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喜电子书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每个女孩都有梦 >

第117部分

每个女孩都有梦-第117部分

小说: 每个女孩都有梦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定的答复与期限,所以,他不会耽误她。
    依晴蹲在后院喘着粗气,终于这口气,总算喘了出来,她得逃,她要逃,她不能在陆家呆下去了,她无法面对哥哥,无法面对这样的哥哥,这让她心痛,让她内疚,让她觉得自己是一个罪人!
    从后院回到房前,看了一眼陆家老宅,这个家,她没脸再回,她甚至觉得自己对不起故去的父母。绕着花丛,努力不让自己暴露在别人的视线下,终于逃出了陆宅。
    可是去哪里啊?哪里才是她的家啊?
    继续漫无边际的游荡着,她没有去处,世界这么大,没有她陆依晴的去处!!!没有她的容身之地,因为现在连她自己都无法容下自己了。她跟本就是一个害人精嘛,依晴心中滴血,现在,连自己唯一的哥哥,也被自己害了!
    身上的电话响了,依晴麻木的拿起电话,
    “依晴,今天怎么样?” 霍惊风的声音响起。
    “很累。” 依晴麻木的回答。
    “快结束了吗?我去接你吧。” 霍惊风听着依晴的声音,的确很疲倦的感觉。
    “结束了,都结束了。你不用接我。”
    “依晴,你怎么了?谁惹了你了?” 感觉到她的不对劲了,惊风心跳的厉害。
    “没人惹我,我累了,所以自己先回来了。” 依晴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面对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她现在什么都不知道,心是空白的。
    “你现在在哪呢?” 霍惊风的担忧涌了上来,他在担心依晴,刚刚戒了毒的依晴,不会又犯了毒瘾吧。
    “没在哪,你好烦!” 依晴挂断电话,她不想见他,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电话又响了起来,依晴关机。她需要安静。
    走啊,走啊,天黑了下来,依晴没有累的感觉,因为心比身体要累的多。抬头看,好熟啊,原来走到了霍惊风位于市中心的公寓。
    上楼,坐在门口,因为没有钥匙。
    这里才是家吧,这里有她的童年,这里有她最快乐的日子,那个时候也会动不动就流泪,但那眼泪里没有伤心,只有那段时间的眼泪不伤心。这里才是家吧。可是,我进不去!这个家也不要我了。坐在地上哭着,痛苦的哭着。
    公寓管理员认识她,上前问她怎么了,依晴哭着说:我没有家了,我找不到家了,我进不去我的家,进不去我的家!
    半个小时后,依晴还在哭,泪水迷蒙中,看到一双男式皮鞋,往上看,依晴闭了眼,为什么连一点空间都不给我呢,为什么我怎么逃也逃不掉呢。
    霍惊风没有扶她,打开房门,盯着她。
    依晴站起来,看了看门里面的家,不,这也不是家,这里也会有伤害,有他的地方,都是伤害。转过身去,依晴向电梯跑去,霍惊风站在那里,面无表情,伸出一只手,抓住依晴的胳膊,使劲往里一拽,依晴被甩进门里。
    关上房门,看着被跌坐在地上的依晴。
    “怎么了?”
    依晴坐在地上,不说话,因为不知道要怎么说,她什么也不想问,不想知道。
    “说话。” 霍惊风失了耐心,刚才又铺天盖地的找她,给孤儿院打了电话,知道她中午就回到市内了,知道孤儿院有一个小朋友住了院,也想到依晴可能看到了什么?黄山月吗?是的,今天她去了那家医院,而他也去了。可那又怎么样?有什么话,可以问啊,一声不响的四处乱走,这算什么?
    “说什么?” 依晴心忽然平静下来。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但她知道她什么也不用说,说了也没有用,己经不是第一次了,她不敢保证以后能蹦出多少个吉娜,多少个黄山月。
    “你这是又是闹什么?有什么不满可以跟我说,一声不响的走掉,打电话又关机,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着急,嗯?”
    霍惊风看着依晴,如果依晴知道了,他会马上解释,如果依晴不知道,他也不打算自己坦白。男人在这方面都是这种态度,抓到证据了就大大方方的承认,然后请求原谅,抓不到证据,就死不承认,还一副很冤枉的样子。
    “我没什么不满,我在想你跟我说过的一句话。”
    依晴不看他,只是呆呆的坐在地上看着客厅里摆的花瓶,很漂亮,当时霍老大送来的,上面的图案是百子千孙图,很漂亮,依晴小时候,经常站在花瓶那里数着上面的小孩究竟有多少,一直没数清楚过,那个时候霍惊风就一直笑话她。
    “什么话?” 霍惊风心里没底,这好不容易刚刚经营好的感情,可别就这么轻易的毁了啊。
    “你说过,有些事情,女人就应该学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依晴还在盯着那个花瓶。
    霍惊风明白了,今天她看到了,一定看到了。所以,马上坦白。
    “正常来讲,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谁都有好处。但你不用。你有什么事情,都可以问我,我会给你一个解释,一个让你满意解释。”
    “没必要,既然对谁都有好处,我也不要解释。” 依晴坐在地上麻木的回答。
    “依晴,你有必要知道。来,到我怀里来。” 霍惊风在试探依晴的态度,如果依晴过来了,那他的希望就不大了,依晴己经麻木了。如果她坐在地上不肯起来,哭闹不休,那他就有很大的希望,那就是依晴的心还在,还没有麻木,还没有死心。
    依晴没动,还是坐在那数着花瓶上的小孩儿。
    试探失败,霍惊风上前一步去抱她,依晴马上推开。
    “依晴,别闹了,起来。”
    看她还是不动,眼睛专注的看着身边的花瓶,霍惊风弯腰,把她强抱起来。不管她的挣扎,把她抱到卧室。放到床上;自己也坐了上去;把她搂在怀里。
    “依晴,黄山月跟我的确是那种关系,你没有猜错,但那是我们前两个月闹别扭时的事情,是她自己找上我的,那个时候我天天不敢回家,我怕你跟我作,跟我闹,我怕看到你哭,看到你的眼泪。
    所以天天泡在酒吧里。有一次喝的有点醉,她自己主动过来找我搭茬,跟我说的都是你,都是你的事,我那个时候,虽然不敢回家面对你,但我很想你,我终于碰到一个能跟我在一起谈论你的人,我急切的想听她说的每一句话,听着她说你做义工时的每一件事,你做的糗事, 你做的好事,你做的所有一切的事。
    我每天变换不同的酒吧,她每天都会跟我不期而遇,最后,我背叛了你,跟她发生了关系,我知道这是她的蓄意而为。但我还是没控制住自己,是我的错。
    那个时候,我在跟你赌气,我在气你对我的冷淡,我在怀疑自己对你的感情,所以我出了轨,对不起。
    我跟她最后一次见面那天,看到她的笑,我厌恶之极,我意识到,我只应该对你的笑负责,我是你丈夫,那天我想清了对你的感情,所以再没有找过她。
    这几个月来,我天天围着你,天天跟在你身后,没有时间清理她,直到今天,总算倒出些时间,我想给自己一个了断,从今后断了跟她的联系,正巧她也打电话找我,她母亲住院了,但她没有能力帮她妈妈治疗,所以需要帮助,所以,你会在医院门口看到我和她在一起。我己经帮她解决了该解决的事,我们之间也算扯平了。依晴,就这么简单。
    我又犯了一个让你无法接受的错,对不起。”
    “没关系。” 依晴麻木的听着,麻木的回答着。
    “别这样,我都不好意思再管你要机会了,但依晴,我心里真的只有你一个。”
    “你不用管我要机会。因为我心里也只有你一个,所以我可以当做从来没发生过,我可以让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依晴,你怎么了?” 霍惊风感觉到依晴今天的不寻常,不哭不闹不发疯。
    “没事啊。以后做这种事小心些,别老让我看到,看多了,我都替你累。”
    “不会有以后了。”
    “知道了。”
    “依晴?”
    “能放我出去一阵子吗?我在这有点闷。”
    “你想去哪?”
    “不知道。”
    “好,我明天安排一下公司的事,然后我带你出去散散心。”
    “不,我想自己出去。”
    “那不行。”
    “……”
    “依晴,别跟我生气了,我知道我不对,更对不起你,但事情发生了,咱们也不能因为这点事就这么一直呕气啊,想办法解决一下吧,行吗?”
    “你不是都解决了吗?”
    “解决别人,我都有办法,可就是你,我一点办法都没有。”
    “你整治我,还不轻松。我比她们还要乖。”
    “依晴,别这样,告诉我,我怎么做,你才能不生气?”
    “放我出去。我想离开。”
    “然后呢?”
    “我想通了就回来。”
    “要是想不通呢?”
    “……”
    “有用吗?这样有用吗?”
    “……”
    “依晴,我的错我承认,我也诚心改过。你一时接受不了,我给你时间。但你不能离开。”
    “我要是非走不可呢?”
    “你刚认识我吗?你在我身边长大,你应该比任何人都了解我。你认为你成功的机率有多大?”
    “没多大。”
    “嗯,聪明。”
    “可我还有个办法,让任何人都拦不住我。”
    “哦?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个本事?”
    “我有个地方,你们谁也找不到我。”
    “是吗?”
    “那个地方不用坐飞机,不用坐火车,不用坐汽车。只要从这楼上跳下去,就可以到了。” 依晴看着霍惊风,眼里带着笑意。
    “好办法。到了以后先别进去,在门口等一会儿,会有人去找你,我会拉着你哥,你妹妹一起去找你。”霍惊风看着她,眼里也有笑。
    “连死你也不让死的安宁吗?”
    “没错,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我不点头,你连死的资格也没有。”霍惊风被她气的口不择言了。
    “那算了,我不死了,我还是当你的人吧。” 依晴看着他,眼底的麻木刺激着霍惊风。
    “依晴,给个机会吧。我保证是最后一次了。”
    “不用,你随意。”依晴不相信他的鬼话。
    “你爱信不信吧。”霍惊风被依晴这种无所谓的态度弄的不知道该怎么往下哄她了。
    翻身躺在床上,枕着双臂想着办法。
    依晴站在地上看着他,她不知道该怎么办,走?走不了。逃?百分百被捉回来。死?怕搭上亲人。还能怎么样,就这么凑和着过吧。再不管他那些乱事,再不去因为他的风流帐伤心。
    看依晴站在地上,呆呆的看着自己,霍惊风头痛。坐起来,伸手拉过她,把她抱在怀里,躺到床上。这种时候,不适合作爱,但霍惊风想,他有压力,需要释放。
    陆依晴也想,她需要一种刺激让自己觉得自己还是个活人。让自己看一看心到底还有没有感觉。
    没有声音的性爱,没有语言的漏*点,两个人都在努力的做着,他在寻求发泄,她在寻求方向。
    正文 虐心………斗心
     更新时间:2010…7…13 14:23:45 本章字数:5616
    霍惊风对依晴还是一如继往的温柔以对,他希望时间能淡了依晴心上的刺,每天把所有的时间都放在依晴身上。依晴上学,他上班,依晴放学,他去接,然后寸步不离的陪伴,他想用这种形为,告诉依晴,他知道错了,他在改正。
    依晴没作也没闹,只是默默的做着每一件事,上学,放学,吃饭,做*爱。她没有出路,她在逼自己妥协,逼自己认命,逼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霍惊风现在心力交瘁,他每天都过得很紧张,上班的时候担心着学校里的依晴,等她放学后,虽然陪在她身边,却感觉不到她是活的,她现在如行尸走肉,她甚至连逃离的心都没有了。霍惊风看得出来,依晴………死心了。
    他在努力暖这颗心,努力拉回这颗心,他必须让她这颗心活过来。
    陆依晴走出学校门口,豪无意外的看到了她的好丈夫………霍惊风的身影,懒懒的倚在车旁边,抽着烟。颓废的样子很帅,很英俊,很酷,很潇洒,但看在依晴眼里只有很烂,很恶心。
    走至车前,自己打开车门,坐进车内。
    霍惊风刚刚还在想着怎么哄她,怎么把她的这个心结打开,见她自己坐进车里,马上上车,发动。
    “依晴,今天怎么样?学校里有什么好玩儿的事吗?” 他在没话找话。
    “没有。”
    “累吗?回家休息还是出去散散心?”
    “累,随意。” 依晴心里觉得自己没有家,到哪里都是一样,一个让她寄居的空壳罢了。
    “身体累还是心累?”看着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霍惊风有点压不住自己的脾气了。
    “都累。”
    “依晴,什么事都有个期限,你现在这样,对咱们俩一点儿好处也没有。”
    陆依晴闭上眼睛,靠在车座上睡觉。对他的话,她现在不想听,也听不下去,那张嘴里吐出的话………不可信。
    霍惊风看着拒绝一切的依晴,心再次沉底,又逼着自己再次升腾,她放弃了,他不能放弃。
    “快放暑假了吧?我带你出去散散心吧。”
    “你随意,我听话。”依晴闭着眼,没有任何表情。
    “想去哪玩?”
    “无所谓”
    “重温一下蜜月吧,怎么样?”
    “你说了算。”
    “陆依晴”
    “在。”
    霍惊风被她这样子气得笑出来了,心里苦,很苦。
    “对抗到底?”
    “不敢。”
    “行了,我怕了你了。” 霍惊风不说话了,心里确实没底,她这种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还不如跟他胡作胡闹呢,那样子的她,她是哄中骗都能有点办法,这样子的她,霍惊风没有办法。
    回到霍宅,依晴直接回房,这些日子都是这样,回到家中,就坐在窗前的秋千上发呆,然后等人喊吃饭,然后,随他心思,爱干嘛干嘛,他要做*爱,她就陪着。
    霍家上下能感觉到依晴的不对劲,太听话了,太平静了。
    霍惊风能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太无能为力,现在的依晴死气沉沉,你给她什么样的刺激,她都不会有任何回应。他用尽了各种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