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喜电子书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是非分不清 >

第4部分

是非分不清-第4部分

小说: 是非分不清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那只是东方非试探的一种把戏而已。」凤一郎微笑:「咱们手头的钱买米就快不够了,不用送礼,东方非要的也不是回礼。」他知道冬故行动力快,但没有想到她快到才进户部几天,已经在翻户部的旧帐了,这绝对不是件好事。
    往年在外地,他可以随时拉缓她的速度,现在她在皇城户部做事,他身无官职,根本进不了大明门,不能随时拉她一把。暗箭难防啊!
    「迟早,她一定得了解真正的为官之道。」凤一郎若有所思道。
第三章
    「大家早啊!」
    精神奕奕的叫声又响又亮,不算高的户部小侍郎十足精神地走进户部,让朝房的吏胥以及官员古怪地看她一眼之后,继续做着自己的文书工作。
    「阮侍郎,你每日精神很好啊。」国子监派来的监生不禁开口。在户部的监生没有官职,虽然名为实习,但地位低微,通常只有巴结人的份却没有人来巴结他。
    「是啊,我天天早起练拳,气血通得很,精神当然好,你要有兴趣,下次我教你一套简单的拳,包准你天天做事也不累。」她爽朗地笑,走到柜前抽出册子继续昨天未完的抄写。
    「阮侍郎……你负责太仓库的,现在你不应该在户部啊。」监生好心提醒。
    「我要负责的都做完了,没事了就过来帮点忙。」
    「做完了?」现在才多早就做完了?这阮侍郎是不是太积极了点?「对了,阮侍郎,听说昨天你下班之后,收到首辅大人的赠礼?」话一落,朝房内其他官员纷纷好奇地竖起耳朵偷听。
    阮冬故一想起那把扇子就一肚子火,直言道:
    「这种礼物,我可不想要。」
    「这……」监生不敢接话,瞄到她的字迹,立即改口道:「你手受伤了吗?」
    「没有啊!」她四肢好到可以跟怀宁打上三百回合,前提是怀宁要放水。
    「呃……」这几日早就注意到阮东潜乱七八糟的字迹,原本他以为是手受伤了,搞了半天是天生字丑……当年这姓阮的到底是怎么从主考官眼皮下过的?
    监生正随口要再找话题,忽然听见阮冬故问他:
    「孙子孝,你住哪儿?」
    监生没料到有人会记住他的名字,呆呆回道:「这里有国子监提供的学舍。」
    「是吗?那可真好,我北上来京,吃喝都得靠自己。」
    阮侍郎身居小巷里的破宅,是户部上下都知情的事。孙子孝暗示她:「如果能蒙首辅提拔……」呃,还是住口好了,因为看见很不会掩饰的阮侍郎,已经开始在风云变色了。
    这几日相处,多少摸清了阮东潜的脾气。平常看起来精力十足,像个活蹦乱跳的少年郎,但只要有人当着他的面提起内阁首辅东方非,那张还带点稚气的脸庞会在瞬间爆红起来,像个红脸小关公一样。
    「阮侍郎,你写错了,去年文武官员不加皇亲开支,薪俸共是五十三万三千两,你少算三千两。」孙子孝提醒。
    阮冬故连忙翻开帐本察看,果然自己粗心大意,少补了三千两。她内心微讶,看了孙子孝一眼。
    「是属下不该插嘴。」孙子孝立刻作揖道。
    她回神,开朗大笑:「有什么该不该的?我错了,你纠正我是理所当然啊!孙子孝,我一向粗心,要是我再弄错什么,你一定要提醒我!」
    孙子孝古怪地看她一眼,正要开口再说什么,忽闻外头有人叫道:
    「李公公到!」
    孙子孝闻言,直觉拉起她的手臂,推她往朝房外走去。
    「喂,孙子孝,你做什么……」即使她再笨,一看见朝房内的同事奔向门口,也知道孙子孝是拖着她恭迎那个什么李公公了。
    「户部尚书呢?」李公公细声问。
    「尚书大人正在礼部那儿呢。」有名官员讨好地说。
    「礼部?哼,户部尚书是去求救了吗?」李公公冷笑:「好个户部,分明是不把国丈爷放在眼里,以为投靠首辅大人就是找到救命仙丹了?」视线随意扫过官员们,忽地落在阮冬故脸上。他暗暗吃惊,向她招手:「你,就是你,过来。」
    阮冬故一头雾水,确定自己跟这个姓李的公公素未谋面。她上前,还没开口,李公公就伸出光滑的手掌,在她的颊面用力摸了下去。
    她瞪大眼眸。
    「好细致的触感啊。」李公公惊叹,又羡又妒地问道:「小官员,你是怎么保养你这一身肌肤的?」
    「保养?」她呆呆地重复,浑身毛毛的。
    「你瞧起来像十五、六岁,面皮白里透红的。说,你的秘方打哪儿来?」
    「李公公是国丈身边的红人,他问什么你就实话实答吧。」孙子孝低声说道。
    什么实话实答?阮冬故忍住擦拭脸颊的冲动。她长这么大,还没有人这么主动碰过她,一郎哥跟怀宁虽是青梅竹马,却很守男女之别的。
    「你这小官员这么藏私?」
    「谁藏私了?要说你我有什么不同,也不过是下官每天早起练拳健身而已,公公要认定这是秘方,好吧,您每天来找我,我教你一套拳。」她拍着胸说道。
    李公公一时傻眼,没有想到小小官员说话这么豪迈又粗鲁。
    恶意的笑声由远而近,东方非现身在户部,户部尚书紧跟在后。东方非笑道:「阮东潜,本官远远就听见你的大嗓门。你当这里是市井小街吆喝吗?」
    阮冬故正要冲口答道,她要身在市井小街上,那她必定是抓蛇人,专抓他这种没有天良的毒蛇。哪知,她还没有开口,李公公尖锐的叫声就起--
    「你就是阮东潜?」
    「他就是阮东潜啊。李公公,您在宫中的消息落后了吗?国丈爷的侄子就是被这阮东潜给亲手监斩的啊。」东方非「好心」地解释。
    李公公脸色一白,细声道:「首辅大人,咱家先行告退了。」匆匆赶去报讯。
    「大人,阮东潜是户部的人,这不是摆明了要让国丈爷专挑户部的碴吗?」户部尚书忧心忡忡,又气又恼暗瞪这个上任没几天就带来麻烦的阮侍郎。
    东方非没理会他,专注地瞧着阮冬故,嘴角抹笑道:
    「阮侍郎,我瞧你好像不记得你曾监斩过人?」
    她瞪着他,怒道:「我亲自监斩的共二十七人,每一个人名、每一条罪我都记得清清楚楚的,绝不会忘记,什么国丈爷的侄子?他没有姓名的吗?」
    东方非就爱看这阮家少年一脸理直气壮的样子,头也没回地问:
    「户部尚书,国丈爷的侄子叫什么?」
    户部尚书叹气道:「邹进真。」
    「邹进真?是他啊!」阮冬故恍然大悟,骂道:「这人迷奸良家妇女,杀人逃狱,本就该斩!我监斩并无不是之处!」难怪当日一郎哥坚持将小有官名的邹进真送往刑部处决,不要经她手,就是为了预防今日吗?
    东方非见她一脸不知大难将至,心里更加兴奋,笑道:
    「阮侍郎,你可知国丈爷在朝中势力?你小小一个侍郎岂能跟他对抗?好吧,你要低声下气地求我,我愿为你化解这一次的灾难。」
    她呸了一声,不理户部此起彼落的抽气声,怒道:
    「我要是怕了,当年我就不会亲自监斩!」
    东方非阴柔的眸瞳抹着光彩,不气不恼道:「阮侍郎,你可知,你的所作所为根本不为自己留余地?这样的人,英年早逝的机会很高哪。」
    她皱眉,不以为然说道:「当官的,就是要不为自己留余地,百姓才有好日子过。国丈要是昏庸到装瞎子,看不清楚自己侄子的罪行,那就冲着我来吧。」
    东方非闻言大笑不止,笑到不得不用官袖掩住浓浓笑意。
    「阮侍郎,本官愈来愈相信你能爬到今日的地位,凭的绝不是你一人才智。你以为国丈爷要对付你,会明着来吗?举个例来说,国丈爷身边忠狗是李公公,李公公负责内宫采买,小至一片琉璃瓦,大至肴赠外国使节的珍珠宝石,开销全由户部负责。这笔帐不报台面,李公公想报多少,皇上也是不管的,即使户部的银子不够也得挤出来。往年国丈爷还算知分寸,不敢明目张胆贪污到惊动我这个内阁首辅。」东方非看着她,意味深长地说:「我要是国丈爷,必藉此事将户部整得凄凄惨惨。只要我联合工部、光禄寺、兵部,将户部拔得一毛不剩,你就算去求皇上也没有用了,户部尚书稳死无疑,你这小小侍郎的职位怕也不保了,敢问你这个为苍生的好心阮侍郎,到那时,你怎么对得起天下百姓呢?」
    阮冬故闻言一呆,完全没有想到这一层。
    她来户部毕竟才几天,虽然一切还在摸索中,但也知道户部是六部里最难讨好的一个部门,光是皇朝历代的户部尚书没有一个全身而退,就知道这个职位有多难做了。她行事一向光明磊落,根本没有想到堂堂一名连皇上都要喊声国丈的老人,竟然也会要这种动摇国本的卑鄙手段。
    户部尚书低叫:「请大人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吧!户部实在无法再负荷多余的开销啊!」
    「哼,本官闲着没事跟国丈爷作对,有我好处么……」东方非忽然瞧见桌上摊开的帐本。他上前,仔细看那帐本后,诡异地睇她一眼,问道:「这是谁写的?」
    这几天,他都待在礼部,每天早上都会听见好精神的早安,也知道阮侍郎在重写帐册,只是--
    「是我。首辅大人不允许重阅帐册吗?」她一脸理所当然,眼神却游移不定。
    「你写的啊……」东方非缓缓打量她,眸里透着难解的光芒。
    在旁的户部官员心惊胆跳,就怕这个权倾一世的首辅大人挑中了户部恶整。
    阮冬故极力掩饰心虚,一脸无畏地回视着东方非。
    *****
    东方府--
    「他真是阮东潜吗……」东方非沉吟大半夜,始终无法揣测出真正的事实来。
    「大人,大人!试卷来了!」
    随从手捧长盒奔进房里,东方非立刻开盒取出试卷。他扬眉问道:
    「这是阮东潜当年的试卷,确定无误?」
    「是。小人拿大人的令牌,亲眼确认,的确是阮东潜当年应试的试卷。」
    东方非摊开泛黄的试卷。打开的剎那,一见满页端正的字迹,俊目立露异采。
    他一目十行,迅速读完试卷,暗喜道:
    「好大的志向、普通的才智。有梦想,却不知现实,这一点与户部里的阮东潜倒有几分相似之处,只是文章中少了尖锐、鲁莽。」更重要的是,字迹完全不同。
    科举出身的官员不论程度如何,一手好字是基本,依户部里那个阮东潜的字体,别说是进榜了,连三岁小孩练字都比他强多了。
    如果手部曾受过伤,勉强可以解释为何字迹差异甚大,但那个阮东潜活蹦乱跳、身体健康,根本不像是受过伤的样子……
    「阮东潜,这份试卷让你泄底了。」东方非喜形于色:「难怪我第一眼瞧他,就觉他不似二十出头的青年。哼,是买官鬻爵吗?你买官的意义何在?不在外地贪污,还得罪了老国丈,你买这个官不划算啊!」这假货到底是什么时候顶位的?是在一年前监斩国丈侄子之前,还是真货被贬县丞的时候就已经掉换了?
    那都无所谓了,重要的是此时此刻--
    阮东潜,本官轻轻松松就抓住你的把柄,你会怎么做呢?本官真的好期待啊。
    *****
    向晚时分,落霞满天,西斜的夕晖将街上的人影拉得长长的。被京师百姓形容为只有贵族才能进驻的大街上,有一扇朱红大门被推开,一身青色劲服的男子沉声说道:「阮大人,请。」
    阮冬故步进门内,缓缓扫过东方非居住的府邸。雕梁画栋,粉墙金瓦,层层回廊上随处可见精细繁琐的雕饰,其富丽堂皇的程度,即使是做了十年的官,也决计盖不起这样的豪宅。
    她忍着破口大骂的冲动,随着领路的青衣护卫走上长廊,赫然发现廊上地砖并非皇朝内的产物……她轻讶一声,终于脱口:「这是海外运进宫,只准宫中有的!混蛋东西,这么明目张胆地与皇上平起平坐吗?」她一脸怒色。
    与她同来的怀宁看了她一眼,不置一词,催眠自己是木头人。
    「首辅宅院里的每样东西都是由皇上赏赐,非我家大人私谋。」青衣说道。
    「皇上赏赐?」她咬牙:「说穿了,皇上的赏赐皆由户部而来。」一路走来,她发现仆役不少,婢女倒是有限,似乎主子不唤,没有人敢主动吭声。
    来到主厅,青衣停步,沉声说道:「请阮大人的贴身护卫随我到偏厅去。」
    「他不是我护卫,是我义兄。」
    青衣眸里闪过讶异,仍坚持:「我家大人只见阮大人。」
    阮冬故蹙眉,与怀宁交换视线后,后者勉为其难开口:
    「冬故,妳小心。」说这几句话像要了他的命一样。
    阮冬故用力眨眨眼,笑道:「我又不是上龙潭虎穴,你不必紧张。我去去就来。」语毕,大步跨过门槛,走进主厅之内。
    主厅内,一身月白锦衣,腰间束了条镶玉带子的男子,悠闲地倚坐在披着白狐皮毯的华椅上,他原在阅读某张卷子,一听有人进来,立即抬脸扬笑。
    笑颜短暂地僵住,瞧见来人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平日看阮东潜身穿官服,即使相貌偏小,但也不至于像眼前这么的小啊。
    「东方大人,平常你在礼部,我在户部,近得很,有什么事你不在上班时候说,却强要下官下班后来?」阮冬故直接挑明了问。
    东方非一听她的冲言冲语,心情顿时愉快,连忙起身向她走去。
    「阮侍郎,本官特邀你前来,是为了一件事。」
    「一件事?」
    「一件只有你我能知道的事。」他走到她的面前。未戴乌纱帽的脸真是秀气,乌发又黑又亮,虽然迷人却像朵短暂的小花,他一捏就碎了。
    她扬眉,不以为然说道:「下官可不记得跟首辅大人有什么共同的秘密。」
    他不理她的无礼,反而笑得开心,道:
    「阮东潜,我记得当日你曾说你二十出头?」见她迟疑点头,丹凤眸异采更炽。「你看起来真不像啊。」「首辅大人今年也三十了吧,我瞧你保养像二十五,在这年头,官都能当得不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