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喜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武林艳史重写版 >

第5部分

武林艳史重写版-第5部分

小说: 武林艳史重写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噢操用力的操我的好平儿师姑需要你的大鸡巴快用力操我吧啊师姑被你操得好爽好爽师姑永远都属于你啊嗯好美嗯啊」

云平一边挺着大鸡巴操着安晓慧的骚屄,一边用手去搓揉她的乳房,并用嘴吸着奶头,用舌头去拨弄着那因高潮而坚挺的乳头,上下的快感相互冲激着,使得安晓慧陷入疯狂的状态。

「我的好平儿好丈夫你操死师姑了嗯好爽喔用力的操吧师姑愿意为你而死唷好哥哥大鸡巴哥哥用力操我吧师姑的骚屄好舒服喔嗯」

云平听到安晓慧淫荡的浪叫声,他想完全的征服她,他要让她今后都听他的差遣,于是更加的努力的抽干着。

「喔对就是这样啊我的孩子啊亲哥哥深一点喔用力操我操屄深一点嗯我是平儿的骚屄师姑就这样啊嗯」

「噗滋噗滋」的操屄声加上床摇动的声音,构成了一曲美妙的乐章!

「嗯嗯平儿好棒好厉害啊啊你的大鸡巴操得师姑骨头都酥酥了你是师姑的亲哥哥大鸡巴哥哥嗯好爽好美啊插到妹妹花心了啊啊」安晓慧的骚屄里,随着云平操屄的动作,淫水更是氾滥,娇哼浪叫声一时不绝于耳。

云平更是大起大落操弄着,一下下直捣进安晓慧的花心,抽到骚屄口时又在她阴核上用龟头磨揉着,只操得安晓慧大叫着:「好平儿用力操嗯呀我我快被你操穿了」

云平越干越猛,“滋!”的一声声直响,「呀啊」安晓慧被他操得双脚乱踢,香汗淋漓,眼儿已经细眯着,口中也不断呻吟着:「平儿你顶到人家子宫了呀好妙好舒服嗯」

这淫荡的娇呼,更刺激得云平爆发了原始的野性,再也不管操得是自己的亲师姑,他毫无怜惜地拼命抽插着。

安晓慧挺乳抛臀地迎向云平每一次的狂插,爽的快疯了,不时地大声浪叫着:「平儿唔你真棒师姑不知道你这么会操屄我真快乐乐上天了嗯哼」

安晓慧此时两眼水汪汪的像要滴出水来,脸颊也红通通的粉嫩可爱,她鼻端轻皱,眉头紧蹙,小口微张,不停娇喘。云平一见她那模样,心中莫名其妙的就生出一种怜爱的感觉,似乎大他十多岁的安晓慧,突然间成为娇柔可爱的小妹妹,只有他自己才能带给她幸福快乐。 

云平越插越兴奋,大鸡巴已经整根被安晓慧的骚屄吞进去了,而她的骚屄紧紧地咬住他的大鸡巴,玉臀也不停地筛动,云平用双手捧住师姑的大白屁股,一阵狠命插干,直操得安晓慧浪叫连连:「
唉唷哼大鸡巴哥哥唉唷喂我的心肝宝贝儿师姑不行了我我泄给泄给你了」说罢,安晓慧的花心如同婴儿的小嘴,紧含着龟头,两片的阴唇也一张一合咬着大鸡巴,一股阴精随着淫水流了出来,烫得云平的龟头一阵阵酥麻,身子一阵颤抖。

高潮过后,安晓慧紧拥着云平,热情的亲吻着他,云平吸吮着安晓慧软滑的香舌,心中不由想到:「女人真是奇妙,操屄真的好爽呀」

此时,云平的大鸡巴仍是坚挺不拔,硬梆梆的塞在安晓慧的骚屄之内,他双手抚摸着她的玉乳,故意装傻道:「师姑,我的鸡鸡插在你下边缝缝里好舒服呀」

安晓慧和云平发生亲密关系后,心态上也产生微妙的变化,云平虽年幼无知,但她既将清白身子交给了他,潜意识里已将云平视为丈夫一般,因此她粉脸一红,娇嗔道:「死小鬼,什么也不懂却那么会操屄,让师姑给你上一课我们女人下边的缝缝,学名叫做阴户,咱们民间就叫屄,这一团毛,和你们男人的一样,叫阴毛,不过你们男人的还可以叫鸡巴毛,自然,我们女人的也可以叫屄毛了;小肚子下面凸起的这一块叫阴阜,阴阜下面这两片能分开的嫩肉叫大阴唇,分开这两片大阴唇,里面这两片更嫩、更娇艳的嫩肉叫小阴唇;分开小阴唇,这里有两个小洞口,之所以说是洞口是因为里面都有肉洞,上面这个小口叫尿道口,里面的肉洞是尿道,是我们女人屙尿用的的信道;下面这个稍大点的洞口叫阴道口,阴道口里面的肉洞就是阴道,阴道就是操屄和生小孩用的。两片小阴唇上面会合处的这一粒鲜艳娇嫩的肉核呢,就叫阴蒂,它是我们女人身上最敏感的地方」安晓慧给云平讲解着,脸庞红得像盛开的桃花。 

「师姑,为什么男女长得不一样呢?」云平装做不解地问。 
  
「傻平儿,那是上天造人的杰做,也是人世间最快乐的源泉。我们女人生了一个骚屄洞儿,你们男人长了一根大鸡巴,就是让你们男人来插我们女人的,这就叫性交,也就是民间俗称的操屄,这是人世间最快乐的事,这样一来,人类才会延续,才会生小孩儿了,小孩儿才会从我们这骚屄中生出来」 

「师姑,操屄太舒服了,我还要和你操屄」云平双手揉捏着安晓慧的乳头,屁股又挺动起来!

安晓慧的骚屄感到阵阵的麻痒,一股淫水不知觉的从骚屄中汩汩而流,于是她就起身举腿跨过云平的身体,握着他的大鸡巴对准自己的骚屄慢慢的坐下,因刚泄过骚屄比较敏感,不敢使太大力气。

「平儿你的鸡巴好粗好长啊插得哦骚屄好爽嗯好舒服啊嗯」安晓慧说完之后,开始扭摆身体,运用腰力推送着大鸡巴,随着她一节一节的
运动,把云平的大鸡巴一寸一寸的吞进骚屄里,云平感觉到一波一波的快感侵袭而来,顶着腰力用力的将臀部往上送。

「哎呀插死我了啊用力嗯用用力操啊师姑晓慧妹妹的骚屄爽啊啊嗯嗯喔快快快一点啊用你的大鸡巴操妹妹的骚屄嗯」安晓慧的双脚夹得云平更紧,让骚屄紧紧的包裹着云平的鸡巴,忘情地叫了又叫,腰也不断的摆动,配合云平的抽送。

「啊用力平儿大力的操嗯爽太爽了嗯好丈夫亲哥哥妹妹好舒服喔嗯啊人家要大鸡巴哥哥用力用力操妹妹爽好棒啊啊嗯爽死了嗯」云平疯狂的将大鸡巴往上顶,安晓慧也疯狂的摆动她的腰,配合云平的大鸡巴往下坐,配合得天衣无缝。

「啊操操死你操死你这骚货嗯用我的大鸡巴操穿你的骚屄啊看你还浪不浪啊」云平也忍不住出声了。

「嗯好美喔平儿哥哥啊嗯好美喔嗯啊妹妹快快受不了了嗯哎呦嗯你操死师姑了啊嗯大鸡巴哥哥晓慧妹妹好爽嗯啊你的鸡巴操操得师姑好爽嗯快让师姑爽死吧」

「嗯师姑这样操你爽不爽平儿的鸡巴大不大操你的小骚屄美不美啊师姑的骚屄好紧好美喔平儿的鸡巴被夹得好爽师姑晓慧妹妹我好爱你你啊」

「嗯嗯平儿好棒好厉害啊啊你的大鸡巴操得师姑骨头都酥酥了你是师姑的亲哥哥大鸡巴哥哥嗯好爽好美啊插到晓慧妹妹花心了啊啊」

这时,云平起身将安晓慧放倒在床上,将她的屁股抬高,用枕头放于她的臀部,使安晓慧的骚屄更加的突出。然后他抬起安晓慧的左腿架于肩膀上,让安晓慧能看到他们性器官连结在一起的地方。

「啊师姑你看我的大鸡巴在你的骚屄里进进出出的看你的啊啊小骚屄正在吞吞吐吐着我的大鸡巴嗯嗯操的你爽不爽美不美啊」

「嗯嗯啊爽师姑的骚屄爽歪歪了哎呀好美喔大鸡巴哥哥好会操屄喔嗯」

安晓慧媚眼如丝的看着他们的性器官,自己的淫水沾湿了两人的阴毛,还流了满床,像是小孩尿床一样,湿了一大遍。这时,安晓慧的骚屄阵阵的痉挛,一阵阵舒畅的感觉从骚屄流出。

「喔喔亲哥哥啊师姑快来了啊平儿你也跟师姑一起吧我们俩一起来吧师姑快给你了啊」

云平也到达爆炸的边缘,于是加快速度的插干着骚屄,深深的插到底,睾丸次次碰撞在安晓慧的骚屄口,仿佛要被他操进去一般,云平用手抚摸着自己鸡巴和骚屄的交合处,用手指去玩弄安晓慧的阴蒂,沾满了一手两人的精水,他把手指伸入安晓慧的口中,安晓慧激动的含住,吸吮着云平手指上的淫水。

「呜呜呜」安晓慧随着云平的撞击发出快感的鼻音。

「啊啊师姑我要来了」云平快支持不住了,要做最后的冲刺。

安晓慧吐出手指,也叫道:「来吧嗯嗯射给师姑吧把平儿的孩子全射来吧啊啊师姑也快来了晓慧妹妹来了啊」安晓慧的骚屄一紧,一阵暖流自体内涌向云平的龟头,她泄了,高潮了!

云平也支持不住,腰骨一麻,出口道:「啊师姑我也来了啊」用力一顶,将鸡巴全根没入安晓慧的骚屄,让龟头顶住子宫口,阵阵的阳精倾巢而出,把自己滚烫的阳精全部往师姑的骚屄射入。

「啊好烫好舒服啊美美的上天了嗯我的孩子亲哥哥射给我了啊」

云平射完精后,压在安晓慧的身上,再耸动几下,就趴在她的身上喘息起来。两个人都汗水淋漓,呼吸急促,之后互相抚摸着身体,因疲劳而相互着拥抱同床而眠了。

二个月一转眼就过去了,岳奇山出关的日子到了。在这段日子里,安晓慧和云平天天在一起操屄,少妇的风情使云平迷醉不已,而云平俊秀的外表和高超的床技也彻底征服了安晓慧。

岳奇山出关后,立即决定和妻子梅萱陪着师妹安晓慧去讨还公道,安晓慧尽管舍不得云平,但报仇事大,也只得暂时忍痛分离了。

※※※※※※※

(6)

云平自己留在谷里面,每天除了练功就是跑到山里玩耍。这天云平在山里玩的时侯突然天降暴雨,他找到一座破庙,坐在破供桌下,天色渐晚,饥肠碌碌的云平渐渐睡著了。 

朦胧中云平感到到有人来了,从布幔后望去,只见一个穿黑色夜行衣的人潜入庙门,自言自语的说:「这回你跑不了了。」纵身跳於佛像后。紧接著,追入一位黑衣人,只见她身材苗条,凸凹有致,分明是一个女人。 

那女子机警地四周打量了一下,道:「淫贼薛峰,出来,不要当缩头乌龟。”」

这时,云平突然闻到一阵幽香,那位女侠亦闻到了,急忙以手掩鼻,但为时已晚,只见先进来的那黑衣人跳出来,仰天大笑:「周冰莹,你号称神捕飞凤,可最终还是著了我的道,你中的是散功香,一时三刻内没解药,你的力气还不如一个小孩子」说话间已然出手,一条软鞭如蛟龙出海。 

神捕飞凤芳心大骇,心想:「虽然早有防备,但迷药还是吸入少许」她微感乏力,当下出掌,一招“落英缤纷”幻化出无数掌影,后发先至,“呯!”的一声,薛峰胸前已然中掌,但薛峰并没如她所想的那样倒下,倒是软鞭已缠住自己的细腰,一阵大力将周冰莹卷起。蓦地,她发现自己已经落入薛峰怀中,苗条的身子不由一阵紧张。 

薛峰扯下神捕飞凤的面纱,只见她柳眉星眸,瑶鼻樱口,并有一阵如兰似麝的少女体香入鼻,不由淫心大动:「哈哈,你中了计,怎能打痛我呢!」说话间已然动手动脚,他用手抚摸神捕飞凤的下巴,感觉肤如凝脂,同时吻向红唇,只觉嘴唇触及之处温软香滑,说不出的受用,只是牙关紧闭。 

周冰莹伸手推拒,但只是徒劳无益,她不由得心中大悲,自己十六岁出道,自负有绝世武功,无数俊雅青年追求,四年间时常梦想有情郎的样子,但今日自己冰清玉洁的身子却要毁在一个淫贼手中。 

她正在哀叹,薛峰却没闲著,左手已隔衣抚上双峰,由於练武的缘故,神捕飞凤的双峰是格外的挺拔,触手之处弹性十足,薛峰急急解开神捕飞凤的胸前绳结,只见淡蓝色肚兜下双峰微颤,等不及的左手已由肚兜下探入,握住神捕飞凤的右乳,掌中有如棉团,又如一只成熟的水蜜桃。 

薛峰只觉下体热气直窜,大鸡巴已然直立,恨不得一插为快。但他明白,必须挑起神捕飞凤的性欲才有趣。于是他用嘴轻轻将肚兜扯下,周冰莹那傲人的双峰顿时挺立在空气中,雪白的酥胸美丽而骄傲,乳峰顶一颗红樱桃诱人之极。薛峰舌尖轻舔,神捕飞凤只觉一阵电流从乳尖窜向下体又窜向四肢,屈辱的眼泪悄悄流出那美的令人心颤的双眸。 

「自己苦守了二十年的贞洁就这样失去了吗?」可随著薛峰双手不停的爱抚,还有那灵活的舌尖的攻击,一丝快感由心底涌出,乳尖渐渐发硬,由此带来的是更加的敏感。二十岁是一个女人成熟的年龄,青春活力在体内已经蓄积了太久,只要一个开关打开,就会尽情奔涌,自己一定要控制住,不要让淫贼得手。 

可是,薛峰向下滑动的手正在逐渐攻破周冰莹苦心经营的防线,雪白的小腹有如冲浪板般光滑,薛峰的手抚摸过平原,正在解她的腰带。哇!终於解开了,薛峰手向下探索,触手之处是一片细草地,尽管裤子还没脱下,但薛峰的手还是义无反顾的向下摸去。 

薛峰摸到了一条细细的裂缝,有些潮湿,手指再向下,触到两片柔软的贝肉。 

薛峰再也忍不住了,他粗暴地将神捕飞凤的丝绸长裤扯下,只见一条薄绫的淡粉色三角裤衩展现在眼前,上面绣了一只娇小的凤凰。 

哇!薛峰的口水快流下来了,粗暴的将周冰莹的三角裤衩脱下,神捕飞凤成熟、健美、贞洁雪白的肉体完全裸露出来,周冰莹羞怯得闭上双眸,羞耻让她感到浑身颤栗。 

薛峰以为神捕飞凤的性欲来了,加紧攻击,只见周冰莹性感的躯体充满活力,充满质感,真正的羞花闭月,维那斯女神来了恐怕也会动心。周冰莹愈是抵抗,薛峰愈觉快乐,用他灵活老练的舌头梳遍神捕飞凤的雪白的肉体。 

周冰莹突然感到浑身一阵燥热,下体一阵热流涌出。薛峰也感觉到了神捕飞凤身体的变化,俯身观看,只见芳草地涌现出一串晶莹的露珠,他分开周冰莹饱满的大阴唇,两片赤贝肉紧夹著一个让人疯狂的骚屄,轻轻一触,就会引起神捕飞凤的颤栗,两片小阴唇紧守著少女最后一道防线。 

薛峰掏出自己的大鸡巴,近一尺长,粗如儿臂,不禁让神捕飞凤芳心怕怕。真的要失去了吗?悲伤的眼泪又一次涌出。紫红色的大龟头微微散发著热气,迫近神捕飞凤的樱唇,周冰莹羞得无地自容,自己长这么大,从未见过男人的鸡巴,但此刻它却要进入自己的身体。 

正在想著,大鸡巴已然突破双唇,抵在她的贝齿上,周冰莹只有拼命抵抗,不让它进入自己口中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18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