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喜电子书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少妇的欲情燃烧 >

第12部分

少妇的欲情燃烧-第12部分

小说: 少妇的欲情燃烧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事实上,一直到唐嫩嫩离开这个城市,赵英杰再也没有见她。他倒是很想见,比如说请她吃顿饭,或者再到茶社里去叙旧。但那只是一种友情。可是他又怕,怕见了以后一切又有可能向另一种方向发展,比如说,往那种暧昧不清的关系上滑去。
    这种可能性是极大的的。
    至少,如果他稍稍主动些,情况很可能就不一样了。他想:她是有点意思的。甚至,如果恶毒点地想,她是对中国男人的身体已经相当生疏了。但他不可能再和她有任何瓜葛了,不仅是为了自己的家庭,不仅顾忌漆晓军,他更多的是顾忌林青青。他已经有“恋人”了,如果再和她有什么故事,就是很对不起林青青了。
    他要对得起林青青。
    这是一个原则问题。
    按说,这事过去就过去了,没有人知道他和唐嫩嫩的见面。但有一天晚上他下班回家,漆晓军突然就问:“你最近好像是很忙嘛。”赵英杰一时有些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老情人回来了?”
    赵英杰大脑“嗡”地一炸。
    “怎么了?”他冷静下来,反问。
    在这件事情上,他并不亏心。
    “你不觉得这样很可耻吗?”漆晓军摔着东西。
    “我怎么可耻了?”
    漆晓军说:“旧情萌发,还不无耻?你现在是个有家庭的男人,你这样对得起这个家吗?你要愿意好,你就和她好啊!如果你爱她,她爱你,你们就不应该分开啊。”
    赵英杰也真的火了,这是哪跟哪呀?完全是胡扯!
    “我和她什么也没有。”他说。
    “可是你怎么就见了呢?”
    “见一下说明了什么问题?”
    “我不知道,有没有问题你自己心里清楚。肚里的鬼,只有你自己知道!”
    两人在家里大吵了一场,无论他怎么向她解释,说那只是一次出于礼貌的普通的见面,而且有多人在场,她就是认定他有问题。至少,他是有做贼的心态,心术不正。她的话说得非常难听,让赵英杰完全无法接受,内心里委屈得要命。他惊讶于她变得如此蛮横,完全不像一个女性知识分子。更像一个耍泼的没有文化的女人。
    她这样子和林青青根本就没法比。
    越比较,赵英杰就越失落。
    赵英杰在心里是奇怪的,谁会这样挑唆呢?他相信不会是朱洁。她不会笨成这样。再说,朱洁平时对他还是很友好的。很有可能是,她对院里的别人说了,然后当中有不怀好意的人,再有意传给漆晓军,搬弄是非。心理阴暗的人是有的。漆晓军偏偏让心理阴暗的人利用了。但她不觉得自己是被利用。
    “如果我想犯错,真的根本就不必让她知道。”他说。
    林青青笑着看他,同意他的说法。
    林青青同意他算是一个比较正经的男人。
    是一个好男人。
    林青青认为赵英杰所以没有和唐嫩嫩旧梦重温,一方面当然是为了漆晓军,但另一方面——而且是占主要方面——是因为自己。如果他和唐嫩嫩发生了那种事,那她一定会看不起他,她就会不再和他发展下去。
    她要的是一个“专一”的男人,就像她也只和他一个人好一样。
    “专一”对方。
    她相信赵英杰爱她。
    她也爱他。
    胜过爱任何一个别的男人。
    赵英杰的心里,林青青是很重要的。
    她占据了他的思想。
    一个很重要的位置。
    只是,他不知道他们这样的关系,最后会以怎样的一种结局收场。
    赵英杰当然清楚,天下没有永久的情人。也许,只有听任时间的安排了。
    “德艺双馨”的名单公布了,没有赵英杰。
    事实上,赵英杰开始时就不赞同把他再往上报。当时方言告诉他时,他就说最好别报。但方言说:“乔院长也是好心,你要坚决不同意,只怕他会误会你。”并且对他说,既然乔院长坚持再次报他,一定会去做工作的。谁都知道,这种事情,做工作很重要。方言这样一劝,赵英杰也就只好应承了。说到底,乔院长还是很看重他的。
    两年多前,省歌舞剧院有意要调赵英杰,派了人事部门的同志和他接触过,谈过话。赵英杰也是心动的。不管怎么说,省歌要比市歌的实力强,提供的舞台也更广阔。而且,省歌人事部门暗示,只要他愿意调动,解决他的一级职称肯定不是问题,因为,他们不存在一级超编问题。甚至,他们进一步暗示说,省级机关事务管理局最近刚给他们一批房子,如果他尽快同意调去,也许还能分到房子。赵英杰和漆晓军说了以后,漆晓军也非常支持他。他去找乔院长,提出想调走的意思。老乔一听就急了。老乔说,省歌自然要比市歌强,甚至,要强好多。但是,作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是并不在乎单位的大小的。再大的单位,总还是有它的局限。可一个艺术家的成就和影响,是没有局限的。可以出市、出省,甚至跨越国界。
    “艺术家的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乔院长说。
    赵英杰喜欢这句话。一直以来,他也正是以这句话激励自己的。
    乔院长说,市歌虽然小,但可供他发挥的舞台还是存在的。对于一级职称,他一定会继续努力的,并且一定会帮他解决这个问题。而房子,乔院长说,省歌未必就能兑现。谁都知道,这是最后一次福利分房。而据他所知,省歌的情况也是很复杂的,分一套房子,并不像说的那样容易。他劝赵英杰不要相信省歌的话。对于他的调动请求,他能理解,甚至,如果他不在院长这个位置上,会非常支持。他相信如果赵英杰调到省歌,会有诸多的益处。但是,今天他在院长的位置上,他却不能赞同他调走。乔心里很清楚,失去了赵英杰,对市歌来说,一定是个损失。
    赵英杰最后当然没有能调成。
    歌舞剧院不让他调,文化局也不同意他调。
    慢慢地,他自己也犹豫了。
    一犹豫,机会就失去了。
    机会失去了,后果是严重的。一是他的一级职称还没解决掉,二是后来有人调进了省歌,那人的成就和实力明显要比赵英杰要小,可他不仅解决了一级职称,而且还分到了一套全新的房子。为了这事,漆晓军和他大闹了一场,甚至提出了离婚。那一次,闹了有好久,漆晓军把家里的电视都砸了。
    当时闹得不成样子。
    赵英杰为此心都凉透了。
    当然,他是有责任的。
    他自己有时也很后悔。
    但是,后悔有什么用呢?
    他只能在事业上更加专注,更加努力。
    也许是因为这件事,老乔一直感觉对不住赵英杰。虽然他嘴上从来没有表白过,但是赵英杰能感觉到。老乔在努力弥补。他在感情上,也是偏向赵英杰。可是,作为院长,他有时又必须要平衡。在把赵英杰作为“德艺双馨”报上去后,他一心认为是不会再有问题的,谁想,偏偏就有了问题。当他得知赵英杰落选的消息后,气得不行。他当时把电话都摔了。但,结果却不能改变。
    赵英杰虽然开始时并不在乎那样的荣誉,可一旦真的没有了,还是非常地意外。这简直是一种污辱,把一块糖送到你的鼻尖前,引诱你去吞食,当你终于心动并且决定咬住它时,那只手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缩回了。而且,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落选了。说真的,事实上入选的那两位,谁都比不上赵英杰。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得出他们之间的高低优劣,但偏偏就是赵英杰落选,谁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世上的事,有些就是复杂得很,说不清道理。
    关于这件事情,赵英杰没有对漆晓军说,因为他知道说了也是白说。他不会得到安慰。当然,他也不需要安慰。漆晓军现在其实也是牢骚满腹。在学校里她干得并不开心。压力太大。她感觉不论是同事,还是领导,总有人故意和她为难。那些人不给她晋级,也不给她评优。而在她眼里,那些晋级和评优的,并不比她出色,甚至还有人明显要比她差很多。然而,这就是现实。
    同样,赵英杰也没有对林青青说。他觉得这种事多少有些无聊,说了无益。每个单位都会有这样那样的烦心事。为了这事,乔院长和另一个副院长老高都找他谈过话,谁都没有提这档事,但赵英杰也明白,他们在安慰他。他们用一种非常迂回委婉的口气,说现在的一些评选是有误区的,人为的因素很多。而最主要的,还是考虑到平衡。平衡的结果,就是自然让那些已经上了年纪,很可能是最后一次参加评选的人选上。而院里,是非常看重他的。在他们眼里,他赵英杰是个非常优秀的,很有出息和成就的青年歌唱家。未来是属于他的,前途无量。
    赵英杰没有理会他们的安慰。
    这个时候,拿这种事情来安慰他,让他感觉可笑。
    他需要的不是这种根本没有实际效果的安慰。
    对于他的沮丧情绪,漆晓军一直也没看出来。
    倒是林青青,看出了他的变化。
    那天是星期天,他正好在剧院里演出,她打了个电话给他,问他有没有时间。她说她家的那位出差去了,如果有时间,她想见他。赵英杰也真是想她了。他答应了。后来的彩排,他的思想简直是无法集中,有点敷衍。
    结束了彩排,赶到宾馆,林青青也刚刚洗好澡,从卫生间出来。他们立刻就拥吻在一起。他闻到了她头发里好闻的洗发水的香味。黑色的长发披得很长,凉凉的水滴弄到他的身上,让他急迫地想把她抱到床上。
    她全身上下干净极了,这让他原来低落的情绪得到了振奋。
    宾馆的房间安静而舒适。
    一个独立的两人世界。
    除了这个房间,除了他们俩,之外的世界是不复存在的。
    为了见他,她是精心准备的。她就像一道丰盛的大餐,端在他的面前,让他享用。赵英杰常常为她这样而感动。她是爱他的,全身心地投入。而对他,她则是没有多余的索取。她只要这样拥有他就行。
    赵英杰从心底认为林青青是个很好的女人。
    她是个有些不幸,然而又是渴望爱情和懂得真爱的女人。
    是一个心地比较单纯的女人。
    他感觉她和漆晓军是两类完全不同的女人,无论是身体,还是性情。
    赵英杰发现自己对林青青的感情在起变化。如果说,一开始时他还只是一种喜欢,那么现在已经变成了爱恋。如果他还能重新选择,他一定会选择林青青。因为爱恋林青青,他甚至改变了审美。比如说,他原来喜欢大眼睛,喜欢性感的胸脯,现在却发现林青青的单眼皮、小胸脯也非常地漂亮,甚至是相当地性感。可以说,她身上的地方没有一处不让他动心的,包括她右侧**上的那粒小黑痣。
    当他们歇下来,他搂着她,一动不动的时候,她正视他的脸,看着他的眼睛,说:“你好像有心思。”
    “没有。”他说。
    “不,你有。”她说,“有什么心思不能告诉我吗?”
    “不是,单位里的一些事,没什么意思。”他说。
    她吻着他,轻声说:“别多想。每个单位都这样。”
    在心底,她是敬佩赵英杰的。不管他受怎样的委屈,不管他受到怎样不公的待遇,他都是一个很优秀的男人。她爱他。甚至,他内心里对他妻子、孩子的那种内疚,都让她感动。作为一个女人,她自己也为此有些内疚了。她劝他给他们以更多的温情,更多的爱,去承担更多的责任。她是真心的,一点也不是虚伪与做作。
    看出他不开心,她就用温情来安慰他。
    当他终于把自己不如意的事情告诉她时,她笑起来,说:“你落选是应该的呀。”
    赵英杰大惑不解。
    她就亲昵地用鼻子碰他的鼻子,做出羞他的样子,嗔笑着说:“你认为你现在这个样子,应该算是‘德艺双馨’吗?”
    赵英杰也笑起来,她怎么想出这样的理由?其实这是两码事。“德艺双馨”,主要是看“艺”,而里面的那个“德”,主要也是讲的“艺德”。
    “有我你不满足吗?”她像是玩笑着问。
    他开心地笑了起来,是啊,何必计较那个呢?本来开始时自己不就是无所谓吗?对他而言,他更重要的是事业本身。再说,有她和他在一起,他真的应该满足。
    “我爱你。”他说。
    “是真的吗?”她睁大眼睛看着他。
    “真的!”他说。
    “我想娶你。”他说。
    事实上这样说的时候,他自己心里也没底,但他是真心的。
    她抚摸着他的脸,叹开气,缓缓地说:“不现实的。”
    “可是,有你这句话,我就很满足了。”她说。
    “有时候,你像一个孩子。”她说。
    她搂紧他,像个母亲怀抱着婴儿,让他贪婪地吮吸她的**。
    他感觉特别地心安和满足。
    五月的一天下午,省歌舞剧院的青年歌唱家(从年龄上讲,其实已经算是步入中年了)赵英杰,步履有点不齐地离开了希尔顿国际大酒店。
    出大厅的时候,他感觉大厅里的那些服务生都在盯着他看。他感觉自己走路重心有点飘,步子有点不稳。当然,事实上是不可能有谁特别注意他的,他知道是(电脑阅读www。zZzcn。com)自己疑心。锃亮的电梯里的镜面和锃亮的大理石地面,都照亮了他的身影。虽然他衣着笔挺,但他第一次感到自己其实很猥琐,从里到外,污秽不堪。
    中午,茅海燕请他在这里吃了饭。只他们两个人,要了红酒。两人边吃边谈,茅海燕告诉他,她准备和省歌签订一个联办协议。相院长已经找她好几次了,请求支持。她也基本上同意了。一来是和省歌合作,弄出来的动静肯定会比市歌大;二来那点钱也实在算不了什么。“谁让我年轻时候就喜欢文艺呢?”她这样对相院长笑着说,“我当不了艺术家,但我现在可以支持艺术家啊。”
    相院长当然感激得很。
    同时,相院长当然也很明白。她的人,在省歌,还是要照顾的。赵英杰就是她在省歌的人。当然,好在赵英杰是个人才。有上面的安排,有她的支持,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6 7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