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喜电子书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每个女孩都有梦 >

第68部分

每个女孩都有梦-第68部分

小说: 每个女孩都有梦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郎虾门硕嗟氖恰K胰⒍耍乙膊换岱牌阏飧龅艿堋J奔涑ち耍憔湍芾斫饬恕!薄K低晏染妥撸缁瓜胨凳裁矗勺约合忍恿耍偃盟迪氯ィ裁皇裁茨芩档牧恕
    刚进了屋门,楚夫人又一脸焦色的看着他,满脸的泪水,今晚她一定得找楚飞好好谈一谈,大道理,小问题跟楚飞摆了一堆,楚飞就是不为所动。门晚又传来门卫的吵声,原来是楚风一气之下开着车想出去散心了,楚飞点头应允,门卫这才放行,楚夫人更加心急,跟楚飞摆了一通兄弟之情,父母之爱,眼泪流了一地,一直劝了大半夜,楚风气急败坏的回来了,看来喝了很多酒,冲上去就给哥哥一个电炮,打得楚飞眼冒金星,楚妈妈楚爸爸生怕俩人打起来,连忙拉住楚风,楚风借着酒劲就这么大哭在妈妈怀里。楚爸爸拍了拍楚飞的肩,让他也去休息,大儿子这几天累个够呛啊。
    楚飞一边揉着被打的眼睛,一边来到依晴的房间,门己上锁,心里笑笑,拿出钥匙开门进去,看着依晴己经睡了,坐到床边,看着依晴的背影,心想,陆依晴,你可知道我为了你付出了多少?朋友反目,兄弟不合,还在沉思中,哪知楚风又找了进来,楚飞不想吵着依晴,出去忙着应付楚风,兄弟俩又是顿争执,楚风被爸爸一个耳光打愣了,楚妈妈看着儿子在哥哥那受了委曲,在爸爸这又吃了亏,心里当然不好受,抱着儿子哭,楚飞今天太乱了,挥了挥手,回到客房,他要休息。
    楚妈妈拉着儿子看上看下,安抚着小儿子,带着小儿子来到自己的房间,心疼的摸着他的脸。楚爸爸也是一头乌鸦在飞,看着这情景也是没有办法。楚风看爸爸依然对自己这副样子,更是来气,嚷着要出去,楚夫人哪能放心,当然不肯,楚风跪在妈妈面前说:“妈,儿子太难受了,你知道哥哥是夺了我的什么吗?是我的心啊!妈,让我出去散散心吧,我实在呆不下去了。” 楚夫人看着儿子,泪流满面。楚风一看妈妈这样,也是不忍。,开口道,妈,我就想去海边静静,要不您陪着我,这样您总放心了吧。楚夫人看儿子既己这么说了,当下换了衣服,跟着儿子半夜三更的去吹海风了,楚爸爸哪能放心,也一并跟了出去。直到后半夜,三个人才一起回来,楚爸爸叹气摇头,楚妈妈拉着儿子睡在自己身边,一家三口倒是在这个多事之夜,难得的温馨了一把。
    第二天早起,楚风的脸肿了,被爸爸打的。楚飞的眼睛黑了,被弟弟打的,楚妈妈变成跟依晴一样的金鱼眼了,昨晚哭的。楚爸爸变成了标准的熊猫眼,昨天晚上没睡好,小儿子睡觉老是打把式,最后把他挤到客厅的沙发上,睡了一宿,没办法,客房太乱,也不好半夜喊佣人起来收拾啊。一家四口,没一个好的。倒是惹祸精陆依晴睡了个好觉,到现在还在趴被窝。楚飞皱着眉头,打算上楼把她拎下来。推开门,进了房间,呆了,人呢?
    楚飞气的发狂.小丫头片子,我就算掘地三尺,也得把你挖出来.
    楚风大笑着指着哥哥喊:"报应,报应!",然后哭得一踏糊涂.他在发泄.
    楚爸爸楚妈妈俩人都拉下了脸,他们明白,这事大了.怎么跟媒体交待,怎么跟陆家交待,怎么跟霍惊风交待.这事情算是没法交待了.
    陆家豪来了,看着一团乱的楚家,他居然想乐,好妹妹,你就不能让人家消停吗?看这回谁能救你.
    霍惊风急了,得到消息后,马上来到楚家.终于与楚飞大打出手.指着楚飞的鼻子说:"我他妈早就提醒过你,让你看紧她,现在可好,人你给我弄丢了,找回来万事好说,找不回来,我让你也消失."
    楚飞回敬道:"陆依晴绝对不是一个人逃跑的,能在我眼皮子底下把人弄走的,除了你霍惊风还有谁?"
    说完这话,俩人同时一愣.霍惊风马上恢复,挥起左拳把楚飞另一只也打黑,右拳直接打在楚飞的肚子上 ."好你个楚飞,人你给我弄丢了,还想往我身上栽,这事问问你的好弟弟吧!"
    楚风一脸委曲,他没有做案时间啊.
    家豪无法再看下去,忙出来当合事佬,一手握住霍惊风,一手握住楚飞,论打架,他们俩不是他的对手.他不能看着妹妹捅的蒌子越来越大.
    客堂上,张雨然看着楚飞空空如也的坐位,又看了看依晴的坐位上,也没有人.心中感叹,世事无常啊.
    张杰坐在省重点高中的坐位上,想着,陆依晴,一路走好.等我!
    陆依晴成功出逃!
    正文 真正的公主
     更新时间:2010…7…13 13:34:17 本章字数:4024
    霍惊风,楚飞,陆家豪坐下来,平心静气,共同研究这个死丫头到底是怎么逃的,能逃到哪里去。
    楚飞心里是真急,他明白,这事不可能是霍惊风做的,他若想做,何必现在动手,再说自己家的大门四周均有人二十四小时把守,就是为了防着陆依晴这一手,可最后还是没防住。现在他恨不得自己一头撞死,搞了这么大的动静,最后如此戏剧性的收场,逃婚?陆依晴,别让我抓着你。现在他终于体会到了当初霍惊风抓狂的感觉。
    陆家豪心里喜忧参半,喜的是,妹妹不用嫁给楚飞了,他老觉得妹妹不太适合楚飞,楚飞与霍惊风一样的心机过深,人品过烂,桃花过多。可是霍惊风毕竟一手带大了依晴,对依晴有一份特殊的感情,会让他包容着她,甚至纵容着她。可是楚飞呢,除了一时的迷恋还有什么?新鲜劲过去以后还能剩些什么?不外是比他外面的女人多了个名份罢了。忧的是,自己这个傻妹妹这次能逃到哪?逃多远?安全吗?身上有钱吗?一旦被人捉回来后,这回谁保她?楚飞会轻饶她吗?霍惊风会护着她吗?自己拼了全力也会护她到底。可是又能护她多久,老是这么追追逃逃也不是个事啊,得想办法让妹妹早点定下来啊。
    霍惊风现在心里全是后悔。昨天上午,她分明是想跟自己示好,眼里的乞求之色,自己怎么就能视若无睹呢.她是在求得自己的原谅与帮助,怎么就非要跟她置气,这此天,也够她受了,让她想明白看清楚了就得了呗,干嘛还那么难为她。现在倒好,又来这手,一走了之。一回比一回走的高,一回比一回逃的精彩,上次一个月,这回指不定什么时候能给抓回来呢。在外面会不会被人欺负,傻了吧唧的,要逃你逃到我身边来啊,我还能不护着你?我哪次没护着你?狠狠的看了楚飞一眼,要不是你陪着她作,也不可能有今天。这回我看你怎么收场。冷笑的看着楚风,你肯定逃不了干系,以她陆依晴一个人,就她那点智商,那点本事,累死也逃不了。
    坐了一上午,搞得三个人最后都是一团雾水,没有线索。
    飞机,轮船,火车站,汽车站都没有陆依晴的踪影,查看当天的所有录影带,依晴压根就没在这些地方出现过。A市又被惊风搞了个交通戒严,四处撒了人手。这回不用照片,人人都认识她。
    楚风一脸焦急,并坦城的看着大家,从昨晚到今天早上,他哪里有时间帮着依晴逃跑。昨晚一宿躲在楚夫人怀里神伤呢,哪知一早上就不见了依晴的踪影。现在人家还非要往自己身上赖,看了一眼哥哥,现在他决定认这个哥哥了.不过楚飞现在没空理他的好意.
    霍惊风还特意查了查张杰,张杰现在看来应该还不知这么的情况,从那忙着高考的复习呢。张远山因为霍惊风扛了罪过,现在正战战兢兢的为国家为政府为人民做出自己的贡献呢,忙着准备出国考察的事,也没时间趟这混水。其它的人也都按步就班,就没有一个不正常的,搞得他们三个现在撤底不正常了。
    楚氏夫妇忙着向各方致谦,这订婚宴怕是没法举办了。楚飞虽然不同意取消,但他也明白,如果三天内找不回陆依晴,这个人就真的丢大发了。而且霍惊风一口一个这事与楚风有关。如果自己在一意孤行,怕到时候报纸上一定会大幅报导兄弟相争,准新娘被逼跑路这种消息了。
    一切显得那样的无章法,无头绪。
    屋漏偏逢连夜雨,楚家最近又走了背运,旗下公司相继遇到来自各方的麻烦,大事小情纠缠着楚飞一团乱麻。楚夫人急火攻心,住进了医院。楚爸爸与楚飞忙着对付公司内部与外部的大事小情,而他们老感觉着有一股势力正在查楚氏内部的乱帐及几件见不得光的陈年旧事。楚飞以为是霍惊风动的手脚,可看这架势又不像,霍惊风哪有那么大的闲情逸致,要查他们怎么会这么偷偷摸摸,就算偷偷摸摸,以霍惊风的手法也不可能让他们发现啊。爷俩还在纳闷之时,终于搞清了是谁在查这事,纪检委的人入驻楚氏内部,帮助整理内部帐目。一时之间,楚家风雨飘摇,楚飞只得暂时放弃对依晴的寻找,全力对付楚氏的问题。好在家里根基深,后台稳,总算辛辛苦苦的渡过了一劫。当他重新把寻找依晴的事情放在台面上,己是两个月后了。
    霍惊风两个月以来也没闲着,这次他没有大张旗鼓的找,而是暗地里分派人手,四方暗查。可惜找了两个月,还是没有消息。心中又急又悔,整个人瘦了一圈。
    这段日子,楚风天天若有所思,每每神伤的发呆,白天上课,晚上去医院陪着妈妈,懒得回家。
    张雨然己经有两个多月没有看到楚飞了。今天终于接到了楚飞的电话,晚上约在别墅里见面。高兴之余,也有紧张。她知道,楚飞找她,一方面是最近压力过大,想缓解一下,另一方面,怕是想从她这打听打听依晴离家出走前的事吧。或是干脆怀疑她跟依晴的出走有关系,不论哪种,都得小心应付就是了。
    楚飞来到别墅,看着张雨然己经过来,正帮着佣人准备晚餐,看她忙忙碌碌的样子,眼中变成了依晴的身影,如果现在是陆依晴在这忙活着,那该多好。叹了口气,今天他需要好好放松放松。暂且把她当成依晴吧。
    二人吃过晚餐,坐在餐厅里聊了一会最近的近况,楚飞抱起雨然上了楼,来到卧室。他心里一直有怀疑,怎么依晴就那么巧的在张雨然威胁他的第二天失踪,这里面跟她到底有没有关系,这事他一直藏在心里,没有告诉霍惊风或陆家豪,这里面也多多少少有对张雨然的一种保护吧。今天晚上,他既要放松,也要答案。
    “说,有没有什么事瞒着我?” 看着身下己经迷离的张雨然,楚飞捏住她的脖子逼问。
    “什么事?你都己经两个月没找过我了,我还能有什么瞒着你啊?” 雨然痛苦的回答着,脖子被楚飞掐着,而楚飞现在正在她的体内。这种时候,问这种话,楚飞实在不是一个好的情人。
    “最好别让我知道这事跟你有关,不然,我要了你的命。”楚飞松开手掌,继续使劲的冲刺着,大力的**让雨然彻底的疯狂呻吟。让楚飞终于得到短暂的放松与发泄。看着张雨然在身下讨好的配合着自己,心里对她多少有了些不忍。怎么会有这么傻的女人。明知道情人的心里放着别的女人,并为此利用过她,现在又以此威胁着她,她却心甘情愿的送上自己的身体与灵魂,讨好的任人予取予求。完全放下了自尊与廉耻,满心满脑的都是服从与讨好。
    楚飞短暂的休息了一会,又开始新一轮的折腾,张雨然努力的配合着,她知道这一刻,她是为了楚飞在奉献,她是为了楚飞在减压。只要是为了楚飞,她都心甘情愿。只希望有一天楚飞会在乎,会记起。
    楚飞今晚没有走,留在了别墅,他实在不想回到楚家,那里现在全是压抑,妈妈住院,爸爸整天忙着公司的事己经筋疲力尽,弟弟天天以照顾妈妈为名,根本不肯回家。好好的一个温馨和睦的家庭就这么没了,变成了现在如此孤寂如此凄凉的不像家的家。深呼一口气,他现在宁愿呆在这个地方,享受着一个女人全心全意的爱。暂且放下手中的大小事物,暂且放下对陆依晴的找寻与怨恨。暂且放下那些事事非非,他太累了。今晚终于可以一觉到天明。
    雨然看着熟睡中的楚飞,眼角落下泪来,楚飞,你的梦中可有我?你的心中可有我?如果有一天,你知道陆依晴的逃跑与我,与你最亲近的人都有关系的话,你会如何处置我,你又如何自处。闭上眼睛,心中默念:“依晴,一路好走,走的越远越好,这里的男人都不适合我们,希望你能真正的找到幸福。”
    楚风坐在医院的长廊外,看着星空。“依晴,你过的可好,我这么做是不是真的帮助了你,等着我,妈妈病好后,我会想办法去找你,我会带着你走遍天南海北,我会给你真正的自由与稳定。我会让你知道,真正的爱是什么。是包容,是体谅,是可以为了你做任何事情而无怨无悔。”
    张杰躺在床上,房内一片漆黑,他在笑。霍惊风,你傻了吧,楚飞,你懵了吧。依晴,我说过,我有能力帮你,你现在信了吧。再等几天,我就真的能让你彻彻底底的自由自在了。我比你想像中的有能力多了吧。而我也会跟你双宿双飞,从今以后,你就真的只是我一个人的了。我会疼你爱你一生一世。我会用自己的双手为你创造一个奇迹。霍惊风能给你的,我也能给。楚飞能给你的,我还能给。他们两个都不肯大方赋予你的,我依然可以给。我才是你这一生中最应该挑选的那个人。”
    张远山在另一间屋子里偷笑。楚飞,你想致我于死地?我这些年岂不是白混了,我现在让你断了后路,你现在身上一身骚,后台再硬,短期之内也不敢在帮你,也无法再动我了。哼,生意人就是生意人。政治这东西,哪是你们玩的明白的。
    霍惊风也在笑,陆依晴,你当你真的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我放你再痛快的乐几天,我怎么舍得亲手把你的美梦毁去。为什么不肯等两天,只要你再有一点耐性,你就会知道我有多么的再乎你了。为了你,我走了一步险棋。楚氏差一点毁在我手上,若不是你逃得早,给了楚飞反省加反击的时间与机会,他现在怕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说过,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