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喜电子书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每个女孩都有梦 >

第107部分

每个女孩都有梦-第107部分

小说: 每个女孩都有梦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默默把吉娜的来电删除。走出浴池,裹着浴单,把辛蕊的电话送回房间,摆好。
    看了看透明的天花板,星星出来了,天己经黑了。
    正文 惊心………撕心
     更新时间:2010…7…13 14:20:40 本章字数:7619
    辛蕊己经在佣人的帮助下摆好了的碗筷,霍惊风与陆家豪己喝了很久。
    “你们先吃,我上去叫依晴。”辛蕊招呼着他俩。虽然很反感霍惊风,但他毕竟是陆家豪妹妹最爱的人。
    “我去吧。” 霍惊风刚才喝酒的时候就一直在想依晴的话。
    依晴的话,让霍惊风感动。自己那么打她,打的她没头没脸没自尊的,她居然还是这么依赖自己。还能说出爱这个字。惊风现在都有些佩服依晴的爱了。她还真敢爱,连我这样的人都敢爱。
    辛蕊站在一旁看着家豪,家豪也认为,霍惊风是依晴现在最想见到也是最需要的人。
    走到三楼,依晴的房门锁着,惊风轻轻扣门,没人应,加大了点力度,还是没人应。
    “依晴。开门。” 霍惊风出声喊她。
    依然没人应。惊风有点着急了。心想她是睡着了?还是出事了?想到这点霍惊风二话不说,开始用脚踹门,门很结实,连踹了四脚,终于打开。
    快步走进依晴的房间,没有人。
    霍惊风用最快的速度扫视了房间一圈,确实没人,转身想进卫生间看看,门还是锁着的。大力砸门,不见有人应答,现在的霍惊风有点害怕得疯狂了,不祥的预感充斥着满脑子。他怕,他怕依晴想不开,拿她自己的生命开始作。她一向挺能作!
    楼下的家豪与辛蕊也听到了霍惊风的踹门声,马上跟了上来。正看着霍惊风正在踹洗手间的门。陆家是新装修的,所有门锁都是当时最高级也是质量最好的,霍惊风与陆家豪两个人合力一脚总算把门弄开。
    霍惊风一步就蹿了进去。看着水中的依晴,紧闭着眼睛。慌忙把她抱起来,混身己是冰冷,想喊依晴的名字,可是嗓子居然失声,叫不出一丝声音,陆家豪己经站不住了,不顾男女有别,不顾依晴一丝不挂,上前去夺霍惊风怀中的陆依晴,摸到己经冰冷的依晴,家豪疯了。
    “啊……”那是陆家豪的心肝,那是家豪曾经活下去的唯一支柱。那是家豪想了十多年的妹妹啊,这个妹妹在他心中早己不是妹妹,这个妹妹在他心中比任何人都重,真真比自己的命都重的多。
    霍惊风怎么可能让他抢去怀里的依晴,他现在比家豪要疯狂,陆依晴若死了,是为什么死的?是他逼死的啊,他待依晴是过度苛刻,但他给依晴的爱也是极致啊。
    家豪还能疯狂的怒吼出来。霍惊风现在嗓子己经没失去功能了;心空空的吊在身体里,脑子里己经没有思唯,满脑子都是空白的,只是死死抱着怀中的依晴,早己没有往日的平静,早己没有往日的游戏人生,早己没了平时的沉稳,也没了平时的笃定。
    家豪见霍惊风不肯放手,运用肘关节对着霍惊风侧肩一顶,逼霍惊风放手,反身一脚别在霍惊风的左腿处,霍惊风马上一条腿着地。家豪从小就接受着杀手训练,现在更是疯狂,把这十几年的功夫刹那全使了出来,并抢过依晴抱在怀里,搂在心口处;往身体里揉,干嚎着,流不出眼泪,只能干嚎。
    霍惊风现在脑子里己没有任何思维,更不知道躲,只记得死死抱住依晴,可惜敌不过家豪疯狂的掠夺。挨了家豪几记狠招,不躲也不闪。只觉得自己嗓子太紧,太热,太腥。看着依晴发紫的嘴唇,更加恨自己,看着依晴冰冷的身体,慢慢离开自己怀抱,被家豪抢了过去,一口鲜血直喷出来。
    感觉嗓子终于轻松了,终于能喘出一口气。看着依晴己经被家豪抱在怀里,马上不顾肩部刚才被家豪的重创,半跪在地上,紧盯着那个紧闭双眼的女孩,他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陆依晴死了.
    从今以后再也没有那个小麻烦了,再也没有人缠着他要这要那了,再了没有人天天烦着他要他带她出去玩了。再也没有人跟他撒娇了,再也没有人跟他哭闹了撒野了,再也没有人跟他胡搅蛮缠了。
    想着自己保护来保护去,最后她居然死在自己的手里,霍惊风笑了,天大的笑话,真是天大的笑话,笑的满面眼泪,极其凄惨.
    就算陆依晴死,也得死在他的怀里,霍惊风扶着门站了起来,看着家豪抱着依晴还在那干嚎,照着家豪后身就是一脚.
    男人在过于激动与盲目疯狂的时候,都会把体内的所有力气都发泄出来,这也是过失杀人案的常见性。
    这一脚,踹的家豪一个没站稳,直接趴倒在地上,搂在怀中的依晴就要直接被他压在身下了。就算依晴己豪无知觉,家豪又怎么会让依晴摔到,自己闪身,想让依晴倒在自己身上,可惜动作慢了一步,霍惊风己经伸出手臂去抢依晴,家豪只顾着腾出手去挡霍惊风的手臂,陆依晴应声被生生摔在地上。
    两个人手臂相碰,马上交手,陆家豪的功夫了得,霍惊风也不是吃干饭的,现在两人心中全是怒火,陆家豪怪霍惊风害死了妹妹,招招致命,霍惊风恨自己害死了依晴,他需要发泄,每一招都在进攻,没有防守。
    辛蕊从刚才到现在一直在尖叫,她受不了陆依晴的自杀,她受不了刚刚还在交谈的依晴,现在己是混身冰冷的尸体,看着两个交手的男人,她跪在地上,抱着依晴哭,这个女孩曾经多么的热情,多么的有活力,曾经亲切的叫着她姐姐,曾经跟她贴心的讲着自己的心事,可现在活生生的人,就这么没了。抱起依晴傻傻的流着泪,原来人的生命居然这么脆弱。
    现在活着的人三个人都很激动,没一个人想到要去打急救电话,常识一般为:人死了,就凉了,现在的陆依晴很凉!而且脸色苍白,没有人色,嘴唇发紫,没有血色
    “啊,疼!”
    辛蕊听到尸体发出动静,以正常人的常识,能发出声音的,就绝不是尸体。辛蕊现在还是个正常人.
    “依晴,依晴!!!”辛蕊大喊。
    正在混战发泄的两个人也停了下来。看着躺在地上的陆依晴痛苦的扭动着身体。马上都围了过来。霍惊风马上把她抱进怀里。看着她小脸紧皱,没错,是活的。
    “去叫医生,快!” 霍惊风一脚踢在愣在那里陆家豪身上,家豪清醒过来,没理他,马上查看着依晴的身上。
    霍惊风也意识到需要看依晴是怎么个自杀方法,把依晴平放在床上。开始从头到脚看查看她的身体,没有割腕的痕迹啊,身上前前后后,上上下下除了刚才摔到地上擦破了点儿皮,什么外伤都没有。马上意到家豪是个男人,顺手拿了个被单盖在依晴身上。
    家豪看依晴身上确实没有外伤,马上冲下去打电话叫医生,辛蕊立刻跟着下去,她现在担心家豪,从来没看过家豪如此失控过,从来没看过这么疯狂的家豪,平时的他都是那么温文而雅,谈笑风声,连吵架都不会跟她吵,一副好好先生的模样,没想到疯狂起来,连霍惊风都不是对手。
    霍惊风捏住依晴的下巴,两指使力,强掰开依晴的嘴,把鼻子凑上去闻依晴嘴里的味道,如果服毒了,嘴里一定有药的味道或者从胃里反出来的味到。松了一口气,什么他也没闻到,依晴嘴里是除了有点上火的淡淡口臭外,其它的味道,什么也没有。
    “依晴,依晴。”惊风拍着依晴的脸蛋,喊着她的名字。
    “嗯~,冷~” 依晴迷迷糊糊的喊着。
    霍惊风片腿上床,拿起身边的被子给依晴盖个严实,自己把她搂在怀里,紧紧盯着她的脸,脸色苍白,嘴唇发紫,身上没有外伤,嘴里没有异味,种种迹象让霍惊风觉得她就是冻着了。
    家豪与辛蕊再次上来,后面跟着个大夫,是家豪飞车从附近卫生站请回来的大夫,说是请,就是直着眼睛,什么话也不说,因为急的不知说什么,强把一个夜间值班大夫扛回来的,辛蕊跟在后面跟卫生站的其它工作人员一路解释。有人去挡家豪,被家豪一脚踢飞,扛着大夫的家豪,暂时是没有思维的,把大夫扔在后车座上,也不等辛蕊,还好辛蕊腿够长,自己跑的快,跟了上来,飞车回来的家豪,依然没有恢复任何思维,现在他的脑子如刚才霍惊风一样,全是空白。只想着救依情救依晴。
    大夫从惊吓中恢复过来,看着床上的病人,知道是家属太激动了,也不计较,马上帮依晴查看各种生命体怔,又摸了摸依晴脉搏,最后得出,依晴是严重伤风感冒。冻着了。
    所有人松了一口气。家豪滩坐在地。辛蕊长松了一口气后,大哭出声,今天这变故太刺激她的心脏与思维了。
    霍惊风紧紧搂着依晴,她的脸上己经有了些血色。嘴上也现出些红色。
    医生很尽责,看霍惊风侧坐在病人身边,还算是唯一一个正常人,走到他跟前说:
    “病人没有生命危险,但需要马上输液。”
    “知道了。”
    看到床边有个电话,霍惊风拿起电话拔了个号码,是A市最好的医院,霍惊风每年都有义务投资,刚才太紧张,居然光顾着跟家豪抢人,忘了叫急救车,忘了叫医生。这个时候,当然是他投资需要回报的时候,一个电话,不管多晚,最好的大夫都得给他爬过来.
    家豪己经站不起来,所有气力刚才都拼出去了。坐在地上,直喘气,心在疼,也在怕。
    “哭什么哭,去下面拿些温水或牛奶过来。” 霍惊风知道依晴没有生命危险,也不是自杀后,心里稍微恢复了些。听着辛蕊的大哭,让他心烦,在急救大夫没来之前,他觉得应该给依晴喝些热水或热牛奶,让她慢慢暖和过来。
    辛蕊听到后,马上起身下楼,去给依晴准备热水。
    “冷,哥, 我冷。” 依晴暖和过来,有了些神志,闻着身边熟悉的气温,更加贪婪往他怀里挤去。
    霍惊风抱着她,好久没往自己怀里钻了,今天居然是这么个钻法。让霍惊风自责与后悔之心全部涌了上来。
    家豪总算缓过来些,头脑也恢复了思维,来到依晴身边,看着她满足的躲在霍惊风的怀里,不忍心再把她抢回来。看着霍惊风专注的搂着她,也不想再去破坏。就坐在床上,默默的守着。
    辛蕊拿着杯热牛奶上来了,后面跟着十来个白医天使,家豪马上把大夫让进来,霍惊风起身,想给医生让地方,哪知陆依晴死死抓住他,眼睛里流着眼泪,迷迷糊糊的喊着:“哥哥,别扔下我,哥哥,别扔下我。”
    霍惊风哪还舍得起来,从被子里递出依晴的一条胳膊,迅速有人连量血压,带静脉滴液。忙活着这个说着胡话的病人。
    摸着依晴滚烫的额头,听着大夫说着依晴病情,最后陆家豪与霍惊风两人只觉得,这又是闹剧一场。
    留下两个大夫,其它大夫纷纷告辞,霍惊风也没有心思与他们客套。搂着依晴直接躺下了,并告诉家豪,把灯关掉,把门关好。向家豪下着逐客令。今晚,他不走了。陆依晴本来就是他老婆,他搂着睡没有任何不妥之处。
    家豪现在心里是激动的,谁也不明白依晴那两句胡话的意思,只要他明白。
    十岁那年,他被强行送去国外的时候,当时只有四岁的依晴,用她那两条胖胖的小短腿,追着家豪坐的车,在后面嘶喊的就是:“哥哥,别扔下我,哥哥,别扔下我。”
    当时,依晴身边不是没有大人,可是没有任何人理她,哄她,拉着她,没有人管她,因为她己经是一个孤儿了,她己经没有父母的羽翼保护了,他们都一样,都失去了最有力的保护者。家豪不知道依晴梦到了什么,居然又喊出与当年一模一样的话,她是又梦到了当年伤心的场景了,还是现在的她,如当年一样,不想让霍惊风扔下她。所以家豪选择成全,他不再去与霍惊风计较,帮他们关了灯,关了门。自己站在门外,眼泪流了出来。心是撕痛的。
    辛蕊安排好两个留在陆家的大夫休息。送走了其它大夫,今天太累了,看到家豪坐在依晴的门口默默的哭着。辛蕊心情复杂致极。上前掺起家豪。家豪如一个无力又无助的孩子跟着辛蕊下了楼。
    霍惊风搂着怀中的依晴,感谢着老天,还好只是闹剧一场,还好依晴还活着。还好依晴并没有求死的心。还好这一切只是巧和。还好,现在依晴还活生生的躺在他的怀里。
    半夜里,大夫又上来帮依晴换了一瓶药,烧己经退了。依晴体质很不错。从小就被霍惊风好吃好喝的补着养大。所以恢复的很快,因为很少得病,对药的吸收也很好,马上见了效,半夜的时候,己经退了烧。早上的时候,基本恢复。
    一宿紧盯着她没睡的霍惊风,看着她沉沉的睡着。蜷缩在他的怀里。像是很安心很满足的样子。帮她把打完点滴的针拔了出来。霍惊风终于也跟着眯了一会,淡淡的睡了。
    一直到中午,霍惊风睁开眼睛,依晴己经醒了,失神的眼睛正在望着他。
    “依晴。”惊风除了这两个字,一时不知该跟她说什么。
    “对不起,又让你担心了。” 依晴迷迷糊糊中记得昨天又很多人忙活着自己,早上起来,看着身边的药瓶,知道自己可能是洗冷水澡病了。
    “别这么说。都怪我。” 霍惊风听着她生疏语气,心里一紧,很不舒服。她跟任何都可以客气;都可以生疏;但跟他,这点完全用不着,他们不但是夫妻,还不是普通的夫妻.
    “我没事了,想起床了。” 依晴看着他,心里很乱。
    “哦,好。”霍惊风连忙松开自己的手,原来一直把她紧抱在怀里。胳膊己经发麻。
    依晴坐在床上,红着脸,因为,没有衣服。她己无法坦然对着霍惊风了。
    “怎么了。”霍惊风起身,看着依晴一脸不自在的裹着被子,坐在床上。
    “没什么,你先出去吧。” 依晴低着头。淡淡的说。
    霍惊风看着她这样,一时不知该怎么跟她说,也不知从哪说起。走到衣柜前,打开柜门,看着里面有依晴以前留在这的衣服,帮她拿了一身,放在床上,盯着她。
    “你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