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喜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武林艳史重写版 >

第6部分

武林艳史重写版-第6部分

小说: 武林艳史重写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正在想著,大鸡巴已然突破双唇,抵在她的贝齿上,周冰莹只有拼命抵抗,不让它进入自己口中。薛峰早有准备,双手猛捏神捕飞凤丰满的双峰,突然受到攻击,周冰莹不由得“啊”的一声,大鸡巴立刻乘机冲关而入。薛峰警告说,如果她敢咬的话,就会把她裸体绑在庙门让众人看,使神捕飞凤真正感到绝望,只好忍辱接受。 

粗大的鸡巴在口中抽插著,使神捕飞凤的丁香小舌无处可逃,薛峰只觉柔软的包围使自己的大鸡巴十分受用,不由想真个销魂。他将大鸡巴从周冰莹樱口中抽出,转而攻向桃源圣地,用鸡巴拨开大小阴唇,抵在骚屄洞口,用爱液不断润滑并摩擦阴蒂。 

神捕飞凤只觉一阵阵冲动由骚屄传遍全身,有如潮水,一浪又一浪,全身有如被电击似的,禁不住想从喉咙中发出呻吟,只好用力咬紧双唇,不能让淫贼得意。 

薛峰的大鸡巴慢慢的挺进,已冲开小阴唇的防守,进入了周冰莹的骚屄,可是有一层薄膜顽强的在做最后的抵抗,薛峰明白那是处女的特徵,这一层防线是那么脆弱,但多少英雄豪杰为了它头破血流。 

大鸡巴已经涨到最大限度,薛峰抬起屁股猛地向前一冲,按经验来说,接下来肯定是神捕飞凤的哀叫和自己快乐的发泄。但就在这关键时刻,他背心一凉,一截雪亮的刀尖从胸前透出,薛峰不可思议的回头看,正是云平那灿烂的笑容。薛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就此倒地而死。 

神捕飞凤正在等待最后一刻的降临,突然身上一轻,星眸睁开一看,一个十一、二岁的英俊少年睁大双眼看著自己,周冰莹不由得羞红了脸颊。 

无边春色陡然尽入云平眼底:一张红润艳丽的俏脸,乌黑的长发披散着,雪白的肌肤,浑身洁白得像只小白羊,酥胸上高耸饱满的玉乳,有如春笋般地挺立着,修长的粉腿,滑软的小腹,黑密的屄毛,好一幅诱惑的美女图!

云平咽了口唾沫,关切的问:「这位姐姐,你没事吧?」 

周冰莹看著面前的少年,剑眉郎目、鼻直口方,虽面带稚气,但仍掩盖不住一股英气,神捕飞凤芳心怦然跳动,羞得抬不起头来。 

周冰莹吐气如兰,娇媚不可方物,低声请求:「小弟弟,能否帮我穿上衣服,我中了淫贼的迷药浑身无力。」

云平忙收回注视雪白乳峰的双眼,他走上前将神捕飞凤抱在怀里,拿肚兜的手有意无意间蹭到周冰莹高耸雪白的双峰,那弹性和滑腻如酥的感觉让云平不由得冲动起来,大鸡巴立刻在胯间支起了帐篷,当他双手扶上神捕飞凤光滑的酥背时,再也忍不住轻轻抚摸起来。 

周冰莹原已经被挑动起情欲,此时更加不能自己,娇慵无力的藕臂圈住云平的脖颈,云平只觉两团绵软的东西顶在自己胸前,不由得吻上周冰莹的双唇。刹那间温暖如春的感觉涌上两人的心头,云平吸吮著神捕飞凤的娇羞的香舌,觉得周冰莹的舌尖分泌出阵阵津液,电流由两人的双唇射向全身,神捕飞凤这时已完全放弃抵抗,任由云平摆布。 

云平有力的双手用力搓揉著周冰莹圣洁的处女双峰,神捕飞凤只觉双峰膨胀,尤其是乳尖,雪白的乳房首次经历爱的洗礼,充满了快乐,不停的弹跳,梨形的乳房顶部是鄢红的乳晕,鲜红的乳头挺立著。云平吸吮著这人间极品,心中快乐无法形容,周冰莹那成熟的身体散发著无穷的魅力,让他喜不自禁。 

周冰莹喃喃的道:“「好弟弟你叫什么名字?」

云平道:「萧云平,人家都叫我云平,姐姐你呢?」

神捕飞凤娇媚地道:「周冰莹江湖人称神捕飞凤,因为我常为武林铲除一些败类可是今天要不是你,我就要失去宝贵的贞洁了」说完,不禁满脸飞红。 

云平道:「我好喜欢你,我叫你莹姐好吗?」神捕飞凤红著脸点点头。 

周冰莹想了想道:「姐姐被你看了全身,幸好没被淫贼夺去贞操,姐姐把最最宝贵的东西给你好吗?」

周冰莹慢慢地将云平的衣服脱掉,裤子刚脱下来,那根大鸡巴就跳了出来,似怒马,如饿龙,威风凛凛地昂然挺立着,根部丛生着乌黑发亮的阴毛,布满了阴部和小腹,又粗又长的粉红色的茎体,又圆又大的赤红色的龟头,看上去诱人极了。 

周冰莹大吃一惊,一把抓住:「弟弟,你的鸡巴怎么长得这么大?比那淫贼的还粗还长还大」 
 
神捕飞凤用玉手扶住它,鸡巴一点点地胀大,虽然云平年纪还小,但鸡巴已经显示出异於常人的粗大,周冰莹引导著鸡巴入巷,轻轻的摩擦著骚屄口。 

周冰莹心中也是有些害怕,毕竟她也是第一次啊,云平的本钱这么雄厚,也不知道自己的迷人洞能否容下。骚屄激动得一次次的颤抖,雪白的小腹下端是细细的芳草地,再向下是窄窄的浅沟,大鸡巴就在浅沟上来回摩擦,有时龟头的大棱沟刮到小阴蒂,引得一股股淫水流出来,顺著光滑的大腿流到迷人的雪白的臀部。 

云平道:「莹姐,我的鸡巴涨得难受,好想进到里面去」 

周冰莹心想:「该来的终於来了」于是娇羞地道:「平弟,你要珍惜姐姐啊」 

周冰莹用手分开两片湿濡濡的小阴唇,让乒乓球大小的龟头对准骚屄洞,云平缓缓地推进,终於挤进了周冰莹的洞中。 

「啊啊啊」神捕飞凤快意的呻吟:「平弟进来吧进来吧 姐姐要你啊」

云平觉得大鸡巴好像碰到一层薄膜,心想:「这就是莹姐最宝贵的东西吧?」于是他说道:「莹姐,我要进去了」 

周冰莹觉得云平的大鸡巴压迫著自己的处女膜,一阵痛楚袭来,撕裂样的疼痛由下体传遍全身,不由得夹紧双腿:「痛痛平弟」疼痛使得周冰莹抽泣样的吸气。 

云平感到大鸡巴渐渐突破神捕飞凤宝贵的防线时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拦著,就是这一道防线顶住了薛峰的进攻,但它再也顶不住自己的大鸡巴了,一种占有的胜利感涌上心头:「我操到第一个处女了!」

好像捅破窗户纸一样,大鸡巴渐渐没入周冰莹的骚屄,但神捕飞凤的呼痛阻止了一插为快的想法,云平爱抚著周冰莹高耸的双峰,亲吻著鲜红的双唇,心中的快乐无法言表:「是我把莹姐变成女人的,莹姐属於我,我会好好爱你的。」

慢慢地,周冰莹痛处渐渐减轻,代之而来的是酸麻、酥痒,神捕飞凤娇喘细细的附在云平的耳边道:「平弟你可以动了」

云平明白了,猛地将大鸡巴尽根没入,这一下又深又狠,周冰莹虽有思想准备,还是被插得大叫,由於直捣花心,神捕飞凤只觉电流直入脑海,刹时间脑海中一片空白,时间彷佛静止了。良久,周冰莹才长出一口气:「平弟你插死姐姐了」

云平受到鼓舞,一阵猛烈的抽插。 

「啊啊被你操死了啊姐姐喜欢啊不要停操我的小屄」
云平见周冰莹娇态迷人,更是猛烈地抽插着,大鸡巴一出一入中,带出了她的阴唇,手儿捏着乳房的力量更重了。

神捕飞凤的表情更娇媚了,骚屄心也一张一合地咬着云平的大龟头,叫道:「平弟你插得我美美死了嗯好弟弟花心麻死了哦你真会操屄姐姐不不行了要要尿尿了」

周冰莹渐渐进入高潮的境界,子宫壁突然收缩,吸得大龟头麻痒酥酸,浓热的阴精在她一阵颤动不已之后,直浇向龟头而来,烫得云平也抖了几下。

神捕飞凤继续挺动着骚屄,呻吟着道:「嗯嗯大鸡巴弟弟哦插插姐姐的骚屄嗯哼快一点你插重一点姐还还要插嗯操屄哦」

云平见周冰莹第一次操屄就这么淫荡,真不愧是闷骚型的女人,有幸能操到这种浪屄,下决心给她来顿狠狠的大餐,不怕她以后不自动来报到。云平加紧抽动的速度,手也捻着乳尖,加重神捕飞凤的淫兴,周冰莹骚屄中的水又多了起来,云平重重地插,狠狠地操,直操得周冰莹浪声淫哼着快要昏过去了。

彷佛置身於暖洋洋的山谷看红日升起,又像被涨潮的海水推著,一波又一波的随波逐流,不管飘向何方,这就是做女人的快乐,做女人真好。周冰莹快活得无法形容,只好用不连贯的词语表达:「真好来吧操屄使劲操我 喔喔受不了不要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亲亲老公插死我吧」 

这时候的周冰莹完全是淫声浪语,哪有什么侠女风度,原来的文静、庄重、贞洁、高雅的周女侠不见了,只见乳波臀浪,淫语连连。 

云平也快乐的不得了,第一次破处就碰上了这么美丽、贞洁而狂放的女侠,真是福气。大鸡巴不停的做活塞运动,龟头刮著骚屄的嫩肉,甜美酣畅的感觉充满著整个鸡巴,继而传遍全身。 

在超大号鸡巴的抽插下,神捕飞凤周冰莹女侠渐渐达到高潮,大龟头在花心的摩擦使她花蕊不停收缩,一股股阴精奔涌而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呜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快大鸡巴亲哥哥我爱你插操屄哼我要丢了哎哟美死了啊泄泄了泄给大鸡巴哥哥了唔嗯哼哼哼哼」神捕飞凤周冰莹进入最快乐的小死状态,全身绷直,继而瘫软如泥。 

在周冰莹的大叫声中,云平感到周冰莹的骚屄肉壁不停的收紧,夹得大鸡巴舒适极了,一波一波的快感进入脑海。最后猛烈而快速的又抽插了十余下,腰脊一麻,热烫的阳精直射周冰莹的骚屄深处。大量的精液射入使花蕊受到更强烈的刺激,二人同时达到人生的顶峰。 

欢乐的二人享用了一次人生极乐,散功香的药力已解,神捕飞凤起身穿好衣服,转身对云平道:「平弟,我已是你的人了,你本钱雄厚,将来一定会有很多女人,可不要忘了姐姐呀。我先要去洛阳处理一件事,你过后到青城山来找我。」说罢,恋恋不舍地看了云平几眼,飞身而去。 

望著神捕飞凤离去的背影,云平大声道:「莹姐,我一定会去找你的」
  
※※※※※※※

(7)

春去秋来,一晃又是两年过去了,云平已经十一岁了,高大健壮,英俊潇洒,身上散发着一股令女人着迷的气质。
  
这天,云平正在练剑,突然被师傅叫了过去:「云平,这是你师姐思婉,一直在天山学艺,你以后要多向师姐请教。」

云平早就听说师傅有个女儿在天山学艺,只是一直未曾得见,闻言忙上前道:「小弟云平拜见师姐。」
放眼望去,只见岳思婉年约十四五岁,但见艳光照人的岳思婉,俏生生地立于一幅唐伯虎的玫瑰图前,巧笑情分,那对小酒窝可令任何男人动心,代表深闺待嫁少女的三丫鬓,饰以三个珠花环,美得令人眩目。一身水湖绿的窄袖春衫薄得可以。在薄薄的春衫和精致的骛带中,可看见她的身材十分诱人,胸前刚刚发育成熟的乳房高耸怒放,让人想入非非。红馥馥的娇靥上,那双似乎会说话的明眸,更加动人。

「云平师弟不必多礼!」岳思婉连忙还礼,她偷偷打量了一下云平,只见他身材修长,生得面如扑
粉,唇红齿白,剑眉斜飞入鬓,双眸黑如点漆,鼻直口方,英俊至极、尤其他腮上有两个小梨窝,微笑时好看非常,有着一股令人陶醉的气质,没来由的岳思婉粉面一红,心头如小鹿一般一阵乱跳!

一晃几个月过去了,云平和岳思婉每天在一起习武练剑,感情一天胜似一天。

这天午后,岳思婉和云平对过剑后有些气喘,胸部不停地起伏,脸上漾出自然健康的红晕:「平弟,你的剑法越来越厉害了,我都有些招架不住了」正说着,突然觉得云平的眼睛总是盯着自己的胸部,低头一瞧,才发现胸前的一个纽结不知不觉中松开了,露出了一段雪白的颈项,她嗔怪的瞪了一眼云平,伸手就要扣上。

可是云平哪容手边的鸭子飞掉,手臂已经将她搂在胸前。猛然间进入一个强有力的怀抱,岳思婉嗅着云平身上强烈的男人气息,头脑一阵眩晕,既幸福又紧张,睁开那如两潭秋水般的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英俊面庞,一阵娇羞无限。

云平不禁有些呆了,只觉胸前拥着一个柔嫩温软的身子,而且有两个肉球顶在胸前,是那么有弹性,与此同时岳思婉也觉得自己的乳房正在和陌生的胸膛亲近,涨涨的、麻麻的,一阵阵电流从乳头扩散开来,不由得使自己的两个小樱桃骄傲的挺立起来,这样一来,就更加敏感了,她只觉得自己浑身的力气正在一点点地消失。

云平也感觉到了两个小樱桃的变化,他仔细看臂弯中的少女,比起神捕飞凤周冰莹来,岳思婉就像一朵含着露水的花苞,就等着阳光下的绽放了,而周冰莹更像一朵娇艳的玫瑰,艳气迫人。

看着岳思婉的柳叶娥眉和那长长的睫毛,以及瑶鼻樱口,吐气如兰,姣慵无力的样子,云平的心里猛然烧起了一阵青春的火焰,把自己的脸庞烧得火热,同样火热的是那膨胀的大鸡巴。

岳思婉感受到的是耳边的火热气息,全身一阵紧缩,又一阵放松,心头像有毛毛虫在爬一样,感觉私处渐渐有潺潺流水,不由心中大羞。

云平又突然进攻,厚厚的嘴唇封上了少女湿润、柔软的双唇,吸吮间一股津液由岳思婉舌下涌出,两人都有触电的感觉,彷佛等待了很久似的,亲吻的感觉如此美好,岳思婉霎时间感觉到百花齐放,自己就像一只快乐的花蝴蝶一样,在花丛中自由飞翔,轻盈无限,两人舌尖缠绵,互相吸吮着,再也不愿意分开。

岳思婉陶醉在美好的感觉中,觉得背后一双大手顺肩胛到腰际不断抚摸,被抚摸过的地方热乎乎的感觉久久不去,偶尔调皮的抚上丰满的双臀,那可是少女从未被人碰过的双丘啊!那双魔手肆意的抓捏着,爱不释手。

「嗯不要嘛平弟」岳思婉口是心非的说。可是岳思婉发现,那双魔手的目的不限于此,有时竟偷偷的越界想从腋下迂回到胸前,她忙伸手搂紧云平,使两人上身不留空隙,没想到这样的后果是虽然云平的双手暂时不能进入,但胸前的乳房却更加受到刺激,不由得全身微颤。

云平并不着慌,右手顺着岳思婉白皙秀丽的耳廓摸到耳垂,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18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