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喜电子书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是非分不清 >

第21部分

是非分不清-第21部分

小说: 是非分不清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您的颊面真软,小人吻起来,感觉真好,就不知大人的唇……。」
    「……我对虾类敏感,瞧,我贪吃虾,」连忙剥了两只虾入嘴,再笑:「嘴很容易肿起来,不,是已经肿起来,请你不要随便动手,会痛的……」她怕再一个趁她不备吻上她的嘴,她的后半生会在一郎哥的责骂下渡过。
    东方非自始至终,没有插嘴,只是把玩着酒杯,彷佛杯里有无价之宝一样。
    青年还是不死心,执起她的左手,心疼道:
    「大人,您的手指缺了一根,是出了什么事吗?」其声柔媚,语带怜惜,足以使人酥骨。
    而她,有一双不解风情的耳朵,完全感受不到那股媚意,直忙着干笑:
    「其实也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抽抽抽,她很想用力抽回来,但又怕伤着这青年,最后,只得由着这青年握了,只是,她不痒,用不着故意在她手心搔痒吧?
    东方非眼一瞟,瞧见那青年正暧昧地抚着她的断指之处。他目光一厉,终于开口,其声如寒冰,道:
    「阮侍郎,你真厉害,今晚喝了不少水酒,竟然也不觉得不适啊。」
    她闻言,暗地恍然大悟,喜声道:
    「是是,大人说得极是!下官内急…那个,你别等我了,我上茅房,上茅房!」连忙摆脱这名媚骨青年,匆匆走出小雅房。
    一出雅房,夜风拂面,令她感激地松了好大一口气。
    她浑身酒气,连自己都受不了,幸亏东方非给了暗示,她才能暂时逃出来。
    她用力吸口气再吸口气,吸进所有的清新空气。
    她到底在里头待了多久啊?
    明明是午后进来的,现在都已经不知道几更天了。
    雅房的钱,她多少有摊点,而且把她未来半个月的饭钱都掏光光,她还在想,哪儿来的山珍海味这么贵,原来是上这种地方来……她的饭钱就这样掉进井底,连点事儿都探不到,唉……
    「阮大人。」青衣轻声叫着。
    她吓了一跳,转身看见青衣就在隔壁房的门口。
    「青衣兄……你在这里等首辅大人吗?」
    青衣应了一声,自房内取出热帕子。
    「阮大人请用。」
    她迟疑一会儿,小声问:
    「这不是给首辅大人用的么?我这样用……。」不太好吧?
    青衣面不改色道:
    「我家大人不会马上出来,阮大人请尽管先用。」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她忙着擦脸,精神顿时好了许多。
    青衣再端出茶来,说道:
    「这是醒酒茶,阮大人喝下后,明日不致因此头痛。」
    她扮个鬼脸,心怀感激接过。
    「青衣兄,你的大恩大德,我一定记下。」
    「小事一桩,不必客气。」
    她小口小口喝着热茶,舒缓了胃中不适。她再观望四周,疑声道:
    「我记得白天没有这么冷清的。」
    「我家大人已将这一头雅房全数包下了。」
    「原来如此……也对,他是首辅,自然要顾及颜面,如果在此醉酒失态,让人瞧见,那可是丢人现眼呢。」
    青衣闻言,欲言又止,最后改变主意问道:
    「今天小人看见阮大人进酒楼,大人不似贪美色之徒……」
    「是误进是误进。」她叹道:「京师处处是陷阱,一进来还没发现,直到有姑娘往我身上靠,我才惊觉这里是温柔乡……为什么不直接在外头写个明白,免得有人误把青楼当酒楼呢。」
    青衣维持脸皮不动。
    她又深吸口气,活动筋骨,跟他抱拳道:
    「多谢青衣兄。」
    她准备再度入房,今晚内阁首辅东方非在场,谁都不能先离席,她只好再战江湖了!
    这一次她嘴巴要塞满虾子,看看那青年要怎么偷袭她!
    正巧,东方非走出来,看见她正要入内,也不意外,说道:
    「你要进去?」
    「这个……」
    「里头乱得很,你想进去?」
    「不不不,那就别进去打扰了。」
    东方非冷笑一声:
    「你进去,一块乱,你确定不要?」
    「……小弟今天……兴致不大。」
    他皮笑肉不笑,走进隔壁房内,接过青衣的茶,头也不回说:
    「进来休息吧,一身酒气走回你穷巷里的家,只会丢了京官的脸。」
    内阁首辅的话,她不能不从,只得跟着进房。
    顿时,一股清香扑鼻。
    「阮大人,切莫惊惶,这是醒脑的香味。」青衣低声解释。
    「原来如此。难怪首辅大人不怕喝醉,原来早有准备。」果然是为官十多年的老江湖!
    「谁像你,一点准备也没有,就敢来这种地方。」东方非摆了摆手,青衣退到门口,并没有关上门。
    「过来坐着。」
    她踌躇不前。
    「晋江工程进行到哪了?」他问道。
    她连忙坐到他的身边,笑道:
    「多谢首辅大人处处帮忙,今年的工程如预期,尤其今年的梅雨季已过,损失都在预料之中,这一些都详列在公文里。」
    「公文哪有你说的详实呢?我就爱听你说,冬故。晋江工程完成后,你回京,我可拟召让你升官,你打算坐上何等官职?」
    她一怔,皱起眉。
    「东方兄权势之大,只手可以遮天,请不要用在这种地方!小弟前途,小弟自有考虑,请东方兄务必别插手。」
    「哦,那你想我插手什么呢?」
    「……」她玻а邸
    「你这是什么怀疑的眼神?好!你说出来,我一定做得到!」他兴致勃勃。
    「东方兄,你喝醉了吧?」
    东方非哈哈笑道:
    「这种地方就能让我喝醉失了本性吗?你说,只要你说得出,我就能做得到。管你要什么金银珠宝,大好前程,我都给得起。」
    阮冬故闻言,心一跳,逮住机会,认真问道:
    「东方兄此话当真?」
    他扬眉:「一言九鼎。」
    她立即起身,爽快地说:
    「驷马难追。小弟在此恳请东方兄,他日若要助太子一臂之力,请勿动摇国本,扰乱民心,不伤及任何无辜百姓不折损任何皇朝将士!」
    东方非嘴角扬勾,俊目璨亮地注视着她。
    「你选的,就这个?」
    「就这个!」
    「哈哈,好!我给你机会保你前程你偏不要,偏选这种事……我要不如了你的心愿,倒显得我无能了。」
    她大喜过望,作揖道:「多谢东方兄!」
    东方非笑了二声,没有揭穿承诺下她真正的心思。
    她在想什么他会不知情吗?
    她以为太子强坐龙椅,必会掀起血风腥雨的风暴,对国本只有百害而无一利,要他承诺,正是要太子永无夺位的时机!
    果然,她选择的路,终究还是保有旧制。这样的愚忠,这样的正直,让他都不知该如何委婉告诉她,要让一个人坐上龙座,有太多肮脏的法子了。
    「我可以再加上一条,除非皇上在位大祸及皇朝百姓,否则我绝不主动帮太子,当然,规则照旧,绝不动摇国本。冬故,你这样安心了吗?」
    她喜道:
    「东方兄大恩大德,小弟铭记在心。」
    「哼,这种事你也当大恩大德,你一辈子要报的恩还不知道要多少呢?」顿了下,他道:「我也没要你记恩,不过,你倒是可以坐下。」
    「坐下?」
    「怎么?不敢坐在我身边?」他激她。
    她笑道:「怎么不敢呢?」她爽快地再度坐下。
    「本官有点累了,你的肩,让本官枕一会儿吧。」
    「……」她不敢拒绝也不能拒绝,只能任着他轻枕在她的肩头上。
    淡淡的酒气袭面,全是来自他身上的。这个……还好一郎哥没看见,不然她可能要跪算盘了事。
    让他靠靠她是不介意,也不会很讨厌,比起雅房里那青年,她宁愿让东方非自然地靠着,至少不必担心毛手毛脚。
    再者,今天晚上能得到他的承诺,她没有白来,让他靠个半个月都不是问题。只是她有点烦恼,明天起,她该到何处吃饭去?
    「被吻的滋味如何?」他闭着俊目,懒洋洋问道。
    她一怔,想了下。「有点恶心。」再补一句:「男人吻男人,不太好。」
    「冬故,这里的男女都受过训练,他的一举一动,都足够迷惑一个守身如玉的黄毛小子了,难道你一点心动都没有?」
    「心动是没有,惊吓倒是不少。」她坦承。
    他轻哼了一声,但已无之前的冷意。
    过了一会儿,她感觉到他的呼吸轻浅而规律,显然已经进入睡眠。
    这个内阁首辅还真好睡呢……。看来她只好当枕头当到天亮了。她端正地坐在椅上,让他睡得安稳。
    青衣脸色有点古怪,无声地对她说了一句:
    「我家主人这二天为太子之事,未曾入眠,今天上早朝,到现在还没有休息过。」
    她以眼神示意,表示绝不惊动东方非,以报青衣赐醒酒茶之恩。
    只见青衣轻轻掩上门,不让冷风入侵。
    她还是挺直腰杆坐着,不敢枉动半分,内心却思索着:
    这二天东方非到底为太子策划什么,竟然如此费心……
    不管了,既然他一诺千金,那么之前他为太子做什么都得暂搁了。她从不相信长生不老,皇上迟早会驾崩,那时太子顺理成章坐上龙椅不是很好吗?
    他在这里睡愈久愈好,省得醒来后又作乱……她嗅了嗅,除了满室提神的清香外,还有他身上残留的酒气跟他的气味,不难闻,甚至带点香味,她宁愿待在这里闻他的气味,也不想再被雅房里的青年纠缠。
    只是,她还是有点不明白……
    既然他忙到连补眠的时间都没有,为什么今天还要赶来参加这种小聚会?这种聚会,理当不在他的计划里,对他也没有任何帮助啊……
    何况,如果他只是想享受温柔乡的滋味,那应该留在雅房内,而非在这里,在她的身边补眠。
    她想了大半夜,终是无解。
    一直到很久很久之后,历经了东方非亲临晋江追究她的男宠、再经燕门关,乐知县,最后成亲……后,她才发现这个曾在皇朝内呼风唤雨的内阁首辅,不但浅眠,而且习惯独眠,唯一能待在他身边,又不致惊扰他睡眠的,只有她跟青衣。
    当获知的那一剎那,她感慨地说:
    「果然,遗臭万年的恶官也不好当……」正所谓,坏人不可做,还得防人刺杀,多辛苦。
    青衣默默看她一眼,不知该不该为主子反驳。
    他家主人,纯粹是天生浅眠,不喜人惊扰,根本与遗臭万年的恶官没有关系,如果有心人士想行刺,他家主人还求之不得,备好大礼等着人呢。
    但这种话,他想,他还是不要说的好。
    ~End
    小后记:
    这一篇,去年就写了。之所以没有放在番外小说出版,就是因为剧情是卡在是非分不清中间,如果记忆不好的朋友,会造成小混乱,所以思索半天,就换成怀宁篇上档。
    当初写是非分不清时,其实不确定会有断指娘子以及其后续番外产生,所以那时下笔是非分不清时,是非常有节制的。
    因此,如今回想起来,很想捶胸顿足,许多暧昧情节就这样错身而过,是啦,我是非常喜欢写暧昧情节的,反正大家都看穿了,我也不用再偷偷遮掩了XD。
    今年年初,非常有雄心壮志,想再呼应「斗官.谁啊谁先情窦初开」,再写个斗妻婚后的故事,以及当初阮冬故如何买官的前篇,以三篇作为网上番外的End,但是
    人生海海啊。
    现在已经六月了。天!光阴似箭啊!哪来的时间去写啊~
    现在我目前无心分神在这故事上
    我相信喜欢这个故事的朋友,你们也是很喜新厌旧的XD,所以就这样啦。
    这个系列暂时就告一个段落,如果哪天闲来无事,有点发狂如当初莫名其妙一定要马上写的不止息那三篇,那就会写的。不然,应该是不会再动笔的。当然,如果你是神,愿意赐我一天四十八小时,我一定会再写的。
    就这样了。
    本篇番外结束后,我会降低做预告的次数。
    下面,自认文雅脱俗者,不宜观看。
    今年六月,我骂自己一顿,哇勒,当初是哪个王八蛋附身,还做预告咧,这种事一点也不好玩。诚信宝贵,预告不能乱做,就算是没有时间也要熬夜修完它。这种日子是很痛苦的!
    于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回到顶部 4 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