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喜电子书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每个女孩都有梦 >

第83部分

每个女孩都有梦-第83部分

小说: 每个女孩都有梦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着苏珊。
    米琪今天的确不该出现在霍宅,这种人多嘴杂的场合,她的出现无疑是给霍,苏两家添堵,削面子。但看米琪大着肚子的可怜相,跟依晴同样的花季青春,可惜自己没把握好,就走到了这一步,人见人厌,现在怀了孩子,以后的道路就更坚辛了。
    “那是我弟的事,现在是我弟不肯娶,不是我们苏家不肯让她进门,搞搞清楚好不好,你快点把她弄走,一会宾客多了,她这么不依不饶的闹起来,咱们两家可都不好看。”苏珊己经被米琪缠了有一会儿了,怎么说米琪也不放她,就是一味的哭求苏珊,让苏远鹏来见她一面。可惜那无情的苏少爷现在对她早己不屑一顾了。
    “姐,霍大哥,你们不要这么对我,不要这么对我,我真的只想见远鹏一面,真的就只想见见他。” 米琪哭的可怜;孕妇都有焦虑症状;她现在这种情况;更胜一酬。
    “米琪,你都要当妈了,也算是一个大人了,做人要成熟,别自己跌了自己的身价。让人家更看不起你,听我的话,现在回房,好好养胎。”霍惊风外面还有一堆的事情等着他,无心在苏珊与米琪这多做纠缠。
    “苏珊,怎么说也是你弟弟惹出来的祸,你理当受累,这事,别烦我了,我今天事儿太多,失陪。”不顾苏现的拉扯,霍惊风快步走出主宅。
    客厅内,苏珊与米琪又是一番纠缠。
    花园内,楚飞迎面走向霍惊风。
    “怎么样,小野猫今天应该还能安稳的坐在自己的婚宴上吃饭吧。”楚飞以为;就算霍惊风大度的不跟依晴计较这事;但依晴也躲不了一顿好打。他没想到;霍惊风打算把这事一压到底。
    “小野锚现在就是一只小傻猫,什么也不会知道,什么也不曾发生,楚飞,我现在真怀疑你的好意里有几分真,几分假?”霍惊风觉得楚飞的主要目的;还是想让自己放弃陆依晴;可惜他太低估自己对陆依晴的感情了。
    “五分真,五分假,本来打算让你一气之下休了她,我会以一个不计前嫌的未婚夫身份把她接收过来,让她一辈子都感激我,可惜,有人比我大方,我认输!你真那么大度?”楚飞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把自己的心思一五一十的全倒出来。这种心思;瞒不住霍惊风就对了。
    “没什么大度不大度的,这事就此打住,以后谁也不要提起,就当从来没发生过。”霍惊风再次重申自己的意思;希望楚飞能识实物;知大体。不然;他不再乎当一个忘恩负义的人;他不惜把知道此事的人全部灭口.
    “你还真是个情种啊。好,我再不提此事,不过你真会就此罢休?要不要我帮忙?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我既然己经知道,当然是我帮忙比较稳妥,你说对吧。”楚飞相信霍惊风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出于对依晴曾经的爱意,加上对这事的好奇有心帮忙。
    “你就不怕我把你也灭了口?” 霍惊风好笑的看着他,看来他们两个还是可以在一起继续他们的狐朋狗友生活的。
    “怕,但我更不甘心,我没得到,你没得到,居然让一个青愣小子先摘了花。”楚飞酸酸的说着。
    “好,明天我休息一天,后天马上动身,就你和我两个人,谁也不带,这事从此以后,除你我二人以外,再不会有活着的第三个知道,怎么样?” 霍惊风心里,楚飞在某些时候还是可以相信的,还是有一定的仁意道德的,这点上,楚飞比他强.
    “一言为定,我保证,我的嘴比死人的嘴还要紧。所以,不用想怎么把我灭口。哈哈”楚飞玩笑着表态,拍拍霍惊风,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霍惊风低笑一声,没想到,一个月前的生死对头,现在居然又成了唯一的生死搭挡,世事果然难料。
    霍老大今天很忙,忙着跟各方人物应酬着,霍夫人俨然一个当家主母的大家风范,陪着各色夫人们谈天说地,议论着婚礼的大气与豪华,议论着霍惊风的干练与精明,独独大家闭口不谈新娘,谈也只是涉及些表面的东西,如新娘很漂亮很有福气一类的话,大家都禁忌着新娘以前的各种闹剧。这是霍惊风与霍老大都明示暗示过的禁忌.
    张远山带着儿子来了,张杰面无表情的跟在爸爸身后,接受着人们的恭维,张远山是来再次示好的,也是带着张杰来请罪的,他己知道他的儿子前一阵子又捅了蒌子,还好霍惊风再次放了他一马。
    “恭喜,霍先生。”
    “客气,张省长亲临,真是宠幸之致。”
    “哪里哪里,霍先生为国家,为人民,为社会出了不少的力啊,我当然应该代表广大人民前来祝贺”张远山说的很客套,却让外人挑不出任何毛病,他一个省长级别的人物,出现在一方富贾的婚宴上,当然要有一个好的说辞了。
    “张杰,你不是有话要说吗,怎么到地方了,又不好意思了,霍先生,你看,犬子实在登不了大雅之堂,惭愧惭愧。”张远山笑谈,实在不愧为一只老狐狸。
    “霍先生,祝你跟陆小姐百年好合,婚姻幸福。以前有得罪之处,都怪我年轻气盛,我马上就要出国留学了,希望得到二位的谅解。” 张杰说的很谦卑,他已被老狐狸带成了一只标准的小狐狸了。
    “好说,张省长,你这儿子前途无量啊,只怕日后比你有过之而无不及啊。人才!”
    如果说霍惊风此生看好过谁,那只有一个人,张杰。小小年纪,心机及深,并有着他这个年纪不该有的老练与沉稳,现在这种社会上,这种年纪与身份的年轻人,没几个能做到如张杰一样的能曲能伸了。
    “谬赞了。”张远山己在家中教导过张杰,笑到最后才是赢家,既然现在势不如人,又何苦白白送了性命,如果你俩真对那陆依晴有心,那就等你长大后,可以与霍惊风公开对峙后,再把那女人抢回来不迟,到时候,她还不是任你玩弄,予取予求。张杰很听劝,他明白,现在自己是斗不过霍惊风的,而陆依晴的心里,好像也没有他这个人。他会等,他会等待时机,一击致命。
    陆家豪今天十分兴奋,比霍惊风还要兴奋,新娘子是他的妹妹,而新郎显然是十分重视的,做为新娘的娘家一方,家豪大方的赠出旗下两座最为赢利,地势最好的商业大厦做为贺礼,霍惊风欣然接受,当场回敬一个码头.
    两人的大手笔让所有宾客叹为观止,而新娘陆依晴更是受到大家的观注与腹绯,只是在霍惊风的强压下,谁也不敢开口议论,霍惊风己通过与人攀谈时,明确的表示:新娘还小,心态还不成熟,所以在婚宴上,不希望听到任何因新娘小时不懂事惹出来的闹剧与新人不喜欢听的言论。保护之意甚浓。
    正文 宴会终于开始
     更新时间:2010…7…13 14:11:37 本章字数:6211
    霍惊风亲自上楼,抱下他的爱妻依晴.
    依晴一脸幸福的偎在惊风怀里,站在主台上,交换着信物。当霍惊风拿出送给依晴的婚戒时,全场沸腾。
    De Beers这颗名为“玫瑰之吻”的梨形钻石色彩分布均匀,玫瑰形钻石因其清晰的浓粉色而大放光彩。钻石周围点缀着白钻。价值更是千万之巨.
    来宾中的所有女宾,都是大家大派的夫人,小姐,少奶奶,经常光顾珠宝商行,经常留意珠宝杂志,大家都心知肚名这款戒指的价格高达数千万。顿时羡慕的,嫉妒的,惊奇的,感叹的声音四起。
    霍夫人本是心痛的,偏巧今天霍老大心情极好,随口说了句:“这小子,真敢砸钱,飞凤啊,明儿我也砸,你看看有喜欢的吗,找到了告诉我,咱结婚纪念日的时候我送你。” 霍夫人一听这话,所有的气愤瞬间烟消去散,心中是大大的艳阳天.
    霍老大几时对她说过这么种话,结婚到现在从来就没送过她什么,钱倒是没少给,可惜那里面没有情份啊。今天听到这话,别说霍惊风为了这次婚礼奢侈的砸了近九位数的大手笔,现在就是再砸进去个九位数,霍夫人也没话说,第一,钱不是她赚的,第二,霍老大终于开窍了。
    霍老大心里面主要是为了息事宁人,看出了霍夫人的不满,儿子这次砸钱也实在砸的不轻,从蜜月到婚礼,清一水的大手笔,自己一句甜言蜜语就能把霍夫人搞定,霍老大当然不惜让自己当把好丈夫,为了儿子,他觉得值,看着儿媳妇陆依晴,就想到了当年展芳菲,所以,依晴的婚礼在他心中也是对展芳菲的一种补偿,如果当年展芳菲嫁的人是他,他也会这样大张旗鼓的挥霍的。还好,儿子娶了陆依晴,了结了他的一桩心事。
    依晴幸福的由霍惊风亲手为她戴上他们的婚戒,仔细端详着这枚玫瑰之吻,对于她来说,她并不知道这枚戒指的价格,她只是觉得好漂亮,好幸福,幸福的不顾众人的眼光,当众送上香吻一个,下面一片口哨声,吹的最响的是楚飞。张杰看着主台上的依晴,今天的依晴更加眩目的美丽,让他更加的不甘心,他会长大,他会成功,他会掠夺,但他现在无法面料,一个人默默的转身离去。
    共同放完烟火,切完蛋糕,依晴由惊风引领着见过了霍家的一众亲属,大家对依晴都是认识的,依晴也并不陌生,席间敬酒的都由霍惊风一人拦下。那面音乐己缓缓响起,等等着新娘与新郎的第一只舞开场,惊风带着依晴滑下舞场,主导着依晴跳着第一只华尔兹,其余众人纷纷进场。
    累了一身汗的依晴实在不想再跳下去,这种舞她本来就不算太熟,拉着惊风离场休息,坐在椅上,看着大家翩翩起舞。
    “臭丫头,今天幸福死了吧,要是嫁给我,保你比现在还风光,后悔不,现在还来得及。”楚飞开着玩笑走了过来,依晴看到马上寒风立起,紧紧握着霍惊风的胳膊。
    “楚飞,别吓着她,她现在惧你。” 霍惊风感觉到依晴的紧张,轻拍依晴肩膀示意她不用怕。
    “切,还惧我?惧我还敢拿我当猴耍着玩儿?她现在惧的不应该是我,是我们家楚风才对。”
    “怎么说话呢,你愿意当猴儿,我们家依晴还不愿意当耍猴的呢。是吧,依晴,又累又脏的。”
    “楚风怎么了?没看到他呢。” 依晴小心的问,刚才她留心过,但确实没看到楚风。
    “那小子哪有我这么大度,看着你俩蜜月就呕个半死,天天气的吐血,喊着要是见了你,一定宰了你这个小骗子.你们俩一回来,又把婚礼闹的这么大,气的在家闭门思过呢,直说后悔当初帮了你,早知道你最后嫁给霍惊风,还不如不帮你逃,让你做他嫂子呢,其码能天天看到。”
    “呸!楚风才不会这么说呢,楚风比你俩都大度,比你俩都强!”依晴嘴上这么说,心里可没底.
    “哟,这话我还真得回去跟他说一声,看能不能留住我那傻弟弟的心,让他别出国受罪去。”
    “他要出国?去哪?为什么受罪?” 依晴一脸担心加不解的问着。
    “他为情伤而出国,家里不同意,他居然说要去国外一边打工一边学习,不要家里一分钱的帮助,跟我爸正闹着呢,你说你是不是个害人精。”
    “可我害着你了,也没害着他啊,他为什么要这样啊,他在哪儿?” 依晴心怀愧疚,想跟楚风谈谈看能不能把他留住,大不了自己转学,不让他看着自己添堵就是了。
    “行了,你就消停点吧,楚风不是小孩儿,让他出去受受苦也好,省得以后跟你一样没出息。”霍惊风一手搂着依晴,一手点着她的小鼻子。
    “我怎么没出息了?我这不是挺好吗,谁比我幸福,谁的老公比我老公帅!谁的老公比我老公更会心疼人,更会体贴人.让她站出来喊一声!还说我没出息,我多有出息啊。”依晴现在非常会拿捏住霍惊风的人心,知道他爱看自己撒娇,爱听自己表白.
    霍惊风大笑,这臭丫头,越来越讨人喜欢了,小嘴儿越来越甜了。
    楚飞大吐,指着依晴说:“你脸越来越大了,我走了,你们成心气我呢。” 拿起自己的酒杯真的就头也不回扎进人堆了。
    “我有那么好吗?”霍惊风现在觉得自己为她做什么都值,就算她这话只是顺口一说,也值。
    “有!” 依晴在他怀里使了劲的撒着娇。
    两人一片你浓我浓。
    依晴的一众同学纷纷过来,依晴嫁的人太有份量,所以不指望着新人能过去陪他们,自己走过来敬酒,这当然也是为自己以后打下基础,
    豪门二代大体分为两类人,一种是超级早熟型,小小年纪就知道为自己做打算,霍惊风,楚飞与展婷婷就是个中翘楚.一种是超级晚熟型,一直被家人保护着,什么也不用想什么也不用操心.只顾自己玩乐即可.依晴显然是第二种,依依,楚风也是,苏珊最典型.还有一种比较中雍,那种基本是最无能型,一般不会引人注意.
    张雨然见了依晴实在不好意思,跟着同学打过招呼,也没多说,便在霍小云的代领下,一众人去其它地方玩乐.依晴想留雨然,又觉得两人现在仍有尴尬,也只好做罢.
    “呵!小野猫,你动作倒是够快,说,是不是奉子结婚!怎么结到我前面去了!”苏珊大条的走过来打招呼。
    “苏珊,你少在依晴面前说这些污七八糟的东西啊,我们家依晴纯情着呢。”刚才跳舞的时候就看着苏珊一脸逃难相,霍惊风可以想像刚才苏珊有多狼狈。
    “苏珊姐,你什么时候结婚啊,你们都订婚这么久了哦。”依晴也有些不好意思,人家订婚的都没结婚呢,她这逃家的反倒把婚结到前面来了.
    “我?没时候,我跟我未婚夫说了,如果婚礼级别达不到你们今天的级别,我拒嫁。”
    “你还真够拜金,依晴,咱不跟她学啊。”霍惊风实在不喜欢陆依晴跟苏珊多接触,那女人太野.
    “霍大公子,你可坑苦了我们了。”苏珊的律师未婚夫走了过来。
    “哪里哪里,这得分人,跟苏珊这类人贴边的,的确有被我坑了的可能。”惊风笑看于嘉伟,一直纳闷这么正直的一个人,怎么就会看上苏珊了.眼睛无意中扫到霍夫人的身影.
    “苏珊,你今儿怎么跟米琪说的。”霍惊风一边问着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