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喜电子书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每个女孩都有梦 >

第120部分

每个女孩都有梦-第120部分

小说: 每个女孩都有梦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犹记得四岁那年,她伤心的哭过,周围陌生的,不陌生的阿姨叔叔们,没有人理会自己,任自己的眼泪狂流,哭得嘶哑的嗓子,唤不回远去的哥哥。
    然后是冷漠,是怜悯。就是没有人肯抱起自己为自己轻拭腮边泪。
    同年,她来到了霍家,她哭她闹,但来到霍家的第一天,就有一个人肯为自己擦拭伤心的泪,那个人抱着自己,轻拍自己的背,用他的大手轻轻为自己擦眼泪。
    依晴心里不恨了,想到当初霍惊风曾经给自己的温暖,给自己的保护,给自己的依赖,给自己的安心,她选择了改变自己,她要做一个认命的好妻子,她要学会睁一只,闭一只眼,只为那个曾为她擦去泪水的人,只为那个第一个为她擦泪水的陌生人。
    “你会一辈子帮我擦眼泪吗?” 依晴靠在他的身上,看着海,迷茫的双眼迷茫的心,再次放弃了自我。
    ”我不会再让你流眼泪了。” 霍惊风板着她的双肩,脸色郑重而严肃,他明白,这是依晴给了他机会,这个机会来之不易,却又太过容易,所以他会珍惜,一定会珍惜。
    “老公,其实,我心里一直都是你,不管你如何对我,它里面总是你,爱你,恨你,骂你,怪你,怨你,想你都是你。我以为它己经死掉了,可死掉了的心也在想报复你,看!怎么样它都是你的,珍惜它吧,好吗?”
    “依晴,对不起。谢谢您肯给我机会。
    我悔,真的后悔,我的一时迷茫让我们两个人都疼了这么久,都等了这么久,让你受了这么多伤害,我真的悔。
    我一直向你不停的要机会,自己却一直不停的背叛你,还说一些什么身体上的背叛不叫背叛的混话,以为只要心里只装着你一个人,别的都不重要,我错了;大错特错。
    我太自私,如果你在身体上三番两次的背叛了我以后,还对我大谈这些谬论,我一定比你还气愤,比你还绝望,
    依晴,谢谢;还肯给我机会。我爱你。”
    霍惊风说的诚挚,眼睛红了,他在感激,感激着依晴的大度,感激着那本书,感激着老天爷对他的厚爱,感激着自己又拥有了依晴并多了一个可爱的孩子。
    依晴在他怀里重新感受着温暖,不管这话几分真,几分假, 不管以后他还会不会背叛自己,都无所谓了。
    摸着小腹,里面有一个三个月大的小肉球,自己的幸福从来不曾掌握在自己的手上,但她想让他(她)幸福。
    有了生命才有机会感受幸福啊,她要给他(她)一个生存的权利,然后把自己的失败告诉他(她),让他(她)不要像自己一样这么笨,这么傻,这么认命的活着。
    她也要给自己一个活下去的理由,没了心,她活不下去,没了心,就等于没了霍惊风,因为那里面全是他。
    她己经认命了,己经决定做一个学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女人了,一个在黑暗中等待光明的女人,一个生死荣辱全由人的女人。
    光明啊,希望这次,不要再抛弃我!希望以后,我不再惧怕黑暗!
    *****************************让依晴幸福一会吧;她就要离去了;我不舍得。*************
    正文 葬心(上)
     更新时间:2010…7…13 14:24:16 本章字数:5080
    孕妇依晴的幸福生活一直有条不紊的进行着,霍惊风平时脾气虽然不见得有多好,但在依晴怀孕的日子里,是超正常发挥的。
    孕妇的坏脾气,陆依晴一样也没少。
    她忽然高兴,忽然悲伤,忽然兴奋,忽然失落。她会无理取闹,她会蛮不讲理,她会疑神疑鬼,她会莫名流泪。
    他都有会一一包容,耐心哄劝,他会抽出一切时间陪在她身边,不让她寂寞,不让她消极,不让她觉得没人疼没人爱,不让她觉得自己变胖了变丑了,不让她再去惧怕未来的日子。
    告诉她一切都会好,一切都不会有意外,孩子一定是个健康可爱的漂亮宝宝,就算不漂亮,他也会一肩扛下,告诉所有人,是他霍惊风的基因不好,不干漂亮的陆依晴什么事。
    依晴总会被他的甜言蜜语哄得开开心心,破涕为笑。
    依晴的性格越来越奇怪了,老担心自己胖了,丑了,老怕霍惊风在外面又惹出些什么事非来,天天又如怨妇一样猜疑,指责,把一些沉年旧事全搬了出来,把她知道的几个女人挨个损了个遍。
    霍惊风此时总是自责以前的过失,没有给她带来安全感,对这样的依晴,不再厌烦,而是耐心开解,跟她慢慢讲道理,反复的跟她保证着,并反复的在她面前重新认识一遍自己的错误,把自己说成了罪恶之源,把自己贬低的一无是处,直到陆依晴展颜为止。
    他明白,这不是依晴小心眼,也不是什么心理问题,更不什么病理问题,只是因为她是一个孕妇而己。
    孕妇总是有段敏感多疑的时期,过了这段日子就好了。每天对着她笑,对着她讨好,哄着她玩儿,哄着她乐,天天带她也去散心散步,除了上班的时间,无时无刻不把她带在身边,让她安心,让她感受着他的爱,他的包容。
    依晴发完脾气后,都会感受到幸福,她能感受到霍惊风的包容与爱意。
    她知道霍惊风是个什么性格脾气的人,能为她做到现在这样,是依晴做梦也没想到的,她没想到霍惊风那样的人会低三下四的讨好她,为她做着一切,她是感激的。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老公,对不起,今天又跟你乱发脾气了。”
    依晴躺在床上枕着惊风的胳膊自责着,她知道,自己又无理取闹了,又把他逼得没有空隙了,可他还是微笑着哄自己,讲笑话逗自己,低声下气求自己,虽然他什么也没做错。
    “傻瓜,跟我说什么对不起,你不跟我发脾气跟谁发啊,我是你老公嘛,老公是什么?就是劳工,所以别跟我客气,使劲折磨我,为你小时候报报仇。”
    惊风早就习惯了她这个样子,脾气上来的时候不会控制,脾气过去以后,开始自责。
    “我小时候可爱吗?”依晴怀念童年,也拒绝童年。童年对她来说有不能承受的悲伤,也有丝丝入扣的关爱。
    “可爱,特别可爱,要不然,我能打小就惦记着你嘛,那个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你长大一定是个又漂亮又温柔又可爱的超完美好妻子。”
    “那我小时候,你怎么老打我?”
    “我坏呗,现在好了,你把你肚子里那个小的给我生出来,你们俩加一起,以后我就再也不敢欺负你了。”
    “嗯!你要是再敢欺负我,我们俩一起打你!”
    “我不敢了,你就是一个祖宗了,再加上一个小祖宗,我天天哄着你们,供着你们,爱你一辈子,疼他(她)一辈子。”
    “老公,跟我说说我小时候的事行吗?我都记不得了,小孩子好带吗?”
    “好带,也不好带。听话的时候,特别可爱,让人想把你放在心窝里疼你宠你。不听话的时候,特别可恨,倔劲上来的时候,能气死我。”
    “嘿嘿,你不是还活着呢嘛!” 依晴窝到他怀里撒娇。
    “那还不是为了你,小时候就看出你是一小泼妇, 我不娶你,你嫁谁去?”
    “这人,刚才还说我好呢,现在又说我泼妇,虚伪!”
    “要说虚伪这事,谁也不如你啊。
    还记得吗,你六岁那年,本来爸是要送我去外国念书的,想让我去外面见识见识,增长点阅利。
    那个时候你才多大啊,天天嗔着我管你,不让你吃糖,不让你晚睡,不让你乱玩水儿,不让你挑食,听说我要出国了,把你乐得跟过年似的。
    天天撵我,每天早上都跑我屋里,爬到我床上问我:‘你什么时候滚蛋啊!’。
    把我气的那个时候特想揍你,不过你小时候,比现在精,跑的快!
    等我上飞机那一刻,你就不赶我走了,反倒不让我走了,抱着我的大腿死活不放手,哭得跟个泪人似的,谁哄也哄不好,谁劝也劝不住。
    我看着你身边没一个真哄你的,没一个真疼你的,我心就软了,你才多大啊,我走以后,连个肯真心待你的可能都找不到了。”
    霍惊风轻叹了一口气,那个时候的小依晴,特别招人怜爱。让他想起来就没法不疼惜,没法不宠爱。
    “哥……”依晴红着眼,又往他怀里使劲钻去。
    “看着你哭,我心就软了,把你抱起来,你就死死抱着我的脖子,谁拽也拽不开。
    爸就上来拉你,把你强抱走,你哭得更响,嘴里喊着:哥哥,别丢下我,哥哥,别丢下我。好像生离死别一样,爸看你这样,看我走的心有不舍,当时就捂着你的嘴,不让你喊,还照着你小屁股打了好几下。
    我回头看着你又委屈又害怕的样子,当时什么也不想了,什么也不要了,什么未来,什么学识,我都不要了。
    我冲回来,从爸怀里把你抢回来,然后告诉他,我哪也不去了,就在本地读书,一边读一边跟他学,不让他失望。只为了能把你带在身边,能保护你,能让你身边有个真心疼着你的人。
    不过那次,爸一个多月没理我。也没理你,带你回老宅,他看咱俩就好像是看两个怪物一样。把他气够呛。”
    霍惊风回忆着往事,其实那次霍老大第一次打了他,十六年来,第一次打了他一耳光,恨他不争气,不上进。
    “别说了,别说了,我心里可不好受了。”
    “好,不说了。”
    “哥,你拍拍我吧,我困了。”
    “好。” 霍惊风轻拍着她,看她现在如小孩儿一样撒娇,心里很安宁。这样的依晴,让他心安,只要她肯依赖他,他就心安。
    依晴每天都会睡到中午才起床,下午有专人过来帮她做胎教,吃饭的时间也不固定,有的时候半夜三两点,也会喊饿,就会踢醒身边的霍惊风,要求吃这吃那,不管她要什么,半个小时后,霍惊风总会帮她解决,不过很多时候,东西送过来了,她又不想吃了,不是胡闹,是确实不想吃了,霍惊风总会把她搂在怀里点着她的小鼻子说她是个“小磨人精”。
    依晴肚子己经开始显怀了,周日兴奋的要拉着霍惊风去做一个彩超,要看看宝宝现在什么样。
    惊风看着她傻傻的样子,心里感激着这场风雨总算过去,他们之间又回到从前,彼此信任,彼此关爱。
    依晴坐在车上,兴奋的说着一会要去给宝宝买些玩具回家,到了医院,下车等在医院门口,她不喜欢地下停车场的压抑,惊风自己过去停车。
    “霍惊风,好久不见了?” 楚飞刚好也来停车,看到他上前打招呼。
    “呀,你怎么来这?” 霍惊风在找车位,周日的车位就是紧张。
    “我新交一女朋友,是这的大夫。”
    “你有完没无完啊!”
    “我早就想结束光棍生涯了,偏我未婚妻让你抢去了!”
    “去你的,你抢我的才对吧。”
    霍惊风惦记着在院门口等他的依晴,要先走,偏楚飞今天兴奋,非拉着他。 一边走一边胡侃……
    依晴现在满脸幸福,一会就可以看到宝宝现在是个什么样子了。
    看到前面有一个好漂亮好漂亮的宝宝啊,正在学走路的样子,后面有一个中年妇女扶着他,走起路来笨笨的。让她一看就喜欢,就觉得自己跟他有缘,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走到那个中年妇女的面前,对她说:“阿姨,宝宝好可爱啊,我抱抱行吗?”
    “呵呵,都这么说,这孩子有爱人肉,谁看到都想抱一抱,给!”
    中年妇女把小男孩往依晴怀里轻轻一送,她明白,所有准妈妈都特别喜欢小孩子,耐心的教她如何抱孩子。
    “这孩子多大啊?”
    “快一周岁了,就是身子骨弱点。看着小。”
    “您是他什么人啊?天天守着这么可爱的宝宝一定很开心吧”
    “保姆。”中年妇女一脸笑意看着依晴怀里的孩子,这孩子她带了几个月了,越来越喜欢,别看身子不怎么好,但聪明着呢。
    “哦,孩子的父母呢?”
    “……”
    “对不起,我是不是问了不该问的事了。”
    “没什么,这孩子是个私生子,爸爸不认。唉,造孽啊。”保姆满脸疼惜的看着眼前的孩子。
    “哦,真是的,对不起啊。”
    “没什么,只要孩子健健康康,那些都不算什么。反正孩子妈妈不缺钱,自己可以养活孩子。”
    依晴抱着那小孩,真招人怜爱。可惜这世上就是有那么多不负责任的父母。
    “如风!!!”一个声音响起。依晴本能的回头,脸上的笑容凝固。
    “黄山月?”依晴一刹那天旋地转。
    抱着手中的孩子仔细看了看,是啊,我说这么眼熟呢,如风?如什么风?如霍惊风?原来他们早就认识,原来他又在骗我,原来他有了孩子。依晴头皮发麻,四肢无力。
    黄山月看到小宝宝如风被一个年轻的女人抱在怀里,她己经习以为常,这小孩太招人喜欢了,可当看清抱他的人时,也吓了一跳。
    “他是谁的孩子?是谁的孩子?”
    “不是我的。你别误会。”黄山月看到依晴的脸色大变,马上解释。
    霍惊风与楚飞拐了过来,看着依晴抱着一个小孩在那站着,背对着他们,楚飞开着玩笑:“快当爹了,我说这么急着跑过来呢。”
    两人向前走着,惊风看到了站在医院里面的黄山月。也看到了依晴怀里的小宝宝,愣在那里。
    这时怀里的小如风,看到了后面来了两个男人,丫丫学语的喊了两个字:“爸爸!”
    依晴再也站立不稳,从楼梯处跌了下来。心中空空如也,脑中空空如也,身子里空空如也,感觉到怀中也是空空如也!
    霍惊风脑中也是空空如也,他知道老天爷跟他开了个玩笑,这玩笑的结果直接决定着他的一生,那孩子跟他没关系,但依晴如果因此失去了体内的孩子,那么她恐怕终身不肯原谅的人不是他,而是她自己啊。
    依晴站在院门口的楼梯上,虽说只有几层台阶,但她怀里还抱着个孩子,善良的本性让她为了保护那个孩子把自己挡在下面,可是她现在自己体内也孕育了一个小生命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