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喜电子书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少妇的欲情燃烧 >

第11部分

少妇的欲情燃烧-第11部分

小说: 少妇的欲情燃烧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Q嗖皇钦庋娜恕
    酒是好酒,五粮液。已经好些年没有喝白酒的“乔老爷”,喝开了白酒。先是敬茅海燕,然后是敬主管文化的一位副书记、副市长,宣传部部长、副部长,文化局局长、副局长。然后还要敬茅海燕手下的那些高层领导。一会就把脸喝成关公了,神志也模糊了。
    赵英杰也喝了有十几杯。除了敬领导,还和茅海燕单独喝了好几杯。茅海燕仍然是夸赞他的歌声。当他在台上演唱时,他注意到她一直在盯着他看,并且带头鼓掌。当他走下来的时候,她就会把满满一杯酒端到他面前,表示祝贺。“唱得好,真的唱得好。”茅海燕笑着,眼睛里面全是水。
    那眼睛里的水,让赵英杰看得有些尴尬,不自然。
    他怕有些女人用那种眼神看他。
    他知道她又开始了,也许是酒精的作用。这样的猜测,很快就得到了证实,在晚宴的当中,茅海燕特地从她就坐的主桌那边走到赵英杰的桌子上来,挤到他身边坐下。他明显能感觉到她的大腿和他的大腿紧紧地贴在一起,温热异常。
    “有时间我要和你好好谈谈,”她说,“你应该好好规划规划,有意识地包装自己,弄大影响。”
    赵英杰就笑,心想:她真的是个地道的商人。但艺术弄大和商业弄大,并不是一回事。也许它们有共通的地方,但本质却并不相同。
    “你可以开一个个人演唱会,资金上的事,我支持。”茅海燕说。
    赵英杰说:“不容易,那要很多钱。”
    “这没关系。我和乔院长说,你们歌舞剧院主办,钱归我拿。五十万够不够?”茅海燕根本就不把那点钱当回事。
    赵英杰没有吭声,说起来易,做起来难。再说,她资助歌舞剧院是一回事,资助他个人就应该算是另一回事了。换句话说,她这样支持他,他却是没有回报的。作为一个正常人,他怎么可以光得好处而不回报呢?而如果回报,他又能回报什么呢?
    这有违他的做人准则。
    既然他不能回报,他就不能接受馈赠。
    他清醒得很。
    “茅海燕对你有意思。”方言把赵英杰拉身边,悄声说。
    “胡扯!”赵英杰白了方言一眼。
    方言一脸的坏笑。
    “最近小王还提到你,说什么时候要请你吃饭。”他说。
    “哪个小王?”赵英杰问。
    “就是上次一起吃饭的,保险公司的那个,王瑶。”
    “好啊。”赵英杰说。事实上,他经常听林青青说起她。她们是好朋友。她说她家庭条件不错,追她的人很多,但她眼光很高。一般的人,她根本看不上眼。她对男友的标准是:成熟、帅气、有文化、有事业,经济条件还要好。林青青说,她贪玩,性格活泼,花起钱来不管不顾。当然,她是家里的独生女,有条件花。林青青还说,曾经有个三十多岁的香港男人,疯狂地追求她,追了她有快一年的时间,但她拒绝了。
    “她虽然没结婚,但她对男人看得好像比我还透。”林青青说。在王瑶的眼里,世界上就没有什么值得一看的男人,全无好人。年轻的太嫩,轻狂,不成熟;年老的,下作,不地道,歪歪肠子多。甚至,她自己扬言,她如果挑不到合适的男人,她就单身一辈子。当然,那是不可能的,赵英杰想。
    “她对你感觉很好呢。”方言说。
    赵英杰笑笑,没接话。看来,林青青没有把他们之间的事告诉她。有些女人往往会忍不住把自己的私事,告诉亲密的女友。
    “我不会对任何人说。”她曾经这样对他说。在她心里,他是一位名人。她要保护他的名誉。在她看来,对名人来说,绯闻是最有杀伤力的。她不希望他出事。赵英杰并不认为自己算是什么名人,但他还是为她这样想而感动。对于他和她的这种恋情,他当然也更不会对方言说。
    他们虽然是好朋友,但由于在一个单位里,所以,有些太私密的东西还是不能说。
    方言见了茅海燕,主动起敬。他们是老相识了,这个时候,更要喝,两人至少连喝了三杯。茅海燕虽然看得出还有潜力,但脸上却是红红的。临走时,她站起身,好像有点不胜酒力的样子。她的手在赵英杰的肩膀上按了一下。这一动作,别人是根本看不出来的,但赵英杰却感觉到了那点力量。
    很重的一点力。
    天气越来越凉。
    城市慢慢进了深秋。
    日子一天天正常地过去,不紧也不慢。
    歌舞剧院又调来一个人,也是一位男高音,青年新秀,姓秦,秦宗海。他是从部队的一个歌舞团过来的。领导把他也安排进了新歌剧,暂时出任男五号的B角。五号A角原来是吴灿然。吴灿然也不当一回事,经常迟到早退的。让秦宗海当B角,他毫无意见,甚至,他倒愿意让他完全顶替他。他另有想法。他想当一号的B角。至少,在他自己的心里,他认为他是有权得到这一角色的。可是,赵英杰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
    秦宗海很年轻,三十岁刚刚出头。他的各方面条件都不错,素质好,为人也很谦逊。很快,大家在心理上就接受了他,有时把他的姓都省了,直接亲切地叫他为“宗海”。毫无疑问,如果他用功,以后应该还会有比较大的发展。
    宗海对赵英杰很尊敬,一直称他“赵老师”。当然,他对别人也都一样。谁都看得出来,他有事业心,有上进心。与别的男演员相比,他很出色,以后肯定可以冒尖。乔院长对他也很满意,并要赵英杰好好地“带”他。
    赵英杰对宗海的印象不错。
    现在的赵英杰,内心一天天地趋向平静。原来他对漆晓军的那种内疚感,已经基本消失光了。一方面当然是因为时间的关系,磨损了;另一方面可能也是因为他和漆晓军之间的龃龉越来越严重。其实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对林青青的感情,一天比一天浓烈起来。浓烈的恋情,湮灭了他应有的自责。
    事实上,自从他和林青青有了那层关系后,他对漆晓军比原来更关心了,也更体贴了。也许是因为他内心有愧吧,所以他就想多做些弥补。只要下班后回到家里,他总是抢着帮她干活。但这还是不行,她依然动不动就发脾气,一点小事也要发火。赵英杰怀疑她是到了更年期。他在报上看到说,现在的职业女性工作压力大,更年期大大提前。但对照一下,仿佛又不是很像。
    最近一次他们夫妻大吵了一场,是因为唐嫩嫩。
    赵英杰怎么也没有想到唐嫩嫩会突然找他。
    多少年过去了,自唐嫩嫩离开后,他就再没和她有什么联系。他也听院里那些熟悉她的人说过,她过去也回来过,不止一次。当然,是来去匆匆。听说,她过得相当不错,早已经是美国籍了,嫁了一个美国人。那个老美的年龄当然比她大,大了二十岁。当然,年龄不算问题。那男人高大魁梧,全身都是毛。两人站在一起,唐嫩嫩就像是一个女娃娃偎在动物园的大猩猩的身边。外人无从猜测他们的夫妻生活中的一些具体情形。
    唐嫩嫩定居在佛罗里达州,据说那里盛产柑橘及葡萄柚。当然,她没有成为美国的果农。她没说自己干什么,但应该算是很有钱。因为,她如今在那里有房子,有车子。中国人现在对“有钱”的概念就是有房有车。因为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别墅和汽车,依然是个遥不可及的梦想。她回来,也提起过他,但他们从来没有在一起聚过。
    赵英杰也不想聚。
    那天是朱洁,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对他说:“哎,有人想见你。”
    赵英杰感觉她莫名其妙。
    “晚上去富春酒楼,有人请你。”她说。
    “干吗呀?”
    朱洁说:“你去了就知道。”
    赵英杰心下暗想:是谁呢?茅海燕?不可能!她们之间不熟悉。
    “你猜不出的。”朱洁说,“是唐嫩嫩!她说这回一定要见见你。”
    唐嫩嫩?赵英杰心里一愣。朱洁过去和唐嫩嫩是好朋友。后来唐嫩嫩在美国零零碎碎的一些消息,也都是她先知道,传到剧院里来的。她们一直保持着联系。朱洁对唐嫩嫩一直是比较羡慕的。朱洁当然也知道唐嫩嫩过去对赵英杰的伤害。所以,朱洁从来不在赵英杰面前提她。事情过去这么多年,赵英杰真的想不到唐嫩嫩会主动提出要见他。她是怀着怎样的一种意思呢?现在再见,又有什么意义呢?
    “呵呵,你们可以旧梦重温啊。”朱洁眨着眼睛说。
    赵英杰正色说:“乱说。我们还有什么旧梦重温啊!”
    朱洁收住笑,劝说:“去吧去吧,你就答应吧。她真的想看你,提过好多次了。你一个大男人,拿得起,放得下。”
    赵英杰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答应了。的确,他内心里也有些好奇,想看看唐嫩嫩如今到底是个什么样子,过得又如何。
    晚上到了富春酒楼,赵英杰突然想起来他过去和唐嫩嫩第一次约会就是在这里吃的饭。当然,现在的富春不是原来的富春。原来的富春只是一个两层的小楼,现在却是六层,而且装修一新。档次比原来提高了许多。
    一桌有七八个人,除了朱洁、唐嫩嫩,还有几个男女,赵英杰都不认识。唐嫩嫩看到赵英杰,有些欣喜地站了起来,然后介绍说他们都是她过去的同学。赵英杰看到唐嫩嫩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仿佛还是过去那样子,只是年龄见长,别的也看不出有什么美国模样。她的衣着,也和当下国内的妇女没有什么区别,甚至还不如国内一些时髦女孩子前卫。
    让赵英杰意外的倒是唐嫩嫩的健忘,她绝口不提过去的事情,倒是不停地问他现在的夫人在哪工作,孩子多大了,乖不乖,长得像谁,上什么学校,等等等等。然后就是说赵英杰,说她听朱洁对他的介绍,感叹他在事业上进步很大,然后悲叹自己这些年完全放弃了事业。说自己刚去美国时,还开过舞蹈班,教一些美国孩子和华裔家庭的孩子跳舞。那虽然算是谋生,而且可以说是非常辛苦,但毕竟还是在接触这一行当。后来就完全放弃了。
    赵英杰想:这是自然的。但任何事情都是有得有失。她当时不顾一切地出去,并不是为了“失去”,而是“得到”。她得到了美利坚合众国的国籍,得到了一个美国丈夫,得到了别墅和汽车,得到了国内的一些人梦想得到的一些东西。
    也许是因为分隔了好多年,所以赵英杰对唐嫩嫩不但没有了过去的怨气,相反,互相间倒还有不少感兴趣的话题。她主动请他来,也算是表达了一种陪罪的意思。他是男人,当然不必再计较。于是,桌上的气氛相当不错。
    晚饭一直吃到了十点多,大家才决定散去。就在要离开的时候,唐嫩嫩提出要请赵英杰喝茶。赵英杰闻言,就主动说:“我请你好了。”同时,他还邀请其余的人也一起去。众人也明白了他们过去的关系,一个个推说有事,纷纷告辞。尤其是朱洁,尖叫着说:“我们可不当电灯泡,坏你们的好事!你们好好叙叙吧。”
    唐嫩嫩一点也没生气,笑着说:“作死啊,什么电灯泡啊。我和他没什么的,就是叙叙旧嘛。”
    朱洁说:“得得得,谁不知道你们过去那档子事啊?这么多年,心里还是忘不掉啊。”
    唐嫩嫩夸张地叫着:“你真是烂嘴啊,不许乱说啊。”
    朱洁笑着,说:“心虚了吧?”
    唐嫩嫩说:“得了得了,就你厉害。”
    赵英杰看她们斗嘴,自己却不好插话表白。虽然朱洁评的是唐嫩嫩,实际上他却是与之关联的另一个主角。而他的任何表白,都会产生一种特殊的效果。所以,保持缄默,是他唯一的选择。
    在茶社里,两人相对而坐,都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静下来后,他还是感觉到了她有相当的变化。
    至少,她的心气变了。
    原来她是心高气傲的。
    现在,她的言谈中却有些颓废。
    赵英杰看到她的腰身基本没有什么变化,还像过去那个年轻舞蹈演员的形态,婀娜而灵活。但是,面容还是有些细微变化。比如说眼角有了细小的皱纹,眼神有点飘忽游移。
    她说她到了美国以后,才发现美国与国内的不同,生存很艰难。因为有她的舅舅帮着,所以她相对而言比别人要容易些。先是读语言学校,然后就是不停地找工作,四处碰壁,也不知找了多少个,又换了多少个。反正几年里,一直在折腾。最后好不容易才算是有了一个相对比较稳定的职业。然后就是嫁人。她没有对她的“那口子”做评价,只说他的名字叫“保罗”,在一家从事石油贸易的公司里工作。具体是什么工作,她也没说。
    “你没变。”她说,“你还是过去那样,年轻。你比过去还帅了一些。你变得比原来成熟了,更有内涵了。
    那个晚上,她说得更多的,还是对他的夸赞。说得有些颠倒、重复,甚至矛盾。但她是真心的夸赞。她好像比过去更欣赏他。他能隐约听出她话里更深的一些意思,但他只能装傻,不接。他不能接。因为他知道,如果接她的话往下说,也许就会有一些故事要发生。
    他不想再和她发生什么故事。
    他们在茶馆里一直聊到了十一点多。从茶社出来,她让他送送她,他应承了。她还是回到她母亲的住处,工人新村。他们下了出租车,然后顺着道路向前走。赵英杰仿佛又回到了过去。但一切都变样了,道路和周围的环境都变了。
    “我们拥抱一下吧。”临进新村的院门,她突然对他说。
    他在犹豫中被她抱住了。
    他闻到了她身上的香味。
    他也感觉到了她那紧贴着他的现在已经变得丰满然而却又陌生的**。
    “我们还能再找机会见面吗?”她问。
    赵英杰克制着自己的情绪,犹豫了一下,然后说:“能吧。如果我们排练不紧的话。”
    事实上,一直到唐嫩嫩离开这个城市,赵英杰再也没有见她。他倒是很想见,比如说请她吃顿饭,或者再到茶社里去叙旧。但那只是一种友情。可是他又怕,怕见了以后一切又有可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6 7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