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喜电子书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每个女孩都有梦 >

第50部分

每个女孩都有梦-第50部分

小说: 每个女孩都有梦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依晴,自由这种东西,在人的一生中并不是最重要的,没有几个人能真正的拥有它,你觉得我限制了你的自由,可如果我放开了你,你会发现,你更不自由。我给予你的一切,让你有空有时间去思考自己的自由。可如果没有这一切,你必须时时刻刻想着要去某个不自由的地方,来得到这些原本你拥有的东西。你认为哪个更好?你又何苦来饶这个圈子,直接接受更好一些吧。” 惊风不去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只是让她明白,这世上没有真正的自由。真是折磨人,跟她谈话,永远能跑题偏题,从幸福说到自由。一会又该说到哪去了呢?累啊!
    “那你为什么不能又给予我一切又给我自由呢?” 依晴倔强的看着他,开始向他索取。
    “不是我不能,是任何人都不能,就像苏珊说的,做人要懂得争取,你不争取,没有任何人会白给你任何东西,包括我。但现在,明显你只知争取,却不懂得该如何争取。” 惊风看着倔强的她,知道这问题对她而言还有些深,她不一定能明白。所以想结束这个问题,她幸福与否他会看着办。与其跟她谈,还不如自己费些时候独自思考来的快些。现在这事越绕越远,越绕越乱了。
    “那你告诉我,我应该如何争取?什么事都听你的,没有自己的人生,没有自己的梦想?做一个傻瓜?”依晴心里冷了下来,在她心中,他向来是不同于其它人的。她一直认为自己对他的予取予求是理所应当的。现在听他这么说,自己也是气愤。话里明显多了挑衅与不服。
    “很简单,把你的想法告诉我,我会帮你分析是错是对,错的马上扫除,对的我会帮你完成。而我对你的要求和期待,你也要学会配合我,有不满的可以提出来,我们再共同研究,切忌不能什么事都不说不讲,你对我要无保留的敞开你的心,不能有一丝的隐瞒。明白了?”惊风懊恼,本来想跟她好好谈谈的,怎么最好谈成这样,又变成了他对她的训话了。现在己经没有耐心陪她慢慢扯了。
    “把想法告诉你?你帮我分析?你会那么有耐心?我对你还不够坦白吗? 我哪里改有一丝的隐瞒?你让我做的我哪件敢不做?你根本是拿我当一个木偶!一个没有心没有肺的木偶。” 依晴忍不住了,眼泪落了下来。
    “陆依晴!” 惊风看她流泪心生不舍。但她说话太过于尖锐与偏激,让他不得不出声警告。
    “面对你;我是怕的!做一个你心中的女孩那只是你的愿望;我不想;可我不敢提出任何异议;就算提出也是毫无意义。所以我只能一味的顺从。小到生活琐事,大到人生目标.可是每个女孩都有梦.我依然可以活在我的梦中!” 依晴不顾他的警告,流着泪大声喊出自己心里的话。并试图从他的两腿之间撤出,不想站在他的身边,不想被他操纵。她不要做木偶。可无奈力气不够大,被惊风死死固定在两腿间动弹不得。只能借以哭声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好了好了,今天到此为止,咱俩都冷静冷静。” 惊风见她越哭越伤心,也不想再难为她了,只能好言相劝,耐心哄着。这事闹的,该说的没说明白,又弄出些别的麻烦。
    依晴见他又开始哄劝自己,也想自己可能太激动了;开始慢慢平抚自己。
    惊风看她好些了,放开她,让她自己静一静吧,自己出去了,到了门口帮她关上房门,靠在门边,轻叹,女人真麻烦!
    正文 琐事缠身
     更新时间:2010…7…13 13:27:55 本章字数:1627
    依晴见惊风出去了,自己坐在床上慢慢想刚才的谈话,越想越觉得自己的可悲,从小到大,自己就没一件事说的算过,什么事都是他帮她安排,别说自由了,现在连心都得豪无保留的对他敞开,还不让有一丝隐瞒,表面上好像给自己越来越多的自由,实质上他对自己的控制又上升了一个层面,以前控制行动,现在连思维都不放过。
    天啊,她在他心里到底是什么?根本就是一个木偶嘛!自己无外就是梦想着自由梦想着有天自己可以按自己的想法生活,怎么他就容不下呢?“唉” 轻叹了一口气,男人真自私!
    越想越气,想转身趴在床上大哭一场,可趴到了床上,又哭不出来了。想想,算了,何苦自己为难自己,就像刚才说的,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梦,即使她的梦他不接受,但他总没有办法跑到她的梦中把她强拽出来吧!深吸一口气,不管多伤心多难过多失望,日子总是还得过下去的。混身粘浠浠的不舒服,去洗个澡澡!
    霍惊风一直站在依晴的房间门口吸烟,一根又一根,他在想,他和她之间的问题究竟出在哪?为什么老是这么不合壳,而她好像总是委曲难过的样子。想着她最多的委曲与伤心居然是自己给的,也开始反省自己。可惜二人平日相处就无平等可言,一时半会谁也找不出个症结所在。而霍惊风自小就说一不二,众星捧月,让他自己反省自己身上的问题,着实困难.
    霍老大与霍夫人回来了。米琪妈奇怪没有看到米亮与米琪。
    “哦,听苏珊说那孩子好像在花园里拌了一下,摔着了,苏家的小少爷和米琪两个人把他送进医院了。想是一会就该回来了,苏家花园平日里经常整修,平整的很,应该是没有大碍的,放心吧”霍夫人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只是临回来的时候找不到那两兄妹,苏珊跑过来跟她说了这些。
    “哦,也真是不小心,那么大人了,还摔跤。” 米琪妈自言自语的道,她今天眼睛一直跳。
    霍惊风听到霍夫人的说法,心中轻笑,这苏珊,还真能编,二十岁的大小伙子,说摔就摔?这一跤摔的可不轻。
    转身来到书房,想起今天无意中发现的一件事,本想着回来就找家豪问问,哪知被那几个孩子加上陆依晴给闹的,把正事忘了。打了电话,告诉家豪有事要当面问他。家豪听着他语气严肃,以为依晴出了什么事,也没多话,两人约好了时间,地点一会见面。
    惊风临走前还是决定过来哄哄依晴,敲敲房门,没人应他,直接推门进入,看着依晴并不在房中,当时吓了一跳,这丫头不会又搞什么离家出走吧?就为这么点小事?忙打开她抽屉看看她的身份证与钱夹还在不在。一看,这两样还老老实实的呆在抽屉里,轻出了一口气。关上抽屉,忽然看到她抽屉里有一个翡翠的小饰品,很是精致,从来没见她戴过啊,看样子价值不菲啊,哪来的?她的信用卡帐单里没见过有大数目的金额帐目啊.别人送的?惊风眯起了眼睛,这丫头到底有多少事瞒着我。楚飞?还是楚风?也有可能是家豪.还是另有其人。
    “你干嘛随便进我房间?干嘛翻我东西?” 依晴洗完澡没好气的看着他。
    “我敲门了,你没听见。” 虽然惊风认为自己进她房间是天经地义的,但还是跟她解释了一下,不想看她更气愤。哄着吧!
    “那你也不能随便翻我东西啊?讨厌!” 依晴对于惊风乱翻她的东西其实到是没有多大的反感,她又没有什么怕见人的东西。只是因为刚才跟他谈的很不愉快,所以故意找他的茬。但这话听到惊风的耳朵里,就变了味道,以为依晴真有什么事怕他看怕他查。
    “你有什么怕我看到的吗?” 惊风心里更加确信了她有事瞒着自己。
    依晴看他忽然疑神疑鬼的,更加生气,转身坐到秋千上擦头发,不理他。
    “我现在有事,等我回来咱俩好好算算帐!哼,别忘了当初给你自由时,我曾给你的警告,你自己在家给我反省!” 惊风看看表,跟家豪约的时间也差不多了,扔给依晴这番话,自己转身出屋,那个吊坠也握在手中暂时没收.今天真是不顺,本想着好好跟她谈,结果谈的乱七八糟,本想着临走时过来哄哄她,结果又跟她置起了气。心里苦笑,怎么越想讨好她反倒跟她越别扭呢。唉,女人真麻烦啊!
    正文 暗夜娱乐城
     更新时间:2010…7…13 13:28:09 本章字数:2782
    “来了!” 家豪看霍惊风进来,跟他招了招手。
    “来了。” 惊风懒洋洋的跟他打着招呼,见老板驾到,服务生忙上前招呼着。
    “依晴出事了?” 家豪现在也根深蒂固的认为,依晴是个小麻烦精,老有事跟着她。
    “她好的很,气人的本事越来越见长了。” 惊风没好气的回着他。
    “对了,家豪,你以前是做什么的来着?” 惊风不打算跟他多谈他那个麻烦的妹妹。赶紧直奔主题,他一会还得回去审审那个翡翠和楚飞的问题。
    “怎么了?”家豪让他问的一愣。
    “没什么,我知道当年展夫人把你送走,但你从没跟我说过你这些年是怎么过的,好奇而己” ,惊风喝了口酒,吐了口气,这酒真烈。问旁边的服务生是什么酒,服务生答是新调出来的一种烈性酒,叫烈火。惊风边喝边想,是够烈的!
    “你就是为了好奇把我约出来?你最近太闲了吧,看来我得告诉依晴多给你捅点篓子才行。免得你太闲拿我开涮!” 家豪没好气的看着他,家豪跟他不一样,他们从小打理公司,现在个个得心应手,但家豪不行他天天忙死,还忙不过来呢。
    “对了,这个东西你认识吗?” 惊风从口袋里拿出依晴抽屉里的那个翡翠吊坠给家豪看。
    “不认识!什么玩意儿?” 家豪看着那通体碧绿的小玉牌,他不认识,也不识货。
    “没什么。哦,对了,张远山这个人你有印像吗?我今天过去跟苏老爷子打招呼的时候,张远山特别盯了依晴两眼,又拉着我说了会话,中间接了个电话,电话那头提到你和一个叫韩的人。不出意外,那个应该是韩一吧。我就知道这么多,没事最好,有事的话你自己抓紧想办法,记着别把她们姐俩牵连进去。” 霍惊风直接了当,说完自己的想法,告辞!他得回家审人,这事压在他身上不舒服。
    “知道了。”家豪若有所思。看来真是让人盯上了。他盯我做什么?他知道什么?他想要干什么?
    惊风独自出了暗夜,开车回家。
    还没进霍宅,就听到屋子里乱轰轰的,不用想也知道,应该是米亮的事。
    霍老大大声训斥着米琪母女,也没放过霍夫人。
    “你们可真能耐啊,关了禁闭了,还不长记性,得着个机会,就出去给我惹点事回来。”
    米琪与米琪妈站在霍夫人的后面,米琪妈眼泪不断,嘤嘤的哭着.米琪一脸的悲哀若有所思。
    霍夫人与霍老大据理力争:“一个巴掌还不拍响呢,怎么着一出了事就是我们娘几个的错了?现在是我外甥被打成重伤住院,打他的人居然还有他的表哥,这象话吗?就算米亮不懂事,跟别人发生了争执动了手,都算他的不对,可你那好儿子怎么能帮着外人欺负自己家的人,就为了那么一个小骚货?她们娘俩倒真是有一拼啊!都是一样的风流货!” 霍夫人得知米亮并不是如苏珊所说的摔了一跤,原因又是那个陆依晴惹出来的,这回霍惊风居然也动了手,而且米亮身上最重的伤就是被霍惊风一脚踹断的几根肋骨。
    “于飞凤,若不是我当年发誓此生再不动手打女人,我今天一定撕了你!滚出霍家,我不想再见到你。”霍老大咬着牙狠狠的对着霍夫人说。他这辈子最听不得的就是有人说展芳菲的不是。
    “凭什么?因为我说到了你的心尖了?心疼了?她是女人,我也是,她需要你关心你爱护,我就不需要吗?我才是你的妻子,我连个死人都不如吗?”于飞凤激动的扯出了当年的恩恩怨怨。
    霍老大负手而立,再不开口,回想着当年芳菲,她的笑她的泪,她的绝望,她的报复。
    “人是我打的,有什么事冲我来吧。” 惊风看了关天,知道自己再不进来制止,怕今天霍家容易婚变。虽不喜欢霍夫人,可她毕竟是小云的妈,毕竟从小除了冷漠待他,并无虐待。
    “好你个霍惊风,你还敢认?” 霍夫人今天豁出去了。
    “没什么不敢认的。打都打了。能怎么着。” 霍惊风走到霍老大身边,看了一眼父亲,气的不轻。这里面有跟霍夫人生的气,怕也有跟自己生的气吧,一会得快点闪。
    “怎么着?你说的轻松,米亮再怎么说也是我的外甥,别人欺负他,你理该上去帮他才是,反倒就属你打的狠,你不该给我个理由吗?” 霍夫人直视霍惊风,今天这事她若忍气吞声,以后再霍家就更无地位可言。她在这个家呆了二十多年啊,怎么能如此不尊重她,怎么能这样无视她,伤害她,一个女人最美好的二十年都奉献给了这个家,都奉献给了那个对别人痴情,对自己无情的男人。虽然那个男人不再乎她的奉献,无视她的爱意,可她除了怪自己的感情错托于人,还能怪谁?路是自己走的.泡也是自己磨的。
    “理由很简单,外甥跟霍家的儿媳妇比较而言,您认为哪个重些,哪个亲些?”。惊风不想看着父亲为难,也不想跟她再穷搅和。直接一步到位堵了她的嘴。
    这话一出口,所有人都不出声了,都直直的看着惊风。
    “没错,以前大家就该知道,依晴早晚是我的人,今天既然说到这,那我就公开说明一下,她高中一毕业,我马上跟她结婚。希望在这个家里不要再有任何人针对她,以前的事,怪我自己没挑明,再不计较,从今以后,再让我听到任何人针对于她做出或说出什么不适合的事情与言论,要么我带她离开霍家,要么请那人自动给我滚蛋。就这些.”
    众人果然都封了口。霍老大心中也算有一点心慰,自己没娶成展芳菲,现在儿子要娶展芳菲的女儿也算是对自己的一种慰藉吧。
    霍夫人心里更加愤恨,陆依晴,你以为你做了霍家少奶奶我就顾忌你了?你以为我会让你好过?霍家的女人,与幸福无缘!
    米琪与妈妈心里则是绝望,霍家这棵大树只怕靠不了多久了。
    惊风见大家都不张口了,心想,今天还真是多事之秋啊。
    “都散了吧。” 霍老大开口,自己都隐忍了半辈子了,今天这是发什么疯。
    十分钟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