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喜电子书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每个女孩都有梦 >

第93部分

每个女孩都有梦-第93部分

小说: 每个女孩都有梦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米琪听了哥哥要摔孩子的话,更是怨恨哥哥,同时心中也怪罪着母亲,当初若不是她一直教自己什么母凭子贵,也许这孩子就不可能出生.
    现在孩子生了,苏家不要了,你们就又要摔又要扔的,这孩子没吃你们的,也没穿你们的,只是现在米琪己经没用了,不能攀高枝了,就被妈妈哥哥这么厌恶了。越想越不值,痛哭一宿,反思几天后,米琪抱着孩子又找到了苏家。
    这次的米琪不为别的,好歹她也算跟那孩子有了母子缘份,虽然时日不多,可是母子连心,她再无情再冷血再市侩,也不想孩子一直受苦受罪。
    初五早上来到苏家,大门依然不让进,她把孩子交给门房里的守门老大爷,拿起电话给苏家打了个电话,也不要求跟苏家主人说话,只是把自己的意思说出来,让佣人代为转达。
    她对佣人说,这孩子好歹体内流了苏家的血,不管苏家认不认,也是苏家的骨肉,事到如今,她认命了,从此以后,她与孩子再无瓜葛,只求给孩子一个好环境,此生,她再不要求进苏家大门,也永不与孩子相认,只是叩请苏氏夫妇肯收留这个小孩。
    放下电话,对着电话磕了个头,亲了一口那婴孩,转身就走,头也不回,含着泪水狂奔。门房老人傻在那里,甚至忘了拦她。
    等苏氏夫妇慌忙跑出来的时候,只看到小孩儿,没看到米琪。这倒也顺了他们的意思,留了孩子,不留生母。
    米琪一边跑一边哭,她这般年纪,承受这些还是过于沉重了,就算她当初贪图荣华,现今的报应也让她铬记终生了。
    回到霍家,米琪看着妈妈,看着哥哥,两个人居然都没有发现那孩子不见了。哥哥还是怪她不争气,没心机,生了孩子还进不去人家的门,丝毫没体谅米琪现在的苦楚,还想让妹妹找个有钱有势的人家,自己好借机一步登天呢。
    米琪妈这阵子听了儿子的话,对米琪也是越来越看不上,总觉得这个女儿没本事,长的不比别人差,脑子不比别人笨,怎么就没有人家的命好呢,陆依晴风光嫁入霍家的情形米琪妈一直历历在目,她多想米琪也有那么一天,让自己也露露脸,风光风光啊.
    可惜苏家就不是不要米琪。弄成现在这个样子,米琪妈当然心烦,嘴里就一直骂着米琪命贱,天生就不是有福的人,再怎么帮她创造条件也是白搭,也是浪费。
    一句句一条条伤的米琪体无完肤,想着己经送去苏家的婴孩,想着自己的骨肉终究要别人来扶养,叫别人妈,米琪更加心如刀割。躺在床上,拿出准备好的刀片割腕自杀。
    血一直流,一直流,流了一个小时之久,一个佣人想着孩子可能又要吃不上奶,又得饿肚子了,拿了瓶牛奶给孩子送去,哪知时了屋,孩子没找到,孩子妈却己经命若悬丝了,又慌忙叫来了急救车,把米琪送到医院。
    米琪妈这下傻了,米亮也住了口,知道这事闹出了人命,最后大家都不好收拾,而事情也更没了生机,米琪活着,苏家还能出点血补偿一下,米琪若死了,连那补偿都拿不到了。
    娘俩同时发现孩子也不见了!米琪又一直昏迷着,谁也不清楚那孩子到底去了哪里。但这孩子对于二人来讲现在没有任何意义,两人也没多上心。
    米琪妈守着米琪,生怕米琪从此再也醒不过来,一直守了四天四夜,终于抢救过来,人算是保住了。
    问米琪孩子的下落,米琪恨恨的说了一句:摔死了!!!,再也不理母亲与哥哥。
    再说苏家把那孩子接进家门,苏家夫妇哪有不喜爱的道理,虽然讨厌这孩子的母亲一家,但小孩儿这东西,一旦抱到怀里了,就都是爱了。不过这事又惹了另一家的不痛快………宋家。
    宋家的千金宋玉宁己经与苏远鹏定了婚,两家可说是门当户对,宋玉宁的模样虽然不如米琪俏丽,但一向是大家风范,知书答理。
    新年期间,宋玉宁与苏远鹏经常去彼此家中走动,那天,宋玉宁一进苏家,看着苏妈妈手里抱着一个小孩在那傻乐,就有了不好的寓感.
    她知道苏远鹏在外面有了个私生子,是米琪生的。但当初大家都保证了,那个孩子永远就是个私生子,孩子与妈都一辈子进不得苏家大门的,如今苏妈妈手里抱着的又谁?
    探问下,得知这孩子正是苏远鹏与米琪的私生子,一气之下,也顾不得什么大户人家的礼节,哭着跑回了家,跟父母哭诉。
    按理说,私生子这回事,再有几个破钱的人家来说,是常有的事,没什么大不了,豪门深院里有多少私生子私生女,霍惊风当年也是个私生子嘛!
    这种事的处理方法一般有三种,第一种是既不认子也不认母。给一笔钱后就此瞥清(一般都会在孩子长大后再东窗事发。能保一时安稳而己。)。
    第二种,留子不留母,孩子留下,母亲从此不得与孩子相认相见(这种比较常见,霍惊风就是此类的典型人物。)
    第三种,也是最好的一种,母凭子贵嫁入豪门,有手腕的从此过上人上人的贵妇生活。没手腕的,从此庭院深深深几许,一入候门深似海,再不得见光见人,基本没几年就郁闷至死。
    可现在的问题是,宋家也不是小门小户的人家,女儿就这么一个,哥哥现在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怎么可能让妹妹还没嫁进去,就先给别人当了妈。
    当初订婚的时候也是说好了的,孩子母亲两个都不认。就当米琪与米琪那孩子从来没有过。如今苏家出尔反尔,这让宋家大为光火,这事在圈内现在己经越传越乱了。米琪大年初一抱着孩子站在苏家门口的事情被传得神乎其神,让宋家很是没有脸面。
    于是宋家又找到苏家理论。那苏远鹏心中现在特别讨厌米琪一家,本想着借着宋玉宁跟米琪化清界线。现在米琪又把这事闹的人尽皆知,父母这几天也全是责怪,自己也成了朋友间的笑柄,心中有气。指天指地的发誓,自己既不会要米琪,也不要那孩子,后来居然想上去掐死那小孩。这小孩招谁惹谁了?
    苏爸爸一向为人厚道,在米琪一事上,己经自觉理亏了,现在看着儿子又要来掐孙子,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一个文明人发火也是不容小视的,拿起身边的一个古董花瓶大过年的就给儿子开了瓢。
    苏远鹏捂着流血的头,苏夫人看着更是心疼,可一面是儿子一面是孙子,思来想去还是站在儿子这一边,最后一致决定把那孩子给米琪送回去,给一笔钱把事了了。
    孩子送到霍宅后,才知米琪自杀,刚刚醒来,米琪妈与米亮也刚刚从医院回到霍家,刚想着打电话给苏家再讨说法,哪知道苏家夫妇居然抱着孩子找上门来。两方人马再次大吵特吵,孩子谁也不要。
    霍家一个老佣人实在看不下去,把孩子夺到自己手里不顾身份对双方人马说道:“你们不要,我要!反正都不要了,我带回老家我养着总行吧?”
    不管是苏家还是米家,这件事上都是没脸也没理的,也就默默做罢,都想先得到暂时的平静,以后再想其它办法。
    米琪妈与米亮接过苏家的支票,也想着,先这么着,以后再说以后的。
    米琪在医院里醒来后,米琪妈一直伺候着,但嘴上一直也没肯放过米琪,无意中米琪得知那孩子又给送了回来,躺在床上,默默垂泪,心想,好在自己被抢救回来了,要不然这孩子从此就更加可怜了。
    在医院里强打着精神,终于有了点力气,马上喊着出院。
    出院以后的米琪,回到霍家,现在那孩子被那个老佣人带着,天天喂着牛乳,倒比自己带的时候胖多了。心里感谢着老佣人,但嘴上什么也没说。
    与米琪妈闲谈时,知道苏家给了自己一笔钱,这钱一直被母亲拿在手里,说是米亮以后的前程与婚事就靠着这笔钱张罗了。一点也没为她与那可怜的婴儿想过,也从来没有把钱分给米琪的想法
    一天晚上,米琪偷偷从妈妈房中翻出那张支票,那支票上毕竟写的是米琪的大名,是苏家夫妇赔偿给米琪母子的。
    第二天早上,米琪不动声色的说是出去买些日用品,来到银行把钱取出。然后,在当天夜里,以想念孩子为名,说想把那孩子从佣人房中接到自己房里睡一宿。
    那老佣人自己岁数也不小了,带个孩子也累个半死,要不是出于心善,可怜弱小,怎么可能把这事揽到身上,当下乐呵呵的把孩子交给米琪.
    于是米琪带着孩子走了,拿着苏家给的赔偿一百万,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伤心地。
    米琪妈与米亮发现后,己经来不及了,看着到手的一百万就这么没了,女儿也没了,孩子也没了,两个人歇斯底里的找了一气,又大张旗鼓的报了警,只说是苏家与宋家为了遮羞为了除掉后患,把女儿与孩子害死了,现在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这事又被媒体得知,苏,宋两家荣登新年第一版头条的宝坐。
    于是引得苏家与宋家,在霍老大一行回家的时候找上门来,米亮知道霍惊风要回来,心里仍有惧意,躲到同学家去了,把母亲一个人扔在这里应战。
    而米琪妈,没有别的办法,只能依附于表姐,可看了表姐夫今天的意思,心里己经明白,表姐也护不了自己多久了,一直坐在地上哭,米琪走了,她连个共同进退共想办法的人都没有了。
    霍惊风的处理方法很简单,他比霍老大稍微委婉一些的请走了宋家与苏家两方,表达了自己的意思,既然事情己经被捅破了,瞒不住了,现在来难为米琪的妈妈己经没有用处了,至于想来霍家讨说法,更是找错了人,这半个月来,霍家上下全不在A市,这件事跟霍家没有半点关系,而且米琪姓米不姓霍。再闹下去,就等于直接针对霍家来的,那他也没必要客气了,如果有心想解决问题,就等找到米琪后再说。
    苏家刚才就己进退两难,现在霍惊风话说的明白,他们当然马上走人,宋家在这事上,跟霍家与米家都说不上话,他得去难为苏家。两家人纷纷撤出。
    霍惊风看着坐在地上的米琪妈,冷笑数声,果然是自作孽不可活啊!拉着被门卫送回的霍小云,直奔二楼.
    正文 温室之花
     更新时间:2010…7…13 14:16:29 本章字数:4989
    惊风把小云送回房间,实在不知道怎么安慰小云,平时很少在一起相处,不似依晴,是哄是训都己经得心应手,能够处理得当,这个妹妹在于霍惊风的心里,一向是淡陌而复杂的。
    回到房间,看着依晴的双眼通红,知道她八成是听见楼下的事了。
    “怎么了?”走到她面前,帮她把脸上的泪擦掉。
    “米琪太可怜了!”依晴刚才好奇下面发生什么事,所以偷听了一会。
    “傻丫头,所以我才让你关上门休息啊,这事太复杂,谁也说不上可怜,都一样可恨。”
    霍惊风一直想把依晴关在一个安全的,无害的世界里,这个想法很好,做起来很难,后果就是依晴天天如孩童一样,经不得一点风吹雨大;没有丝毫的上进心,典型的温室之花。
    “我就是好奇;所以把门打开听了一会,哥,米琪太可怜了,你让她走吧,好吗?别把她找回来了。”依晴觉得米琪只有离开这些人对她来说才是最好的归宿
    “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啊,这事你不用操心,我会看着处理。”霍惊风一边说一边走进浴室去洗澡。
    依晴坐在床上,想着米琪,想着那小婴儿。米琪她到不担心,可那小孩那么可爱,那么小,就要跟着米琪流落他乡了。
    又想到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有宝宝啊,对了,这一阵子天天骗着霍老大一群人;说自己有了,回家后就不用装了;也不能装了,可怎么跟大家说啊,现在家里气氛这么差。
    穿上拖鞋,跑进浴室,霍惊风正在浴缸里闭目养神。
    “哥,你想好我怀孕的事怎么跟大家说了吗?” 坐在浴缸边;摇着霍惊风露出来的胳膊。
    “你就不能让清静一会儿啊!” 霍惊风正在想事,被她这么一喊吓了一跳。
    “我的事比较重要,别的事你全都不许想,只想我的!!” 陆依晴才不管他有多少事,多么累,她被惯坏了,她习惯凡事都以自己为中心,她习惯让他天天围着她转。
    “知道了,放心吧,一会出去我就帮你塞进去一个BABY,保你十个月后能把我儿子生出来,到时就说咱保胎保过了,怎么样。”
    霍惊风刚才也是因为被她吓了一下才轻训她一句的,他也习惯她现在这个样子,不但不生气,还反过来哄着她玩儿。
    “好,一言为定,最好能塞个女儿给我!我喜欢女孩儿,买衣服样子也多!”
    依晴脸不红心不跳的应承着,乐的屁颠儿屁颠儿的出了浴室,年前她去帮米琪宝宝买新衣的时候看了太多女BABY的漂漂衣服,心里恨不得买身女装给米琪的宝宝。
    看着她蹦嘣跳跳的跑出浴室,霍惊风彻底无言了,并忍不住的闷笑数声。
    所有烦心事暂时都能放下了,想着依晴傻傻的样子真可爱,又想着一会要不要真帮她塞进去个孩子。还是再等几年,等她大点再说。看看米琪,年纪跟依晴差不多,不也一样顺利生产了。就是早产了一个月而己,产后身子也一直不怎么样。
    想想还是算了,让依晴再大大咧咧几年吧,等有了孩子,她这性子就得改了,就不能像现在这样天天傻乐了。
    昏黄的灯光下;满室的欢爱。
    依晴兴奋的接受着霍惊风的温柔疼宠,几番调情后,把依晴搞得神魂颠倒如在云中,飘飘然又近乎疯狂,一切是那么美妙,霍惊风在这方面的驾轻就熟确实让依晴少受了很多不必要的疼痛,也享受到了真正爱的真谛与疯狂的颠峰。
    无奈最后霍惊风的体外**让依晴一下子被打回了地面。
    “为什么不给我孩子!!!” 依晴心脏还在狂跳,但依然气愤难当。不顾满室的情色气味;杀风景的大声指责.
    “你才多大啊,过几年,过几年你想生多少我都给你,听话。”霍惊风一番好意,不被人理解,不过他也不生气,披上睡衣,抱起依晴,共进浴室冲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