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喜电子书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每个女孩都有梦 >

第116部分

每个女孩都有梦-第116部分

小说: 每个女孩都有梦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嗯,以后都是温柔的!”
    “老公,你真好!”
    “一会儿你会发现我更好!”
    霍惊风温柔的在依晴的体内撒播着种子,他要孩子,他需要这个孩子,他必需有一个孩子,他跟依晴的心上都有了刺,他们需要一个孩子让他们忘却。
    依晴的脸上重现了笑容,她是幸福的。家豪看出了她的幸福,努力的躲藏着,努力的不让自己打扰到她。
    坐在霍惊风的办公室,笑看着他。现在,家豪又开始感谢这个人了,人真是个奇怪的东西,可以毁灭,也可以重生。霍惊风差一点就毁灭了依晴。现在他又成功的让依晴重生了。
    “看我看的这么暧昧干嘛?”霍惊风被家豪盯的混身肉麻。
    “没什么,觉得你是个人才啊!”
    “什么意思?”
    “依晴的天堂地狱都由你一手创造。”
    “别呕我了,我们俩现在都在努力的忘了那些事呢。”
    “忘了好,忘了好。”
    “嗯,该忘的东西一定得忘,别耽误自己也耽误了别人。”
    “你说的对,我也会忘却的。”
    “中午一起吃饭,我约了依晴了。”
    “不了,等我忘了的时候,再去见她吧,好好待她。”
    家豪看着霍惊风,手里拿着依晴最近的健康检查表。起身告辞,他只是不敢再去关心那个妹妹了,他不想害了她。但他还是关心她。
    “家豪,知道吗,我一度以为,依晴的笨蛋行为是天生的,遗传的。今天看来,是我错了,她笨蛋只是她自己的关系,是被我管傻了,跟陆家没有关系。”
    “去你的!我妹妹也不笨,只是她不跟你一般见识罢了。” 家豪听着霍惊风的冷笑话,一点也不可乐,他们陆家谁也不笨,笨也不能说笨!!那叫实成!!
    送走家豪,霍惊风觉得日子真美好,没了前一阵子的困扰与痛心。现在他只要做一个好丈夫就可以了。
    依晴也是幸福的,她在这次的事件中,真的学乖了,她不想再做任何让霍惊风反感的事了,大事小情一一报备,得到同意后,不忘撒娇感谢,得不到同意的时候,也会微笑保证,不会在他不同意的情况下做任何事。
    两个人在难得的平静与恩爱下过了一段很幸福很幸福的时光,心中那个刺,谁也不去提,谁也不去想。
    “老公,明天周六,我想去孤儿院看看去行吗?”
    “好,明天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我约了同学。”
    “那我送你去,晚上你们回来之前打个电话给我,我去接。”
    “你真好!”
    “你真乖。”
    现在的霍惊风正学着如何尊重陆依晴,给她最大的自由,基本她的要求,他都会同意,都不会再反对,不管心里愿不愿意,也不会再横加干涉了。
    依晴与大学同学站在孤儿院的门口,与惊风挥手告别,她的幸福可以让每个人都闻得到。
    做了一上午的义工,依晴擦着汗水,很满足,现在心里再不去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只安心做一个在学校让老师不头痛的好学生,在家中让霍惊风喜爱的好妻子。生活很安定,很安心。
    看着一个个小朋友安心的吃着午餐,梦想着自己的宝宝有天也会长这么大,会跟霍惊风一起坐在那里吃午餐,真是一件幸福的事。
    正在依晴梦想幸福的时候,身边的一个小朋友忽然倦成一团,不住的大声喊痛。
    依晴与其它义工快走几步,满眼急切的抱起滚在地上的孩子,看他小脸飒白,冷汗直出,眼泪与汗水混在一起,痛苦的感觉让依晴感同身受。
    依晴把他抱在怀里,急的团团转,院长与老师马上去喊校医,校医帮孩子粗略的检查着,无奈校内的医疗条件实在不好,而那孩子己经呈现高烧现像并处于半昏迷状态,嘴里吐出些白色的液体,吓得依晴不敢再抱他,却又舍不得放下他。慌乱下,有个同学说就急救车吧,这时大家才想到要去打120。
    急救车到来,依晴含着泪抱着孩子钻上车中,看着这个刚才还在跟自己大谈未来的孩子,依晴心慌着,她的未来,己经没有了,她己经心甘情愿的供献出自己的未来,她不要未来,只要现在,只要霍惊风现在给她幸福,她可以放弃自己所有的梦想。但她珍惜别人的梦想与未来,她不想让这个小生命再没有实现梦想的时候就这样离开。
    孩子被推入病房,医生正在帮他解除痛苦查看病情。依晴与一同来的院长及同学坐在急救室外面,急的团团乱转。
    半个小时后,医生出来告之病情,并无大碍,急性肠炎罢了。大家顿松子一口气。依晴高兴之余,兴奋的抱住院长,她是真心高兴,因为她现在特别爱小孩,因为她也正在为做妈妈而准备着。
    孩子安排在医院接受着治疗,依晴心放松了下来。走出病房,她想霍惊风了。拿出电话拔了霍惊风的手机。
    “喂,老公,是我。你在哪呢?”
    “嗯?我在公司呢,有点急事需要处理。”
    “哦,那你忙吧。” 依晴放下电话,想打车去公司,她想给霍惊风一个惊喜。
    伸手打车,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医院正往大门口走去,依情笑着去打招呼。
    “黄山月!” 依晴很久没看到她了,以前一起做义工的。
    可惜她走的太急,所以没听到依晴的声音,依晴笑着跟了出去,好久没见到她了,问问她现在怎么样了吧,怎么不去做义工了呢?
    几步跟了出去,看着黄山月上了一辆车。一辆陆依晴非常熟悉的车。
    依晴的心收紧了,那是她老公的车啊。躲在大门的柱子后面,想看清楚车号,会不会是相同的车。
    不用看了,因为车里的人己经走了出来,黄山月扑到那人的怀里,那人脸上一脸沉重,那种沉重的脸不是别人,正是陆依晴的老公--霍惊风是也!
    一刹那天翻地覆,依晴的心再次跌入谷底,不见光亮.
    幸福啊,你为什么这么快就要离我而去?
    正文 残心
     更新时间:2010…7…13 14:23:23 本章字数:7120
    依晴躲在柱子后面,不知该何去何从,泪水再次蔓延,心再次撕裂。
    回到病房,看着那小男孩,依晴露出疲惫的笑。她现在心很空。她不知道她该怎么做。她不想再去面对任何事了。
    这是第三次了,这是她亲眼看到的第三个人了;她不知道自己究竟还要面对多少次,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霍惊风的承诺,言犹在耳。
    霍惊风的疼爱,余温还在。
    霍惊风的誓言,字字刺心。
    霍惊风的谎言,让她恶心。
    失神的坐了一会,听不清同学在说什么,看到院长的嘴一闭一合,也听不见,男孩的脸上很平静,平静的睡着。依晴也想平静,可她平静不下来。
    漫无目的离开,如喝了鸡血一样,依晴满大街乱蹿,她不知道她在找什么,她知道她不能停,她想累死自己,她必需累死自己。
    她不想去想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也不想知道那两个人是怎么勾搭在一起的。她只是无助,她应该去哪里?哪里才是她的家?
    眼泪流啊流啊,依晴走啊走啊。
    真奇怪,人的身体里到底有多少水,真的流不尽吗?依晴不想去擦掉这些眼泪,她想让自己记住些什么,可是她又不知道自己该记住些什么。
    这场婚姻给了我什么啊?这场婚姻给我一个答案,爱情?呸!抵不过漏*点!
    霍惊风给了我什么啊? 霍惊风给了一个身份,一个足以把我禁固到死的身份。从小时的妹妹,到现在的妻子,这两个身份把我无形的禁固在他的身边,把我变成了最幸福的傻瓜,我而就要被这所谓的幸福压死了。
    陆依晴,你能给自己什么啊? 你什么也不能,因为你从来没有自己,你从来只是活在别人的羽翼下,你从来不想要你自己。是你自己放弃了你自己,却要求别人给你一个安心。你自己放弃了一切,却去要别人讨要天堂。你早就把自己扔进地狱了,因为你一直认为魔鬼可以保护你!你就是魔鬼养出来的一个傻瓜!
    我丢了什么吗?为什么要四处寻找?哦,我丢了心,我丢了心!!
    依晴头晕脑涨的站在十字路口,让我死了吧,让我离开吧,让我从此以后不再烦恼,不再痛苦。让我给所有人一个解脱吧!
    看着车一辆辆串流不息,依晴想着,让哪辆车把自己撞死比较好呢?
    货车?不行,开货车的太辛苦了,自己不能因为自己的一时贪死之念,毁了那个司机及他的家,他的家应该很温暖吧,妻子每天都在盼他回家,他每天都会满身臭汗的回家拥抱自己的妻子。真幸福!
    轿车?不行,车子太小,怕一下撞不死。万一只是残了,她会更可怜,她只能坐在轮椅上看着霍惊风的背叛,气的想跳起来,却无能为力。
    救护车? 也不行,救护车里面都有需要救治的病人,不能因为她的寻死而耽搁了其它病人的救治。
    让什么车撞呢?依晴想啊想啊,为什么要想呢?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依晴坐在地上哭喊,是的,她不想死她不甘心死,她凭什么要死,该死的不是她啊!
    那该死的人是谁?是霍惊风!没错,他才是真正该去死的人!
    依晴坐看着车来车往。脑袋没了思绪。慢慢躺了下去,周围一片惊呼,可她听不清,也睁不开眼睛。好累啊!
    被人送到医院,依晴己经醒了,不顾医生的劝阻,依晴执意出院。
    漫无目的的走着,慢慢走到了陆家。
    对啊, 这才是她的家啊。到这里来找寻温暖吧。能有温暖吧!
    大门开着,依晴自己走了进去。她要回到自己的房间,那里很安全,那里很温暖,那里没有欺骗,没有伤害!
    看着院子里的花花草草,依晴忽然很羡慕它们,连花花草草都在努力的绽放着自己的美丽,那我呢?我在绽放什么?我从来都没有绽放过,wrshǚ。сōm因为,我是一株从未见过阳光的温室之花。
    深吸一口气,强自装出一副很自然的表情,她不想让别人看出自己的悲哀,走上台梯,推门而入,门没有关,却听到哥哥的咆哮。
    “是的,我从未爱过你。” 家豪己经没有任何理智,因为他刚刚被别人揭了最深的疤。
    “你太过份了,太过份了,你变态,你是变态的!” 辛蕊也激动的大喊着。
    依晴看着两个人的争吵,心中在想,原来家豪也有坏脾气的时候啊。今天真不是个好日子,看来,陆家也没有安宁可寻,去别处吧,不要打扰他们了吧,不能因为自己的不幸再影响到他们啊。
    “是,我是变态。所以,分手吧,我不适合你。”家豪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语气,他知道这一切不是辛蕊的问题,只是他的问题。
    “那你适合谁?适合你那个好妹妹?你那叫**,**你懂不懂?” 辛蕊悲伤的看着陆家豪,这个男人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么狠的伤着她。他居然爱上了自己的亲妹妹。
    刚要转身离去的依晴,被定在那里。眼里的悲伤更盛,辛蕊在说什么啊?她在说什么啊?她怎么能这样侮辱人?她怎么能这样说家豪与自己。
    “啪!”一记清脆的耳光,打傻了辛蕊,也打醒了依晴。
    “对不起你的人是我,不要随便侮辱依晴。我爱她,我就是爱她,但那只是我的事,我们之间清清白白,没有你想的那么龌鹾。”家豪对眼前这个女人再无留恋,冷静而冷漠的看着她。
    “陆家豪,我恨你!” 辛蕊捂着脸,流着泪跑了出来。
    依晴闪身躲到房子的拐角处,深吸着气,一口一口深吸着,她们窒息了,她快不能活了,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跑到房后,蹲在地上,依晴泣不成声。这一切怎么会变成这样,她居然是家豪爱情的拌脚石,家豪居然承认他爱的是她。感觉着心脏听的吃力,感觉着天空看起来都是灰暗的。感觉着胸闷得让她喘不过气来。
    家豪坐在客厅独自失神,自己以经很久没找过辛蕊了,因为心里暂时没有办法放下依晴,所以他不想伤害任何人,不想耽搁任何人。
    刚才,他拿着依晴小时候的照片,一遍一遍的看着,摸着她的小脸蛋,那个时候,她最爱缠着自己,晚上睡觉也爱跑到自己的床上,回忆着临走时,依晴的哭喊,依晴的跌倒再爬起,然后再跌倒再爬起,稚嫩的膝上全是血,却没有人帮她擦,天真的小脸上全是泪,也没有去哄她。回忆着在杀手训练营的生活,每天就是靠着这个妹妹活下去的啊,她的每一句话,每一句哭喊都烙在了他的心上。
    辛蕊不请自来,让爱豪感觉到不自在,但出礼貌的招待着她,辛蕊客气几句后,直接问起家豪为什么不找她了,家豪落漠的对她说了三个字:分手吧!
    家豪不想耽误她,家豪不知道自己的心几时才能容得下别的女人,如果心里装着依晴娶了她,那不是对她最大的伤害吗,那不是对她最大的侮辱吗?那不公平,对她太不公平。
    辛蕊没想到自己天天想念的家豪会对自己说出这几个字,她流着眼泪问这是为了什么?为什么要分手?
    家豪不说话,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
    辛蕊不是傻瓜,看着沙发上的影集打开着,上面是依晴的照片,一张一张,都是陆依晴的照片。想着那天依晴洗冷水澡昏倒后,家豪激动的样子,辛蕊敏感的查觉到家豪的不正常。
    两个人吵着,激动的辛蕊大声指责,家豪的爱情是天地不容的,家豪的爱情是人人唾弃的。
    这深深伤了家豪,他知道自己的爱情,可他无法接受别人如此这般血淋淋的揭开。
    看着家豪受伤的样子,辛蕊心痛着,乞求的问着家豪,可曾爱过她,只要家豪给她一个肯定的答复,她不会再乎家豪心里装着别人,她依然会留在家豪身边,可是没想到,家豪想都没想,就回答了她:“是的,我从未爱过你。”
    家豪认为,这是对彼此最好的解脱,他自己活在自己的爱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会慢慢解脱出来,所以,他不能耽搁任何人,他知道,女人的青春少的可怜,他无法给辛蕊一个肯定的答复与期限,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