚嘴角溢血眼睛一闭昏死过去。
    “杀了他。”剑一拄着宝剑道。
    赵一铭道,“这和尚杀了这么多人,死有余辜。”
    大失所望的观众朋友也不关心和尚的生死,嘲讽姑苏十杰几句走了大半。
    托着黑和尚走到人群外,云行天抬起单掌道:“你这和尚这般沉重。”
    “住手——”那斗笠女子三步五丈飘然落在云行天身边道,“这人你不能杀。”
    云行天拍了拍和尚淤青的脸问道:“姑娘想要人?”
    “正是。”轻功卓绝的女子声音有些沙哑。
    “如此正好。”云行天嘴角一翘刘诗诗附体道,“这和尚一身膘怎么也值个八百两银子。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赵一铭大叫:“云兄,切不可放虎归山。”
    “云兄,切莫如此。大侠行事向来光明磊落,不可图人钱财枉顾道义。”
    云行天扭头道:“剑一姑娘。大侠也是人,也得求个低保不是?”
    斗笠女子插言道:“你到底姓云,还是姓断?”云行天甩了两人一眼道,“实不相瞒在下断天涯。”“好一个断天涯。”说完,女子双手前推黑芒一闪,云行天太极浑圆反扣住女子的双手。又是阴煞功,而且比那和尚还要精深。
    绿衣女子裙摆从背后洒过来,柔软的右腿如蝎子的吊钩一般刺在云行天肩头。“你这是瑜伽么?”云行天侧身后退撑起罡气问道。女子沙哑的声音传来:“你这是什么武功?”云行天吃下一颗回春丸,挺身上前四象太极拳缠斗阴煞功。
    赵一铭羞愧地看着酣战的两人,再也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心态。“人外有人山外有山,拳七剑一不过是虚名罢了。”
    “不愧是武当绝尘剑。”女子摘下斗笠,一头长长的银发触目惊心。撤掌而立,云行天倒吸一口凉气:“你……”赵一铭二人也是诧异万分:绿衣少女十五六岁年纪,长得眉清目秀,偏偏这一头银发令人胆寒。
    “断天涯……你敢看我一眼吗?”白发少女好像唱着记忆中那熟悉的旋律。
    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
    让它牵引你的梦。
    不知不觉这城市的历史,
    已记取了你的笑容。
    ……
    看我看一眼吧,
    莫让红颜守空枕,
    ……
    痴情笑我凡俗的人世终难解的关怀
    ……
    云行天心中刺痛,睁开眼注视少女那如秋水般澄澈的眼眸;少女念起一段晦涩的咒语,四目相交,这一刻仿佛历经无数年——
    白发少年在悬崖边声声呼喊:“妹妹,你放心。我一定要让他们血债血偿!”
    ……
    白发青年双手沾满鲜血,趴在仇人的尸体上含笑睡去。
    ……
    白发男子放下手中的经典,下意识地抬起双目,深邃平静的目光从云行天瞳孔射出。
    ……
    “……哥……尘嚣散去还魔功……谢谢你……”白发女子戴上斗笠,一只手抓起二百来斤的和尚,几个闪烁消失不见。
    赵一铭剑一姑娘要求重新打过,看他俩人胜负如何?云行天抓起一颗紫色的鹅卵石怒道:“这是石头记的宝贝么?就算是,那也不值八百两呀。那和尚一身的肥肉绝对不止这个价……这石头算怎么回事?”云行天殊不知今日这番冒名顶替,会给远在武当的断天涯带去何等的麻烦。
    ……
    中州嵩山少林寺,十八铜人阵外,少林诸位大师都在。
    “俗家弟子项冲你可愿意下山?”方丈不悔问道。
    闯过十八铜人阵的项冲,一身热汗还未冷却道:“弟子只想留在少林。”
    不悔方丈笑道:“阿弥陀佛,当日老衲见你根骨奇特便想在武学上指点一二,这才将你带到这嵩山传你功法。没想到你悟性这般好,短短数月便将本寺达摩拳修炼大成,破了这十八铜人阵。”
    项冲恭敬道:“这是诸位悉心教导的结果。”
    众僧面露得意之色,独不悔面无表情道:“不嗔师弟,你看传他什么武功好?”
    横和尚不嗔顶了一下项冲的腰道:“我看就《龙象般若功》吧。”
    此言一出,周围的大和尚老和尚小和尚无不震惊。
    “这武功有龙象之力鬼神之威,不可轻传。”
    “项冲心性未稳,不可轻传。”
    “方丈,”一众和尚皆道,“不可轻传。”
    横和尚不嗔怒道:“你们这帮食古不化的家伙。如今少林处在青黄不接的时期,难得有这么一块好料子,不做成锦纶,还做成蒲团不成?”
    众人一时间无言可对,不悔和尚问道:“如今江湖波澜又起,我佛门再难清静。项冲,你可愿意守我佛门,护我伽蓝?”
    “弟子愿意。”
    “善哉善哉。”不悔大师单手在项冲头顶一拍道,“三日之后,老衲亲自为你剃度;届时传你《龙象般若功》、《金刚经》、《大藏经》……好了,今日天色不早,各自休息去吧。”
    不悔大师走了几步突然望着远处天空止步道:“血海魔眼?不嗔你且留一下。”“是,师兄。”不嗔安静地站在大师身边。
    “近日来我始终心神不宁,你且前往武当山探访下张真人的伤势。”不悔大师道,“顺便拜访下那位特殊的朋友。切记不可耍横胡来。”
    不嗔和尚笑道:“哈哈,师兄多虑了。无论是张真人还是那位仙子我都佩服得紧着嘞。”
    ……
    僧舍之内,四海联盟盟主项冲哼着小曲泡着热水澡好不享受。
    “回报老大,少林寺完全在我四海联盟掌握之内。”
    项冲颐指气使道:“很好。林曼儿占武当,我就占少林,看她能玩出什么花样!”
    “老大,大嫂这几日抱怨颇多,希望能下线亲自处理下。”
    想起未婚妻张雯的家暴,木桶里的项冲凉嗖嗖地道:“处理个屁。你就说我这几日在少林苦练绝技二指禅近不得女色。”
    “可是,老大,还有三天就是你们的婚礼了。”跟班厚着脸皮说,“要是您不出和嫂子商量下具体事宜,我怕到时候你就真的会二指残了。”
    项冲从木桶中站起身,擦了擦胸前的水花,看了一眼萎靡不振的兄弟道:“又要委屈你了。”
    “是,能为老大效命,是我的福气。”
    项冲穿上僧衣转头道:“你和谁说话呢?对了,柴俊达飞哥传书,云行天和林曼儿在庐江相会,你去查一查他们有什么苟且。”
    “什么是苟且?”
    项冲拿起水瓢扬了跟班一脸道:“就是和谐情,快去拉。”
    “是!马上去查。”
    在铜镜前整了整发型,国字脸项冲自言自语道:“新婚之夜还得剃度,这***叫什么事?”
第三十六章 甚嚣尘上
    慕容山庄风光不再,少数念旧弟子来往其中追忆那柳絮漫天的季节。
    衣着光鲜的云行天拜见族长慕容狄。慕容狄早已被酒色掏空了身体,支吾几句便打发云行天去西厢房居住。西厢房管事是一名长得胖胖的姑娘,对云行天有几分歧视,毕竟武当弃徒的身份摆在那。“每日五钱银子。房间陈设不得随意更改,到离开之日收取一定清洁费用。”
    寄人篱下要看得起自己。云行天不失礼数拱手称谢,送走管事,点起油灯,捧起《德道经》,一边踱步一边诵读。
    “云兄安寝否?”
    “这才几点。鸡叫之前,都是宅男黄金时间段。”云行天拉开门让进赵一铭。
    “嗯?云兄读的什么书?”
    “大造化大浑圆大功法。”
    赵一铭夺过经典笑道:“《德道经》?三毛钱能买一斤,还额外配送四书五经。快把绝世武功交出来?”
    床榻之上摆放一张小书桌,云行天拖鞋坐到一边道:“绝世武功哪比得上这陈年好酒。好酒好书好朋友,也是人生一大乐事。”
    “云兄,两个大男人深更半夜同床饮酒……云兄,你酒量如何?”
    云行天满上一杯酒道:“自打从老李那学会喝酒,我就从来没醉过。”
    赵一铭接过酒杯道:“就是你们行天镖局的老干部?”
    “正是。”云行天先干为敬。
    “嗯……”赵一铭脸色红润道,“这是什么酒?再来一杯、再来一杯。”
    云行天把酒壶藏在身后道:“这可是我从剑一那里敲诈来的三十年陈酿。”赵一铭连饮三杯,咳嗽两声醉眼朦胧。
    “云兄,你说我为什么就这么背呢?”赵一铭酒后吐真言,“找了一个这么落魄的门派……哎,早知道去丐帮好了。起码现在也能小有名气,带着一群拉风的小弟,啪啪啪地吃草莓味儿的粉木耳……”
    “这……”云行天吃惊地看着闷骚的赵一铭道,“这……太高远了。”
    “云兄,你走得哪门子狗屎运……武当弃徒都能混得人模狗样的……想我堂堂慕容山庄首席弟子,哎,造化弄人……你……”赵一铭转着酒杯烂醉如泥。
    猛地喝了两大口酒,云行天依旧脸不红心不跳道:“确实是人模狗样。手指游戏里,我云行天怕过谁?地图之上横着走,天下英雄不如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